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水影之死
作者:百变樱      更新:2020-05-11 19:59      字数:2476
  在雾隐村后山处寻找敌人踪迹的矢仓,并没有找到任何敌人的踪迹。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雾隐村方向的骚动似乎平静了下来,而这片后山的森林中,也没有人来过的迹象。

  这里已经离雾隐村足足有两公里的距离,但依旧没有找到一点敌人留下的踪迹。

  敌人真的来到这里了么?

  就在矢仓打算分出水分身进行大范围索敌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直接落在面前。

  映入眼帘的是与他长相一模一样的夏尔,连查克拉的感觉都完全相同。

  这样的突现,让矢仓顿时变得无比警惕。

  “你是谁?”

  “我是雾隐村的四代水影,夏尔。”

  夏尔将手中的团扇举起,将支杆架在肩上后,淡笑道。

  “四代水影?可笑。”

  矢仓没有多话,将随身携带的那个棍棒状武器直接解开锁链,往地面一砸,一个巨大的凹坑旋即映入眼帘。

  “我是谁其实都无所谓,四代水影,我在雾隐村放下的烟花好看不?”

  “你……”

  夏尔这一言,让矢仓顿时明白过来,没有多余的话语,矢仓顿时结起印式,发动忍术对夏尔进行攻击。

  “水遁·水龙弹!”

  “火遁·豪火灭失!”

  夏尔反应也不慢,在矢仓双手动起的瞬间,同一时刻结好印式。

  两人发动的忍术在空中于下一秒发生激烈的对撞,高温广范围的火焰撞上水龙后,顷刻间便将水龙蒸发成了白汽。

  “竟然用火遁将我的水遁给?”

  矢仓看着眼前扑面盖来的火焰后,心里也是一惊。

  要知道自己可是处于有地利优势的一方,虽然这是后山里的森林中,但由于水之国地貌的原因,就算是这样的森林中,也存在着好几条小溪,空气也属于十分潮湿的状况。

  “水遁·水阵壁!”

  双手再次结起印式的矢仓,在周旁制造起一堵数米高的水墙,扑面而来的火焰落到水阵壁上后,发出一阵“噗嗤”的刺耳声音。

  等到水阵壁解除过后,一个团扇顿时映入矢仓眼帘之中,以飞快的速度旋来。

  矢仓见状,也是将手中的武器直接朝前猛的挥出,想要直接借纯粹的力量来将团扇打飞。

  下一秒,朝矢仓飞去的团扇突然化为一阵白烟,从白烟中飞出的是一大片的手里剑。

  在矢仓打飞手里剑的瞬间,位于他后方的地面也传出异响,无数碎石飞溅空中,只见手握团扇的夏尔从地面冲出后,将团扇朝着矢仓的背部攻去。

  就在夏尔即将得手时,那背对着他的矢仓微微转过脑袋,一只手的两指竖立在嘴前,眼神显得极其冰冷。

  随后数根水柱便从地面突兀而出,像似把空气切开般的锋利,数道破空声传入夏尔的耳中。

  心里暗道不好的夏尔,也是改而将团扇架在身前,心中默念。

  “宇智波反弹!”

  团扇面上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反冲力,直接将打在团扇上的所有水柱全数震散后,再向矢仓轰出一道无比强大的风遁查克拉冲力。

  矢仓虽然察觉到这股力量的强大,但力量的反击实在太过迅速,肉眼能跟上,身体也跟不上。

  即后,矢仓低吟一声,身体顿时朝后退飞出十多米外,吐出一口鲜血,要不是他将手中的棍棒状武器插入地面,受到的伤害会更大。

  就在矢仓刚稳住身子时,从上方映下一阵极其耀眼的火光,抬头看去,只见四只巨大的火龙从不同角度功来,封锁了矢仓所有的退避位置。

  “火遁·龙炎放歌之术。”

  跃到空中的夏尔也是将仅剩的所有查克拉全数投入到这一击中,发出全方位封锁攻击。

  深知无法躲避的矢仓也打算将这龙炎放歌之术硬抗下来,双手合十,猛喝一声,运起大量查克拉后微微吐出口浊气。

  “水遁·水龙连弹!”

  随着矢仓将双手环扣,数只与龙炎放歌相同规模的水龙也从四周形成,口中发出龙吟之声,与火龙激烈的对撞在一起。

  周旁顿时下起了一场犹如热带雨林中突然产生的暴雨。

  两人在这冲突爆发的瞬间,也在忍术的下方开始了体术的比拼,在体术方面上,两人的差距十分渺小。

  矢仓虽能压制夏尔,但也无法对夏尔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通过观察,矢仓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此时的夏尔已经没剩多少查克拉存在。

  “已经没有查克拉的你,结局已经注定了。”

  矢仓冰冷的喝道一声后,微张双唇,嘴中迸射出一道极为迅速的锋利水波,这一道水波也直接从夏尔的脸颊旁划过,鲜血随即流出。

  夏尔用手拭去脸颊旁的鲜血后,淡然一笑。

  “现在是没查克拉,但是,下一秒就说不定了。”

  夏尔的从容自若,在矢仓的眼里也仅是故作镇定罢了,要知道就算影级别的忍者,提炼查克拉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何况眼前这查克拉量本身就不怎么庞大的夏尔。

  就在矢仓准备动手时,身体突然变得僵硬无比,四肢都被牢牢的固在原地,一些白色犹如种子般的物体开始从皮肤上冒出。

  随着这些白色种子的出现,一条白色导管也从矢仓胸口处腾出,形成一只白色不明生物,飞快爬到夏尔的肩上。

  导管接触到夏尔肩部的瞬间,矢仓便感觉到体内有大量的查克拉正在飞速流失。

  “你做了什么?”

  顿时半跪在地的矢仓面露难色,语气阴沉道。

  “没做什么,就是把你的东西变成我的东西罢了。”一手靠在团扇支杆上的夏尔不由得愉悦一笑。

  孢子之术,原著中在五影会议将几位影的查克拉全部抽取的术,其隐匿程度连五影都无法察觉。

  很显然,眼前的矢仓还没四战时的五影强,察觉不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好了,你没招了吧,到我的回合了。”夏尔感受着体内不断涌进的力量后,双手握了握拳,接着朝矢仓慢步走去。

  好在先前在接触到矢仓时提前设下了孢子之术,不然这一战的结果也很难说。

  虽然矢仓是影级别中较弱的对象,但不得不说,影还是影。

  眼前的矢仓虽然被汲取了大量查克拉,但同一时间,他也在用体内的其余力量在逐步摧毁孢子之术的束缚。

  “嗖嗖!”

  数支苦无穿破空气的声音传出,无比锋利的苦无刃刺穿矢仓的胸口,也让他的瞳孔瞬间收缩。

  临死前,矢仓艰难的抬起脑袋,瞥了一眼身上的白色团状物体后,将视线转到夏尔身上。

  “你……到底是谁……”

  发出最后一声不甘以及满是疑惑的话语后,四代水影就此死去。

  而夏尔,也开始抽起了自己的物品。

  此次抽取到的奖品,也让夏尔眼前一亮。

  竟然全都是永久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