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元武侯

作品:《大夏王侯

    ,

    落日城外,两匹快马奔腾而过,后方,雪花飞散,不多时,快马驰入古城,朝着东边赶去。

    城东小院,屋中,馨雨将做好的新衣拿出,迈步走上前。

    “试试合身吗?”

    馨雨将衣衫扣子解开,服侍身前男子穿上。

    “真没想到,身为公主,你的针织女红比若惜那丫头还好”宁辰看着身上的衣衫,轻笑道。

    “身为妻子,总是要学些东西”馨雨轻声道。

    “踏踏”

    两人谈话间,院外,马蹄声响起,旋即有人敲门。

    “有客人来了,馨雨,去准备些茶水吧”宁辰嘱咐道。

    “嗯”

    馨雨点头,应道。

    “请进”

    宁辰目光看着院外,平静道。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两道身影走出,齐齐恭敬一礼。

    “参见武侯”

    东芝侯、当代太理司主柳宗,亲自同行而来,面见大夏知命侯。

    “起来吧”

    宁辰应了一句,转身走向桌前,开口道,“两位大人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也辛苦了,进来喝口热茶吧”

    “多谢侯爷”

    两人恭敬应下,迈步走向屋中。

    “坐”宁辰平静道。

    两人互视一眼,围着桌子坐下。

    馨雨端着茶水走来,一一给三人奉上茶水。

    东芝侯、柳宗见状,神色一惊,赶忙起身,恭敬行礼。

    “参见公主殿下”

    “不用多礼”

    馨雨将茶水放下,神色平和道,“这里没有公主,也没有武侯,我们来此,就是不希望外面的纷争再打扰我们的生活,你们也不必处处拘礼”

    “是”

    东芝侯、柳宗压下心中波澜,重新坐了下来。

    馨雨放下茶水后,没有多留,转身走向旁边的屋子。

    男人谈话,妇人回避,这是老祖宗传下的道理,她也认同。

    “查到什么了吗?”宁辰平静道。

    “回侯爷,查到了”

    柳宗点头,神色凝重道,“是赵鸿云自己吐出来的消息,这落日城外两百里处发现了墨银矿脉,五年前本要回报朝廷,却是被人半路拦杀了”

    “墨银矿脉,五年前”

    宁辰拿起茶杯,轻声低语了一句,五年前有两拨人从此城快马驰过,应该就是此事的源头。

    至于墨银矿,这是制造重甲最重要的东西,昔日无敌天下的永夜重骑,便是身着此重甲,刀枪难伤,让大夏的精锐兵力折损惨重。

    “一个赵鸿云是没有这个胆子的,说吧,上面的人是谁”宁辰目光看向前者,开口道。

    柳宗脸上露出一抹犹豫,片刻后,还是如实道,“是元武侯”

    “砰”

    一声清脆的响声,宁辰手中茶杯碎裂,茶水洒落,顺着指缝溢出。

    隔壁屋中,馨雨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待看到前者手中碎裂的茶杯,迈步上前,换好新的杯子,轻声道,“家里茶杯不多,不要再打碎了”

    宁辰回过神,歉意一笑,道,“刚才是不小心,我会注意的”

    馨雨清理好茶杯碎片,没有多说,退了下去。

    “此事陛下已经知晓,只是,元武侯身为武侯,掌有重兵,如今私自开采墨银矿,目的不言而喻,即便陛下想要治他的罪,也不是那么容易”东芝侯神色忧虑道。

    “千年了”

    宁辰眸中冷意闪过,“大夏历代武侯用生命撑起的荣耀不容任何人亵渎,大夏绝对不能有一位造反的武侯出现”

    “元武侯气候已成,如今赵鸿云出事,元武侯更是有所防备,陛下也不敢逼得太紧,否则,一旦元武侯起兵,大夏将再次陷入战火之中”东芝侯凝声道。

    宁辰将杯中茶饮尽,站起身,平静道,“走吧,我跟你们走一趟”

    东芝侯、柳宗脸上露出喜色,这位大人若是肯出面,那事情就好解决了。

    “要出门?”馨雨走出,开口问道。

    “嗯,很快便回”宁辰正色道。

    “小心点”馨雨轻声应道。

    宁辰脸上露出笑容,道,“只是小事,本来不想管,不过凯旋侯和血衣侯等众位前辈们生前辛苦维护的荣耀,不能被这些人玷污”

    “嗯,我知道”

    馨雨轻轻点头,道,“你也是武侯,此事是你应该做的,去吧,我会在家里等你回来”

    宁辰颔首,没再耽搁,迈步朝屋外走去。

    东芝侯、柳宗快步跟上,一同朝外面走去。

    看着三人离去,馨雨走到桌前,将茶杯收起,没想到,隐居在此,还是躲不过朝堂的风波,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大夏武侯中,竟然也出现了被朝堂污秽同化的人。

    大夏武侯位,获封极难,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宁缺毋滥,每一代帝王和三公在此事上,都是一再权衡,不敢轻易下决定。

    武侯两字,在大夏已不只是权位,更多的是信仰,信仰一旦崩塌,大夏根基也将随之动摇。

    ……

    西疆,永夜神教与大夏决战的故址遗地,一位衣着紫青色战衣的中年男子静立,身后,一座座营帐伫立,一队又一对将士巡逻,戒备森严。

    骄阳西落,落日的余晖照在天地间,将所有景物全染成金色,如此美丽。

    就在这时,军营之外,三道身影迈步走来,为首之人,素衣黑发,秀气的面孔依旧与三十年前没有任何变化,平静而又冷淡。

    “站住”

    军营前,两位守卫的将士伸手拦住三人。

    然而,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两人伸手阻拦的一刻,素衣身影却是已经走过,丝毫没有被两人影响。

    两位将士神色一惊,立刻回头阻拦。

    东芝侯上前,左手拿出一枚令牌,挡下两人。

    “参加东芝侯”

    看到令牌上的印记,两位将士一震,立刻跪地行礼。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吧”东芝侯淡淡道。

    “是”

    两位将士恭敬应道。

    东芝侯收回令牌,和身边柳宗继续跟了上去。

    两位将士看着前方远去的素衣身影,心中震惊难掩,能让东芝侯陪同的人,莫非是那位大人?

    那位大人不是已经离开很久了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兵营中,素衣迈步走来,一对对巡逻的将士见状,立刻上去阻拦,只是,看似不急不缓的身影,却是谁都拦不下,消失在众人身后。

    帅帐前,一位将士快步跑来,神色焦急道,“元武侯大人,有人闯营,快要到这里了”

    “嗯?”

    帐前,元武侯闻言,眸光一凝,道,“是何人?”

    “总共三人,一位是太理司主,一位是东芝侯,另一人,一身素白衣服,身份不明”将士急声回答道。

    “素衣”

    元武侯神色一震,难以置信道,“知命侯”

    “元武侯,初次见面,没想到是以这种形式”

    话声未落,远方,素衣身影出现,身影如幻,数步之间,已至帐前。

    “来人,有刺客”帐前守卫统领见状,急忙喝道。

    元武侯抬手,制止了赶来的将士,平静道,“你们退下吧”

    “武侯”

    守卫统领焦急道。

    “退下”

    元武侯再次说了一句,冷声道。

    “是”

    守卫统领无奈领命,挥退守卫,旋即转身退了下去。

    东芝侯、柳宗赶至,看着帐前的两人,默契地停下脚步,谁都没有上前去。

    “一位武侯,一位太理司主”

    元武侯看着赶来的两人,旋即目光移到眼前人身上,开口道,“还有大人您,来吾军营不知何事”

    “来时,你的军营我看过了,不错”宁辰平静道。

    “多谢大人夸奖”元武侯应道。

    “五年前,给朝堂回报发现墨银矿的人是你派人杀的吧”宁辰淡淡道。

    “看来大人都知道了,赵鸿云着实不是能靠得住的属下”元武侯轻叹道。

    “太理司逼供的手段,大都是我留下的,这你应该知道,指望赵鸿云能为你保守秘密,强人所难了”宁辰回道。

    “大人即便离开,对大夏的影响还是如此惊人,在下佩服”元武侯面露感慨道。

    “我来是想告诉你,大夏武侯中绝对不能出现叛乱者,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宁辰平静道。

    “吾明白”

    元武侯点头,目光看着前者,渐渐锐利起来,正色道,“吾想知道,若是在下不答应大人的要求,后果会怎样?和四十年大人镇压般若城叛乱一般,全部杀光吗?”

    “我说过,大夏武侯中绝对不能出现叛乱者,战死沙场的武侯,永远都不可能反叛”宁辰淡漠道。

    元武侯看着周围这用一生心血建立起的兵营,沉沉一叹,开口道,“最后一个条件,让吾见识一下大人是否还拥有让吾甘愿放弃这一切的力量”

    “如你所愿”

    宁辰挥手,远方将士手中,凡剑出鞘,飞了过来。

    “看在你武侯的身份上,这口剑,算是尊重”

    剑入手,宁辰周身气息顿时变化,一股磅礴无匹的剑压扩散开来,无风起沙沉,天地现混沌。

    极威压身,元武侯气息一沉,脚步踏出,先发制人。

    “刺啦”

    看不清的剑,再回神,剑锋入体,鲜血喷涌,心口半寸前,停了下来,分毫不差。

    元武侯神色震惊难掩,片刻后,抬起手缓缓落下。

    原来,这就是这位大人的实力。

    宁辰收剑,手一挥,剑锋飞出,重新没入远方将士手中的剑鞘内。

    “剩下的便交给你们了”

    宁辰说了一句,旋即转身朝兵营外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