13.两只老贼
作者:百变樱      更新:2020-05-11 19:59      字数:2288
  “水影大人,你真的要去雨隐村么?”

  鬼灯满月和鬼鲛等人看着准备动手离开的夏尔,也是一脸担忧的问道。

  从情报可以得知,雨隐村现在集结了团藏、半藏以及新生晓的势力,加上现在木叶和岩隐正在签订和平条约。

  雾隐村的水影要是在那里被人发现,难免会引起一些好战派的怀疑,因而生事。

  “我话只说一次,看家就交给你们了。”

  夏尔也是顺手拿走几个装满忍具的卷轴和一个先前从地牢处捞来的木叶暗部面具后,转身离开办公屋。

  在临走前,也是再次嘱咐几人要看好村子,随后便离开了雾隐村。

  几人也像是看着主人远去的宠物一般,久久站在村子口看着夏尔远去的背影。

  按照情报来看,如今团藏应该刚与半藏发生接触,也就是说,两人已经在策划对付晓的行动了。

  接下来的剧情,应该就是团藏给晓送去半藏的亲笔信,再将晓组织引到一处山谷中进行围剿。

  由于原著中从中作梗的带土已经消失了,估计这一次到场的人员会是晓组织的全体。

  会是一次大规模的屠杀啊。

  虽说晓组织里的成员们除了领头的那三人以外,实力都还算不错,对付一般的忍者都还可以勉强过的去。

  但半藏和团藏带领的部队,基本都是精英忍者,团藏更是将根里的暗部忍者带来了几十名。

  这对于晓组织来说是一次毫无胜算的战斗。

  不过对夏尔来说,重点并不在于两边会发生什么规模的战斗,而是这一次的战斗中,能够收获多少的奖品。

  半神半藏、志村团藏以及轮回眼长门,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忍术,想想就让人觉得欲罢不能。

  在森林中疾速赶路的夏尔脸上再次露出愉悦的笑容,此时的他,感到大脑都在颤抖,全身都不由得发颤起来。

  现今的团藏应该还没获得大量的写轮眼,也不会伊邪那岐这等棘手的忍术,实力大打折扣。

  其中最难对付的,就是山椒鱼半藏。

  被称为忍者半神的半藏,到底会有多强。

  想着即将到来的战斗和收获,夏尔赶路的速度更是加快几倍。

  自从在获得矢仓的查克拉后,自己的综合能力提升许多,现在的自己,随手扔一支苦无,就可以做到穿透数棵大树的树干。

  ……

  数个小时后,夏尔也来到了情报中所讲述的山岳,正处于雨隐村周边。

  跳到一棵大树顶端的夏尔,朝四周观察一番后,在山岳内看到了两群穿着不同制服的人。

  “木叶的暗部,和雨隐村的忍者吗?带头的那两个人,团藏和半藏。”

  看着底下的两堆人,夏尔也将自己的气息最大限度的隐藏,借着绿叶的掩盖暗中观察起来。

  只不过距离有些遥远,很难听见里面的人到底在讨论着什么。

  只见半藏和团藏两人在讨论一番后,半藏从自己的腰包中拿出了一个系好的卷轴,并递给团藏。

  收下卷轴的团藏也是与半藏用眼神示意后,点了点头,带着木叶暗部一溜烟的离开。

  “亲笔信么?这么说,马上就要开始了。”

  递给团藏卷轴的半藏等人并没有消失,而是各自来到山岳顶端,利用岩石和斜坡隐藏了踪迹。

  气氛突然变得静谧无比,连脚步声都没有听到一丝,除了耳边呼呼吹来的清风以外,一切都显得无比平静。

  而夏尔也干脆躲在树上,等待长门等人的到来。

  那堆傻小子,估计会因为半藏送来的亲笔信而高兴的不行吧,只可惜,这一切都是梦。

  等待新生晓组织的,只有被绝望笼罩的阴霾。

  强国便是如此,一旦看到有一丝对自己不利的苗头产生,便会将其在摇篮中扼杀,就算那苗头的成长大方向是往好的去,也不容许那百分之一的威胁存在。

  一直以信义为主的半藏,在这次的事件中,轻易相信了团藏的挑破离间,完全变成了个背信弃义的人,不但让半神称号蒙羞,还让本应该通往和平之路的长门,变成了晓的领头。

  这都是火影原著中发生的事情,回想这些,夏尔也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种无力感,在哪个世界都存在着。

  对于团藏这种老阴比,自己自然是没有什么想说的话。

  对于半藏,倒是抱有着愤恨以及可惜的想法。

  对于晓,只有同情。

  他们没有多少错,唯一的错,就是生在了错误的国家,用了一个错误的方式出现。

  用对话来解决一切事情,企图达到和平,如果真有这样的世界,那恐怕只有带土口中的无限月读。

  在忍者世界中,唯一有话语权的,只有绝对的实力。

  夏尔虽然同情晓众人,但也没有产生过去救他们的想回者,与穿越者有所不同,夏尔将要经历的是二次元的大千世界,为此必须要尽快使自己的实力变强,然后将这个世界的目标完成进入下一个世界。

  这也是由于夏尔的性格导致如此,生前的夏尔,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喜欢追求完美,就算无法达到完美,也要让自己满意。

  既然成为轮回者,就要踏遍二次元里的所有轮回世界。

  数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中,躲在树上的夏尔也是抓到了许多想要前来袭击自己的生物。

  顺着树枝爬来的毒蛇,在还没来得及张开毒牙朝夏尔咬去后,便被夏尔两指钳住脑袋,任凭这毒蛇怎么甩动着身体都无法挣脱开束缚,最后被夏尔从数十米高的山峰处扔下,不幸身亡。

  就连路过的松鼠,都被夏尔抓来当作玩物来玩耍,最后这只松鼠脸上挂着一副被玩坏的表情,生无可恋的倒在夏尔的手掌中。

  凡是进入夏尔视野中的东西,无一幸免。

  此时天色也从大清晨的亮天,来到了临近黄昏的灰暗。

  而带着木叶暗部的团藏,也终于是回到了这山岳中,与之一同被带来的,还有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小南。

  在团藏与半藏的片刻交流后,木叶的根部成员以及团藏,也一同躲在了周旁几处。

  看这样子就能够知道,晓组织也差不多要来了。

  藏在树上的夏尔,也将那暗部面具戴上后,准备开始进入自己的计划之中。

  首先,得先把这两个背信弃义和挑破离间的老贼给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