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螳螂捕蝉

作品:《大夏王侯

    ,

    麒麟战局,终招将至,剑十二再现,瑰丽剑光盘绕而出,顿时,天下间,剑压席卷,十方大地无端瓦解。

    无法言语,因为言语已是苍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相同的剑招,截然不同的剑意,剑至唯一,殊途同归。

    陷仙剑入手,岁月满萦,地气催动,整个麒麟阁天地都摇动起来,难承这将出之剑。

    战局内,麒麟老祖面色剧变,一声沉喝,周身风雷爆发震开两人,旋即身影暴退,欲要脱离战局。

    然而,剑意已现,再退已晚,白发身影掠过,不及眨眼的照目倾芒,陷仙破过虚空,剑光斩开极夜。

    “你!”

    蓦然回首,却是身首异处,麒麟老祖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喷涌入空,为这凄冷的夜色再添红艳。

    天际上,太极阵图急剧转动,黑红光华洒落,困住麒麟老祖身体,以防变数再生。

    “结束了吗?”

    凤魔身影掠至,魔身看着眼前身首异处的麒麟老祖,缓缓道。

    “还不清楚,莫要大意!”

    宁辰眸子闪过凝色,开口道。

    话声方落,但见太极阵图下,鲜血逆流,一瞬之后,麒麟老祖身体怦然炸开,恐怖的冲击力狂啸而出,瞬间摧毁两仪大阵。

    三身见状,身影急退,避开冲击余波。

    前方,翻涌的尘浪中,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中年面容,魂力化衣,强绝的气息,压抑的让人难以喘息。

    “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就死!”

    三身中间,宁辰眸子微微冷下,如此强大的魂力,甚至超越了当初道门的四十九位魁首,第四境的可怕,当真名不虚传。

    “还能战吗?”宁辰开口问道。

    “无穷战意!”

    魔身上前一步,周身魔气翻涌,冷声道。

    “能战”

    凤身也迈步上前,点头道,“我等既然答应绮王要灭了麒麟阁,便不能食言!”

    “现在情况不明,小心了”

    宁辰看着前方虚幻的身影,开口提醒道。

    “明白”凤身冷静道。

    “拖战对我们并无好处,我先出手探其虚实!”

    魔身冷漠地说了一句,身影疾掠而出,赤练剑上血光弥漫,煞气大盛,一剑挥过,魔涛崩腾。

    “第四境的能为,你们无可料想!”

    麒麟老祖眸子恢复冰冷,一步踏出,身影消失,再出现,已至魔身之前,抬手拍下,怦然一掌落在前者胸口。

    “呃”

    魔气溃散,魔身飞出,百丈外,勉强稳住身形,一口鲜血呕出,染上魔剑。

    宁辰神色一震,片刻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观察战局之变。

    毫无疑问,麒麟老祖速度较之前更快了,不过,失去了肉身,似乎也不是毫无影响。

    至少,方才那一掌若是先前所出,魔身现在恐怕已不可能再站起来。

    速度变快,攻击减弱,总的来说,麒麟老祖还是变弱了,不复巅峰之能。

    一旁,凤身也看出麒麟老祖的变化,脚步一踏,身影瞬息而出。

    麒麟老祖身动,同样快至极限的速度,掌元奔腾,拍向前者。

    凤身折返,避开掌力,剑光辉耀,斩天而下。

    一声剧震,麒麟老祖挥手震散剑气,翻手一掌,强硬回招。

    顶峰战局,局面再转,速度之争,反应之争,剑气、掌劲澎湃,不断在天地间交错而过。

    战局外,宁辰冷静观战,等候时机出现。

    不远处,魔身压下一身重创,迈步上前,同样等待出招之机。

    血光耀动的赤练,光华已不如先前,一场大战,三身功体皆有损耗,不复顶峰。

    战局四方,随着大战余波的冲击,神禁几近崩毁殆尽,法则力量充斥,不断溢散天地之间。

    大战至此,再无保留,唯有绝对实力的比拼,不留生死之撼。

    战局中,麒麟老祖一身霞光腾耀,虽肉身被毁,只剩魂体,举手投足亦有毁天之力,面对诛仙在手的凤身,硬是力压一筹。

    “助我!”

    观战片刻,宁辰轻语一声,旋即周身真元升腾,陷仙挥转,红光叱风云。

    魔身见状,凝元聚气,魔元涌动,助势前者。

    “仙法,阴晴圆缺”

    双身联手,魔月凭空现世,束缚麒麟老祖之身,瞬息后,魔月崩毁,麒麟老祖魂体也随之撕裂。

    “呃”

    一声痛极的闷哼,仙术之力至摧神魂,麒麟老祖身影一个踉跄,面露痛苦之色。

    “断空”

    一瞬之机,凤身掠过,诛仙映月,刺向前者灵台。

    “退下”

    一声怒喝,麒麟老祖体内魂力爆发,风云受命,急剧荡开。

    怦然剧震,凤身倒飞而出,十数丈后,稳住身影,未顾伤势,身影折返而回。

    剑上仙威,耀眼夺目,极速助势,轰然撞上麒麟老祖魂体周围弥漫的风云屏障。

    僵持一瞬,仙剑难进半步,就在这时,战局外,玄音震荡,穿透风云而过。

    阎王奏响,生死判命,至极玄音狂啸奔腾,主杀戮的白虎神明杀伐之器,再现神威。

    玄音非实,风云难挡,透体而过玄音之力瞬间重创麒麟老祖魂体。

    一步退出,魂体震荡,麒麟老祖头痛欲裂,失去肉身保护,弱点毕露。

    “剑……”

    机会再现,凤身挥剑,突然,一声闷哼,身子猛地一个踉跄,体内伤势爆发,反噬自身。

    麒麟老祖见状,强行凝元,一掌印在前者之身,顿时,鲜血纷飞,洒落漫天。

    宁辰、魔身神色皆是一震,身影掠上前,接下重创的凤身。

    “不妙!”

    看到凤身伤势,宁辰眸子沉下,凤身伤势不轻,无法再战了。

    失去凤身,他们便损失了极速牵制和把握时机的能力,接下来的战斗,难了。

    抬手吞没凤身之力,宁辰神色一片凝重,没有料到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凤身失了战力,着实雪上添霜。

    “如何战?”魔身上前,目光看着前方,沉声道。

    “他的魂体强度远不如肉身,无法抵抗岁月清算,你牵制他十息,我来修复神禁”宁辰冷静道。

    “十息是吗,好!”

    魔身沉声应了一句,左手一握,诛仙飞入手中,魔气催动,凶芒大盛。

    一瞬后,魔影掠过,只身入战局,双剑挥动,魔涛翻涌。

    “只有一身能战了吗?着实可惜啊!”

    麒麟老祖冷笑,压下体内凌乱的魂力,右掌引动风云,硬撼双剑。

    铿然剧震,响彻黑夜,魔气滚滚,鲜血淋漓,骁勇善战的魔,鲜血染身,更添狂意,剑行万钧,招招震撼。

    一息,两息,三息……缺少凤身牵制,本体配合,战局变得前所未有的惨烈,每行一剑,皆是鲜血飞洒,每拖一息,皆是重创加身。

    战局外,宁辰一身风雪飘零,以血为引,以印为灯,牵动仙剑之上岁月之力,再开神禁。

    怦然一掌,魔身双剑挡招,却是难卸余劲,身影飞出,数步连退。

    “十息早已过,还没好吗?”

    魔身呕出一口朱红,抬手擦去嘴角血迹,沉声道。

    “好了!”

    宁辰平静说了一句,手中仙剑再次落下,入地刹那,整个天地间,红光蔓延而出,黄泉开禁,岁月噬魂。

    神禁再开,崩毁的虚空上,岁月流转,急速吞噬其中之人的生机。

    “回归吧,魔身!”

    宁辰轻语,旋即左手一握,魔身手中诛仙飞过,没入手中。

    “剑九,神域”

    剑九再现,剑域扩散,无穷无尽之剑光漫天升腾,纵横交错,弥漫剑域每个角落。

    不远处,魔身散形,重新回归本体之中。

    双身任务终了,各自回归,最终决战来至,剑之领域中,白发身影凌立,一身入剑,一身如剑。

    素衣掠过,招回本质,一招一式,回归剑之本初。

    麒麟老祖引动天地之力挡招,然而,诛仙剑利无物可挡,剑开风云,岁月加身。

    一剑、一剑的杀戮,岁月无情,每一次加身,麒麟老祖魂体便弱一分。

    感知时间已至尽头,麒麟老祖双眸留恋地看了一眼下方麒麟阁,没想到,到了最后,他还是没能护下它。

    不愿就此被生生耗尽生机,麒麟老祖眸光一横,硬承一剑,一身风云之力释开,强行将眼前之人吞没其中。

    “一同下地狱吧!”

    一声沉喝,麒麟老祖魂力逆冲九霄,一瞬之后,身子轰然炸开。

    生死关头,宁辰脚步急退,身前虚空卷动,一尊残破的绿鼎出现,护住己身。

    “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中,绿鼎承下绝大部分冲击,反而,依旧有少许力量透过,加注前者身上。

    “呃”

    一泓溅血,白发染红,素衣坠下,随着绿鼎怦然砸入大地之中。

    “咳咳”

    漫天飞舞的尘沙内,宁辰踉跄起身,眸子看着上空乱流激荡的巨大黑洞,一抹震撼闪过。

    好险!

    若非他在东仙界得到的这尊绿鼎,这一次,他恐怕真的在劫难逃了!

    “嗯?”

    突然,宁辰眸子一沉,目光望向远方,面露杀机。

    “既然来了,便现身吧!”

    “许久不见,你的实力增长不少,不过,现在的你,还有几分能为呢?”

    话声中,虚空之上,一抹美丽的倩影从天而降,手持红伞,遮去天际月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