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亲舅舅

作品:《红楼之庶子风流

    ,

    感觉到胸骨疼痛,但又恰到好处,多一分则惨烈,减一分则不解恨……

    贾琮忽然醒悟,这女人是故意的!

    是了,茶娘子毕竟是自幼在江湖上见识的女人,眼界心智又岂是寻常闺阁女子能比的?

    贾琮这番布局,一下将整个江南的绿林几乎一网打尽。

    福海镖局、关家,明香教余孽,还有整个江南对锦衣卫有敌意的绿林好汉,全都跳了出来。

    该栽的都要栽……

    展天寿一世英雄,攒下的人脉全成了炮灰。

    关家数代人积攒下来的人脉,也成了间谍渠道,自此再想像从前那样,就难了。

    这一役后,江南绿林彻底洗牌。

    当然,经过此次大乱,无论是福海镖局还是茶娘子的势力,都可在江南绿林的满地残骸上,汲取营养壮大起来。

    远比他们现在会强大太多。

    但这样直接粗暴的掀翻桌子,连福海镖局和关家的名望也一同打了个稀巴烂。

    再从一地破碎狼藉里用白骨重新建起的势力,力量与其说是福海镖局和关家的,不如说更多属于锦衣卫或者说是属于贾琮的……

    至少自此以后,贾琮调动起这部分力量时,会更得心应手,名正言顺。

    而这种布局,或许可以瞒得过寻常闺阁女子,可哪里又能瞒得过茶娘子?

    其实,也瞒不过展天寿……

    这一会儿,展天寿多半正在毒打展鹏。

    是展鹏劝展天寿把第一次出风头的机会,交给展天寿那些绿林好友们,未免人家说福海镖局吃相难看,吃独食。

    展天寿听了这个逆子之言,才酿成此次惨案。

    贾琮都不忍心去想展鹏的惨样……

    若不是他早派李蓉去暗中策应,关键时刻提醒展天寿他的安危还需要展鹏护卫,贾琮怀疑展天寿直接打死展鹏的可能都有。

    此刻,这一切都被茶娘子看破,所以她才故意抱痛贾琮以出气。

    否则这些日子,二人搂抱了也不是一回,怎这个时候她这般用力?

    她到底是江湖儿女,心里有怨气,也会用力量来发泄出来。

    不过想来茶娘子还是知道他对她说的话,说喜欢她的话都是真的,不然这个力道可能会再加重三分……

    明白过来这个道理,贾琮登时改变了对茶娘子的策略。

    虽然不用当成叶清那种人间妖孽来防着,也不能将她再当成寻常闺阁女子一样哄着。

    当然,手段还是要温柔,但需要更直接些……

    贾琮用下巴轻轻摩挲着茶娘子的耳朵,轻声直白道:“不是想骗你,也不是想利用你。你的心是我的,你的身子也是我的,我还需要骗你么?只不想让你难做罢。

    其实对展家也是如此……

    你们毕竟是江湖人,对于一些打打杀杀的事看的淡薄。可有些人,视国法如无物。连锦衣卫的货物都敢劫掠,更何况其他百姓商贾的?

    这些年受他们欺压抢夺的百姓怕是数不胜数。他们对江湖同道仗义疏财的银子,多是这样抢杀来的,不然难道是他们种地种出来的?

    这样之人的存在,对于押运司要走的商道危害太大,对百姓的危害也太大,对我危害就更大了。

    我没时间一点点和他们去耗,所以就布下这个局,让他们都浮出水面,然后一网打尽。

    自此以后,这条路上无论是锦衣卫押运司,还是寻常百姓,都将畅通无阻!

    而这条路,也将由十三娘你的人手来接管……

    这个计谋如果我明着将此事拿出来与你和展家商议,你们多半不会同意。你们太磊落了……

    就算同意,心里也必然痛不欲生。

    展家人则罢,我又怎么舍得你难过?”

    茶娘子抬起头来,眼圈微微泛红,还有些怨道:“又说这些好听的话,就知道拿这些话哄我……莫不是现在就好?又有什么不同?”

    贾琮咦了声,正色道:“当然大大的不同了!一来你本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相熟之人来劫掠我的车队,又不是故意要害他们,是他们准备害你男人,你才记下他们名字的,难道不应该?”

    茶娘子就不该和读书人耍嘴皮子,忘了他们连死的都能说成活的,哪怕是活在人心中……

    听到贾琮之言,她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她是答应了贾琮派人去南边打听到底有哪些人会劫掠锦衣卫,却没专门针对谁。

    他们是自己撞上来的,和她似乎没什么相干啊。

    再说,他们还准备害她的男人,合该收拾他们!

    茶娘子目光盈盈的看着贾琮,弯起嘴角问道:“那么二来呢?”

    贾琮笑道:“二来,你还会是江湖上侠肝义胆扶危救难的观世音娘娘。绿林上虽然多是心狠手辣的险恶之人,这次估计能杀个七七八八。但必然也少不了十三娘这样知道忠义的侠客,明白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真谛。这样的人,你要以锦衣卫指挥使如夫人的身份,出手救下他们,整合到你的部下中。”

    茶娘子闻言,轻轻念了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后,眼睛闪亮的看着贾琮,道:“爷就不怕我胡乱救人?”

    贾琮哈哈一笑,摇头道:“我相信十三娘的智慧,更何况,你若胡乱救人,往后那些人都视我为仇寇,恨不得杀我万遍,我岂不是日日处在危险中?十三娘虽然心地慈悲,却是舍不得我的。”

    见茶娘子目光脉脉的看着他,贾琮语气也温柔了许多,道:“原本这些事,我都不准备让你知道的。家里的女人,我都希望能简简单单幸福快乐的度日。不过既然十三娘通过你的抱杀神功让我知道,其实瞒不过你的,所以我就全部坦白了,往后这些事也都直接告诉你。只希望你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和负担,就算不愿做也没什么的,我绝不会怪你,一样喜欢你的。”

    茶娘子闻言,笑的有些甜,眼睛看着贾琮道:“原本心里是有些不舒服,但我还是会听你的,因为你是我男人,还占着大义……毕竟是他们先劫镖的。如今你与我说了这些,让我明白了你并非不知江湖义气,爷的忠义其实比我们这样的人高明太多!我们只知道江湖义气,爷却教我明白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道理。爷设局杀人,也非为了讨好朝廷邀功,而是为了不让他们再害百姓。我心里便一点疙瘩也没了,爷虽然没有武功,但却比江湖上武功最高的男人更高大,更顶天立地!!”

    贾琮闻言,呵呵笑了会儿后,正经问道:“十三娘,江湖上武功最高的男人是哪个?在不在这张名单上?你告诉我他的名字,我准备和他过过招。”

    说着,手一划,从身侧取出一把火器来。

    茶娘子哭笑不得的看着贾琮,嗔了句:“爷啊!”

    贾琮看着娇艳如花的茶娘子,忽然伸手将她揽在怀里,道:“十三娘,我不是一个磊落的人,我甚至不是一个心地纯粹的人,但我向你保证,我对你的喜欢,没有夹杂任何功利之心。我喜欢你的侠义心肠,喜欢和你目光碰撞时心有灵犀的感觉,喜欢你对我的喜欢和关心。请你永远不要怀疑,我真的喜欢你。”

    茶娘子闻言,眼泪一下落了下来,这一刻,她觉得贾琮真诚的有些可怜和无助,他似乎在自责自己不磊落不纯粹……

    茶娘子心疼的反抱住贾琮,这一次十分的温柔,她道:“爷是心有丘壑天生做大事业的贵人,如诸葛孔明和周公瑾那样的天骄,我能跟爷,连朱伯伯和李大叔他们都说是我的福气,让我惜福呢。我也喜欢爷的眼睛,永远不会怀疑爷。爷,我虽是江湖女儿,但跟了爷,也懂得以爷为尊的妇德呢。我真的相信爷,也喜欢爷……”

    贾琮听着这温柔可心的话,心里觉得交心应该到此为止了,解开心里疙瘩就好,再下去就太肉麻了些,还没天黑,而且还有正事……

    正好,这时门外忽然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两人分开后一起回头看去,就见鼻青脸肿的展鹏一下从外面闯了进来。

    看到贾琮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而茶娘子非但没有生气也没动手,居然还有些情意绵绵的余韵。

    这一刻,展鹏差点给贾琮跪了……

    高手啊!

    贾琮看了眼他脸上的伤,问道:“什么事?”

    什么事?展鹏差点气哭,哭丧道:“大人,我差点没被我爹打死。要不是蓉儿和我二叔大哥他们说情,大人就再见不到我了。是蓉儿说我还要保护大人,展家还欠大人的恩情,我爹才放过我这一马……大人,我爹这一辈子英明全毁了,江湖上名声臭大街了,他恨不得自己抹脖子啊……”

    贾琮想了想,道:“我去看看吧。”

    茶娘子笑道:“罢了,还是让我去吧。爷去了还要赔笑脸说话……”

    她怎么舍得……

    贾琮自然明白,他正色道:“我更舍不得你赔笑脸。”

    茶娘子笑颜如花,道:“我并不会,我不比展老爷子轻多少,我能明白的道理,他也会明白的。”

    说罢,又与顶着黑眼圈生无可恋的展鹏点了点头后,便去寻展天寿了。

    贾琮没功夫理会展鹏的洋相,将手中密密麻麻写满人名来历的那张纸笺交给他,沉声道:“传令郭郧,立刻率领缇骑,开始连夜扫荡名单所记之人,不需问罪,不需证据,直接斩杀!命沈浪带人随其后,将这些人的家人羁押,家财封存,等待十三娘去查看。立刻行动!”

    那些伏击锦衣卫押运司的人并非是什么啸聚山林的山大王,而是江南各州府的坐地大户。

    展鹏肃穆的接过名单看了眼后面色就是一变,上面有许多他都如雷贯耳的江南绿林大豪,不过惹上锦衣卫,他们必是死路一条!

    犹豫了下,展鹏对贾琮道:“大人,家父说他一定要为死去的朋友报仇,请大人报仇时一定带上福海镖局……”

    贾琮想了想,缓缓点头道:“那就让他们去吧。不过,这是抄家拿人,为战死的弟兄报仇,不是江湖一对一的厮杀,你让你爹明白这一点。”

    “是!”

    展鹏沉声一应后,一瘸一拐的离去。

    等展鹏也离去后,贾琮看着门外,轻轻呼出口气。

    旁的穿越主角,多从一开始便种田发展。到了这个时候,手下已经力量雄厚了。

    而他,现在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种田”。

    但愿,他能尽快的积累出足够的底蕴……

    ……

    忙忙碌碌间,一日光阴就这样逝去。

    贾琮正准备回自己小院吃晚饭,却见后院管事媳妇崔义家的面色古怪的过来,敬畏道:“表少爷……”

    贾琮见是她,奇道:“有事么?”

    崔义家的赔着笑脸,道:“表少爷,前面来人通传,说是门外来了一家人,领头的男的自称是表少爷的亲舅舅,想见表少爷……”

    贾琮闻言,面色骤然一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