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虫儿飞

作品:《修真种田记

    坐在不远处的詹姆斯突然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

    连城听懂了。詹姆斯似乎对他有点反感。不过他一点都不在意。永远不要为不相干的人的情绪买单。连城恪守着这一点。

    “这个小子认为苗少爷刚才演奏一般般,他提出要现场演奏,让我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弹钢琴。”白丁似乎想让所有人听到,对着话筒用英文说道,语速也有些放缓。

    “什么?!”詹姆斯耸着肩,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能再说一遍吗?我刚才没听清楚。”

    白丁重复了一遍。

    詹姆斯摘下墨镜,上下打量着连城,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半晌后,詹姆斯皱着眉,看着白丁道:“乐坛知名的钢琴家我都认识,谁都不敢说胜别人一筹。你能帮我问一下他,他的老师是谁?难道没叫过他什么叫谦逊吗?”连城说完,便朝苗崇尊弹过的那架钢琴走了过去。

    白丁面带笑容,刚张开嘴巴,第一个音还没说出来,便被连城打断了。

    附近的人都是一脸惊讶之色,连城的英语好像很溜的样子。

    “我的钢琴师自学的,虽然是自学,但似乎比在座的都强上那么一点点,至于知不知道谦逊,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

    詹姆斯先是一愣,随即大怒。比在座的都强上那么一点?而且还是自学的。这岂不是说自己都不如他?

    “等等!你给我说清楚。”詹姆斯伸出手,快步朝连城走了过去,似乎想要拦住他。

    但走到一半的时候,詹姆便僵硬在原地,腿部保持着跨出的姿势,伸出的胳膊停滞在半空中,脸上是恼怒和惊讶交杂的表情,宛如一尊雕像。

    这是一个詹姆斯从未听过的和弦。

    所谓和弦,是指由三个或者三个以上的音,以三度或非三度关系叠加,依次或者同时发声。

    钢琴音最多的和弦是十三和弦,有七个音。

    但是连城弹出的这个和弦,似乎是由二十几个音组成。具体有多少个,詹姆斯不清楚。这让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这二十几个音似乎是同时弹出的。人只有十根手指,最多同时按下十个琴键。连城的手速得有多快?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懂音乐的人脸上压抑不住的震惊。

    苏倾城的眼睛眨一不眨的盯着远处那个坐在琴凳上的侧面身影,这是他认识的那个连城吗?

    苗崇尊却只是露出感兴趣的笑容。是的,只是感兴趣而已,没有半点惊讶。是他的心理素质过硬,还是他觉得连城的这个操作不值一提?

    对于场上大多数人而言,他们看到连城好像乱按了一下。

    “故弄玄虚。”这是很多人的第一想法。

    但他们的情绪瞬间变为惊疑。他们看到了突然僵住的詹姆斯以及苗崇尊等人的表情。

    这连城似乎有点名堂啊?!

    连城坐下后,并没想过炫技啥的,他只是单纯地想要熟悉一下手指抚摸琴键的感觉。

    很好,并不生硬。连城心道。

    连城的弹奏可没有灯光渲染这么好的待遇,也没有提前设置让听众入戏的情境。甚至场上的大多人对于连城还有些抵制。

    一旦以挑刺的目光来看一样事物,再完美的东西也能被找出缺点来。

    大多人便是以挑刺的目光看连城的。

    琴音响起。

    所有人都是一愣。本来众人以为既然连城是来挑战了,那么肯定会弹一个难度极高的曲目。而场上的大多人是基本不懂得音乐的,他们判断曲目难度高低的依据的是节奏的繁复和快慢程度。

    但连城弹出的轻音节奏也太简单了吧,像是初学钢琴的人弹出的入门曲目。所有人自忖,换作他们,学上一天也可以流畅弹出这样难度的曲目来。

    这连城是被派来搞笑的吧?不少人想道。

    旋律徐徐展开。不少人笑出了声。

    因为连城弹奏的竟是一曲儿歌——《虫儿飞》!

    此刻的情境就像是一个武学登峰造极的高手,摆下擂台等人来挑战,有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登上擂台,言行之间满是自矜,摆足了高手的架势,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但就在比武开始的时候,挑战的人突然使出小孩子比输赢才用的手段——石头剪子布。

    就是来搞笑的。众人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放佛被感染,笑声逐渐扩大,到最后除了与连城关系不错的人,几乎所有人都笑出了声。

    但连城放佛没听到,除了两只胳膊始终在动,其他的部位没有一丝晃动。

    《虫儿飞》的旋律透过音响,有条不紊地飘荡在静园里。

    连城闭着眼,想的是前世无数个晚上,他独自遥望夜空,心里是彻骨的思念。每当那个时候,他总会在想,她会不会也喜欢看夜空?

    这首《虫儿飞》在前世的时候,陪伴了连城太久。每当压抑不住思念的时候,他便弹一弹这首曲目。每当弹完,他总会泪流满面,内心压抑不住的空虚,那个人儿始终不再身边。

    连城前世所有的情感都被倾注到这首儿歌里,此刻,他感觉与琴音融合在了一起,跨过一世的思念全在旋律中。

    众人的脸上逐渐消失,笑声也逐渐停止。

    众人凝视着那个坐在琴凳上的那个背影,也不见有什么引导性的夸张动作,唯一在动的两只手臂起伏的幅度也很小,但众人就是莫名地感觉到,那个背影透着的孤独和悲伤。

    是因为他孤身一人站在场上所有人的对面吗?有些人想道。

    看着那个悲伤而孤独的背影,众人的心思不知不觉中放到了旋律上。

    “黑黑地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

    不少人跟着旋律在心里哼唱起来。

    旋律轻柔而又简单,正因此才显得纯真。

    众人的思绪随着旋律飘荡,飘荡到自己的那段纯真岁月,在那段无忧无虑的岁月里,总有个人和自己一样,没心没肺地哭,没心没肺的笑。

    但不知什么时候,就突然做不到那样的哭,那样的笑了。

    是成长了?

    可是,好怀念那时的岁月啊...

    有些人好像好久都没见了,也不知过得怎么样。

    很多人心里都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那就是去见一见曾经的人。

    可是,她(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吗?不少人犹豫。

    或许,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让美好一直沉淀在回忆里。在受伤的时候,重新翻开这段回忆,记得有过美好,那就够了。

    有人低声吟唱了起来。一传二,二传四......逐渐变成大合唱。很多人眼中有泪光。

    苏倾城早已是泪流满面,她想到了带父母去苗寨看病,除了父母,谁也不认识,在最需要他在身边的时候,他却不在身边。这首歌讲述的不正是她那时候的生活吗,在一个个孤独寂寞的夜晚,她遥望星空,思念远方的人人。

    柳风和柳雷想到了他们还小的时候,每每得到什么好吃的,总会偷偷地给对方留一半,但有一天什么都变了,他们被分开,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待遇。柳雷永远记得,他拿着一根棒棒糖出现在柳风的面前的时候,被打碎在地,其实他只是想分一半给他。柳风也永远记得,柳雷偷偷把好吃的送给他的场景,但他不能接受,因为接受就意味着挨打,他也不想享受,他不甘为什么他和弟弟都是柳家的血脉,受到的待遇却是既然不同。去tm的穷养富养,去tm的用心良苦。

    叶无道也陷入了回忆,他想起了小时候桃花林里他对她说长大后要娶她做老婆的女孩,女孩已长大成人,爱他却远离他,因为他多情。

    苗崇尊也响想了小时候,那段无忧无虑的岁月,但到了苗寨规定的选拔的年纪,一切都变了,昔日的小伙伴变成了竞争对手......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叶无道和苗崇尊就在回忆感伤的苗头刚起的时候,便将他们生生掐断了。

    他们从小就被人教导,作为人上人,他们的情绪决不能被外界所干扰,更不要说是被对手。刚才的内心激动已经是犯忌。

    虽然在他们眼中,连城远远算不上他们的对手,勉强算是一个绊脚石,有点小麻烦,却无关痛痒。但他们却被这样的一个角色带动了情绪,他们的内心越发恼怒。

    曲罢,没有人说话,场上一片沉寂。众人看向连城的目光不一样了,其中满是敬佩,还有犹豫,犹豫到底站在哪一边,因为苗崇尊和连城都带给了他们感动。

    众人看向苗崇尊的目光也不一样了。在连城弹奏前,很多人对苗崇尊近乎崇拜。在很多人心中,苗崇尊放佛是神一样的人物。但此刻,很多任眼中的狂热消退。原来,苗崇尊也是一个凡人,也是可以与之比肩甚至超越的。

    虽然心情有过波动,但苗崇尊始终冷静,场上众人的情绪始终在他的掌控之中,注意到众人的情绪变化后,他的目中闪过一道眼芒。

    “啪——啪——啪......”一个从容的掌声打破了场上的沉寂。

    众人惊讶地看到,鼓掌地竟是苗崇尊。能够为对手鼓掌,这股涵养着实让人敬佩。

    白丁便要把话筒伸到苗崇尊嘴边,话筒却被苗崇尊拿了过去。从苗崇尊出场到现在,一直都是白丁拿着话筒伸到他嘴边,这还是他第一次自己拿话筒。

    “很不错的演奏。不过很遗憾。”苗崇尊面带笑容,“和你一样,我也没从你的演奏中体会到‘感动’这股情绪。”

    场上众人顿时面面相觑。两者的演奏都让他们感动了。为何两者本人没有被对方感动到?

    难道就因为他们不是普通人?

    “或许是我们对‘感动’的理解不同吧。”苗崇尊接着道,“不过你倒是让我手痒了,我想在琴艺上和你交流一下,可以吗?”

    苗崇尊这是向连城下战书?!场上顿时喧闹一起,两个顶级的钢琴演奏家的对抗,无异于火星与地球的碰撞。而大饱眼福的将会是他们!众人窃窃私语之后,都是一脸期待地看着连城。

    演奏完《虫儿飞》之后,连城便看向苏倾城,苏倾城也看着他。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感动,还有一股莫名的委屈,这让他心疼。

    但两人都知道了对方的心意。最后苏倾城看了一眼苗崇尊,心中的纠结显露无疑。

    连城微微一笑。身为男人,又岂能让女人为难?

    他要做的,就是让苗崇尊心甘情愿的放弃,他要证明,他比他更优秀!

    “可以。”连城淡淡地道。声音透过之前嘴前的话筒传递到每个人的耳里。

    众人都是一脸激动,看着走向另一架钢琴,屏气凝神,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弄出的动静影响苗崇尊的演奏。

    就在苗崇尊抬起的胳膊刚要落下的时候......

    “amazing!”一个人大声地道。

    在这样一个情境下,这个声音显得异常刺耳。众人心中的期待感被打断,不禁周期眉头,循声望去,打断苗崇尊演奏的竟是詹姆斯。

    “amazing!it’s amazing!......”詹姆斯站在那儿,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看向连城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稀世珍宝。

    看着有些不正常的詹姆斯,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连城的演奏给他的震撼有这么大?

    苗崇尊看着一个方向道:“师弟,把咱老师带下去休息一下。”

    远处的柳雷点了点头,小跑到詹姆斯的边上,半搀半拉地便要带他到詹姆斯原先的座位。没想到詹姆斯竟一点都不抗拒,嘴里喃喃重复着同一句话。柳雷同情而又理解地看了下自己的老师。连城的演奏实在是太让人惊艳,如此简单的旋律竟能表达出如此深刻的情感来,而詹姆斯正是以繁复华丽的演奏带动听众的情感而文明,他也坚信着这一个理念。对詹姆斯有所了解的柳雷知道,连城的演奏打破了詹姆斯的认知。

    艺术家的思维果然不是常人能理解的。看到詹姆斯这样,很多人不约而同地想道。

    “叮......”

    又是一个复杂至极的和弦。

    众人这次不会以为,相同的动作不是一通乱按了。

    这应该是钢琴演奏家体现水平的高级技巧。很多人想道。

    苗崇尊同时弹出的这一串音符与连城似乎有些不同,似乎多了几个音。

    就在众人心里一边猜测一边期待的时候......

    “停一下。”

    苗崇尊的演奏再次被打断,众人都是一恼,但这股恼意顿时尽去。

    因为说话的是连城。

    连城为什么要打断苗崇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