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血湖

作品:《大夏王侯

    ,

    谧水河畔,血气弥漫,毫无征兆出现的诛仙,一剑贯穿青衣老怪心脉,瞬毁后者周身生机。

    “现在,就剩下你自己了,来吧”

    宁辰挥手,诛仙飞至,煞气汹涌,凌厉刺骨。

    素衣动,星魂快如雷霆,剑光无定,诛仙重如山坠,万钧破天,双剑齐动,风云惊变。

    紫衣老怪震撼不已,一退再退,苏醒以来,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竟是如此接近。

    掌剑交锋,余波震荡,不远处,陷仙剑红光更盛,借助地气,封锁战局。

    交战十数招,战局越发激烈,诛仙之利,天下无双,强如真境,不敢分神半分。

    “剑法,极天”

    极天现,诛仙煞气升腾入空,磅礴无匹的威能贯天彻地,惊颤人间。

    紫衣老怪见状,神色微变,凝元贯气,全神应对来招。

    “呃”

    突然,变化突生,红色剑光划过,直直洞穿前者胸膛。

    “怎会!”

    紫衣老怪脚下一个踉跄,未及回神,素衣闪过,诛仙出,一剑贯体。

    “抱歉,我说不用陷仙剑,也是骗你们的”

    宁辰冷声说了一句,仙剑抽出,顿时,血花喷涌,洒落如雨。

    怦然倒地的身影,鲜血染红大地,一世枭雄,死不瞑目。

    看着满地的尸首,宁辰手中星魂挥斩,隆隆震动响起,大地裂开,将所有尸首全部吞没其中。

    片刻后,裂缝合拢,谧水河畔重新恢复如初,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夕阳落山,宁辰看着西边余晖,眸中疲惫越来越浓,快了。

    后方,陷仙剑光华敛去,重新没入大地,消失不见。

    神树之上,白花的桃花倾艳绽放,美丽夺目,神树周围,岁月气息流转,连空间都出现了扭曲,惊人异常。

    片刻后,河畔边,素衣身影消失,再次回到画舫中。

    画舫内,一盏小灯灯火跳动,宁辰放下刀剑,挥手,一尊古意斑驳的琴出现,神琴阎王,白虎神明的传承神器,历经无尽岁月,琴身、琴弦皆已有损。

    开启远古战场之前,晓月楼主出手,帮忙修复了神琴,远古战场一战,阎王一曲,三更判命,重创各域星尊。

    这是真正的杀戮之器,不到万不得已,不该现世。

    宁辰擦拭着琴身,锋利的琴弦割破了手指,点点鲜血滴落,无声沁如琴中。

    船舫外,寒风吹过,湖面荡起点点涟漪,画舫也随之飘动,树欲静而风不止,江湖这场风波,不知何时才停。

    夜色降临,皎月照九州,画舫上,琴音响起,平和安宁,与世无争。

    忽然,虚空之上,一道道黑影从天而降,数以百计,气息强大,遮蔽月光。

    “就是这里”

    百余黑影中,三道气息异常强大,远超其他人,醒目之极。

    强者再至,为夺至宝,杀机遮天蔽月,让人心悸。

    画舫中,平和的琴音变化,瞬息的拨、撵、划、压,阎王奏响,黄泉开路。

    玄音荡开,杀机爆发,无形音波催人心神,未及反应的黑衣身影,身体一一炸开,血落如雨。

    “杀”

    众多黑衣身影间,三人冲出,弯刀如月,斩向湖中画舫。

    “叮”

    阎王动,天地静止,一瞬之后,恐怖的杀戮气息荡开,谧水河震动,浪卷千丈。

    “呃”

    三人身影齐齐飞出十数丈,踉跄呕红。

    “退”

    瞬息工夫,漫天黑影已陨落殆尽,三人神色一沉,不再恋战,迅速朝战局外掠去。

    “你们,退不了”

    画舫中,平静的声音传出,谧水河上空,红光升腾,封锁战局。

    琴音再起,天地震动,强大的杀戮力量澎湃,三人挡招,然而,玄音无形,当无可挡。

    怦然剧震,鲜血漫天,玄音入体,三人身影应声炸开,血骨纷飞。

    战局终末,琴音停止,湖水翻涌,将洒落的血骨吞噬,渐渐恢复如初。

    月落日升,岁月轮回,谧水河畔,不在是无人打扰的净土,一波又一波窥视天地至宝的强者到来,只是,无一例外,全部埋骨于此。

    不知从何时开始,谧水河中的河水变成了红色,如此刺目,让人不敢靠近。

    有关谧水河的传言,也迅速蔓延,一传二二传三,天下尽知。

    谧水河中有让人长生不老的至宝,只是,这个至宝有怪物守护,任何人靠近都只有死路一条。

    传言总是不可尽信,不过,不论如何,可怕的传言阻止了许多想要前来浑水摸鱼之人。

    又二十年过去,谧水河已完全成为死地,血红的河水,任何生灵都难以生存,也再无人敢靠近。

    二十年的时间,不知多少强者葬身于此,不论来多少人,无一生还。

    湖中飘零的画舫,依如往昔平静,画舫中的素衣身影,一头黑发已几乎全部变白,百年寿元,所剩无几。

    死寂的谧水河,不论黑夜还是白天,都是森冷异常,无数武者的阴灵力量缭绕,引得阴风呼啸,不断摧残着周围的草木。

    二十年的杀戮后,难得数年平静,仿佛红鸾星域的老怪物们都已忘记了那凭空出现的磅礴生命本源之力,不再前来。

    谧水河畔,不死蟠桃树上,雪白的桃花早已落尽,神树中间,一枚青色的神果生出,磅礴无匹的生命力量若隐若现,即便岁月和黄泉两大神禁阻挡,亦可感受到那无与伦比的强大生机。

    十年后,神树果实生机越发强大,河畔上,素衣的身影出现,站在神树下,沉默无言,一头白发再无一丝黑色,在寒风中轻轻飘动。

    百年将至,不死蟠桃树的果实也趋近成熟,宁辰眸中,看不出丝毫对死亡将至的畏惧,反而,有着一抹疲惫不堪的解脱。

    “墨门第九子,果然是你”

    就在这时,虚空之上,华光汇聚,一道道身影走出,每一位至少都有半步真境的修为,最前面六位,更是全部都在真境之上。

    惊世骇俗的阵容,惊人的威压席卷八方,九天风云急变,皎月失色。

    “等你们很久了”

    神树前,宁辰目光看向天际,淡淡道。

    “大言不惭”

    红鸾一祖走上前,看着下方素衣身影,冷声道。

    红鸾一祖后方,一位美丽异常的女子走出,一身广寒衣裙,眸中的恨,难以掩饰。

    曾经过往,已难说谁是谁非,欺骗的开始,最终以欺骗结尾,一切都是虚妄。

    只是,动了情,苦果自尝。

    “红鸾,你退到一旁”

    红鸾一祖平静地嘱咐了一句,旋即身影落下,来至大地之上。

    其余五尊也随之落下,各立一边,周身气息渐渐提起。

    虚空上,十二位半步真境的强者周身金色锁链蔓延,化为天罗地网,封锁百里虚空。

    “解决你们,应该就结束了吧”

    宁辰看了一眼神树上渐趋成熟的果实,右手一挥,湖心船舫上,一口血色的剑飞出,入手刹那,漫天星辰摇曳,星光垂落人间。

    星魂现世,诛仙随之而出,煞气弥漫,充斥整个战局。

    “各位尊者,知命领教”

    双剑现,战局开,七人身影同时而动,刀剑掌戟撼动,天惊地震。

    轰然惊爆,水浪万丈,人间至强者之间启战,六对一,恐怖的余波剧烈澎湃,万里摇动。

    真境,极武,超越界限的武决,不论胜败,只分生死。

    白衣白发的知命,双剑在手,废武近百年,一身剑意却是更胜往昔,不可测度的剑,招招朴素,招招惊世骇俗。

    六位真境强者,两位真境中期,四位真境初期,放眼天下都无人可敌的阵容,却是在剑的光华中,招招难越天关。

    瞬息百招的交锋,六尊心中震撼难掩,此子的实力,竟是如此可怕。

    虚空上,红鸾王女看着下方的战斗,战斗激烈一分,心中的恨便增一分。

    “各位小心,此子还有一口仙剑未动”

    激战许久,红鸾一祖神色越发凝重,陷仙不出,便说明此子还留有余力,不能大意。

    “剑法,浑无”

    星魂剑转,冥冥太初,星光吞噬近身掌劲,素衣身影随之消失,诛仙挥斩,极光耀目。

    “剑法,天剑”

    天剑现,沧海一剑,一剑开天,一瞬之间,天地唯有一剑,惊艳人间。

    三尊挡招,气息澎湃,硬挡开天之剑。

    轰然一声爆,天地两苍茫,天剑崩碎,三尊亦同退一步,体内血气一阵剧烈翻涌。

    余波中,素衣走出,一身红光刺目异常,大地隆隆震动,万里地气尽数纳入前者左手剑中。

    陷仙现世,战局再趋顶峰。

    “各位远道而来,岂能不让你们见识仙剑之威”

    话声落,素衣身动,身影如幻,三口剑,三剑身,人间首见。

    红,黑,白,瞬息掠动的人与剑,快如雷霆,重逾山坠。

    六尊神色一凝,全力接招,重掌撼快剑,神戟挡万钧。

    一声剧震,三方起尘浪,余波震荡,万里地气加持,诛仙锋锐助势,一剑断神戟,剑势落,一剑斩真境。

    喷涌的鲜血,直达数丈高,点点融入血红的湖水,让冷寂的湖,再增三分血色。

    知命右手虎口,鲜血溢出,反噬加身,朱红染仙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