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断后

作品:《大夏王侯

    ,

    金熙皇宫,金熙皇主神色一变,看着北方,面露震撼。

    北王死了,怎么可能!

    “来人,立刻召白琴入宫”金熙皇朝沉声道。

    “是”

    一道黑影出现,领命之后,消失不见。

    金熙皇朝北方,晏几城东,僻静的府邸中,一场大战后,整个府邸尽成疮痍,再也看不到原貌。

    宁辰一行人没有多留,收拾好西院的药草后迅速离去。

    北王战死,其余三王同时收到召令,动身而来。

    一行人方才离开不久,虚空之上,一抹倩影走出,东王现身,看着大战的余波,双眸流光溢彩。

    西行中,宁辰背负使用禁招后昏迷的夏子衣,荒野急行,不敢慢下一步。

    不相信任何人的魔,唯有记忆中的挚友面前,或许,才允许自己放下戒心片刻。

    “难以置信”

    三人身后,绿萝轻叹,魔性多疑,竟然会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来保护他人。

    就在这时,后方,天际风云卷动,隆隆震动中,一道强大的意志不断靠近。

    “这是,东王”

    绿萝回首,看着远方翻滚的云气,凝声道。

    “我去挡下她”

    紫衣侯停步,开口道。

    “还不是时候,快走”

    绿萝沉声说了一句,旋即脚下速度更快数分,朝前掠去。

    众人前行不久,天际上,白色电光激荡,强大的威压,丝毫不下于先前的北王。

    “白琴”

    宁辰神色微沉,立刻改变方向,朝着西北方掠去。

    “去极北之地”

    绿萝踏步,掠至最前方,带路朝着极北之地赶去。

    三人行了没过多久,南边,又有一道强大的气息出现,炙热如火,焚天煮海而来。

    “南王”紫衣侯凝神道。

    话声还未落,西边天际上,金光蔓延,锋锐的气息,相隔甚远都能感受到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刺痛感。

    “西王”

    三王同至,神将相随,四道强大的气息不断追逐而来,势要为北方之死讨回公道。

    宁辰一行人速度同样越来越快,不曾停下半刻,朝着极北冰天雪地中赶去。

    凛冽的寒风,刺骨异常,金熙皇朝幅员辽阔,春秋鼎盛,或许也只有白雪皑皑的极北之地,才是皇朝尽头。

    “师姐,逃不掉了,出手吧”

    看着来自四方的追兵,紫衣侯神色沉重道。

    “不可以,我们一出手,金熙皇主立刻就能认出我们的身份,一旦金熙皇主也出手,就真的麻烦了”绿萝否决道。

    宁辰停步,眸光静默,将背上的子衣交给了前者,平静道,“我来吧,四师姐和七师兄先带子衣和音儿走”

    “不行,你的伤势还没好,独自留下等于找死”绿萝直接否决道。

    “现在只有这个办法,师姐和师兄的身份暂时不能暴露,放心,我有凤元在身,若有挡不住,便会立刻抽身”宁辰轻声道。

    “宁辰,我要跟你一起”音儿闻言,大眼睛闪过一抹泪光,拉着前者衣衫,不肯松手。

    “音儿听话,你先跟四师姐走,你留下,我便无法专心应敌”宁辰面露温和之色,道。

    “活着回来,这些真元能带你找到我们”

    情势危急,不容拖延,绿萝没有再犹豫,纤手一翻,一丝丝绿光升腾,没入前者体内,旋即不再迟疑,拉过小丫头,继续朝着极北之地深处赶去。

    “四师姐”紫衣侯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师弟,脸上担心难掩道。

    “走!”

    绿萝脸色一冷,喝道。

    紫衣侯轻叹一声,不敢再停留,背着夏子衣,急速跟了上去。

    见四人离开,宁辰脸色平静下来,看着前方后方赶来的四道身影,周身凤元转动,红色光华耀动,在黑夜中宛如一尊神阳,照的天地宛如白昼一般明亮。

    风云翻动中,一抹浅蓝色衣衫的女子走出,可怕的威压,超越北王,直达实境之中。

    东王现身,风华绝代,谪仙般的女子,实力却是位列四王之首,威震诸星。

    看到挡在前方的红衣年轻人,东王脸上并没有太多怒意,淡如秋水的眸子平静无波,开口道,“跟吾回去”

    “不可能”宁辰挥手,白虹现锋,语气平淡道。

    “那便得罪了”

    话声落,东王身动,纤手洗练天地云气,浩荡无比的威势,携九天神威席卷起来。

    四王之首,首先顶峰绝逸之能,甫一出手,便如女武神降凡尘,八方风云卷动,巨大的漩涡翻滚,骇人威能,震撼人心。

    砰然剧震,四方大地沉沦,百里千里地涌如浪,云气所过,瞬毁眼前一切。

    尘浪中,红衣踏步掠出,避开了大部分力量,依旧被余波震伤,一滴滴鲜血自嘴角落下,染红大地。

    “伤重至此,你不可能逃得掉,跟吾回去吧”东王着急再出手,看着眼前之人,平静道。

    “抱歉,办不到”

    宁辰定步,身上凤源转动,压下伤势,应道。

    “执迷不悟,终是误己”

    东王看了一眼身后天际三道翻动的气息,轻声一叹,不再拖延,莲步踏转,千云葬天。

    刹那间的风起云涌,漫天云浪滚动,云中,谪仙衣袖翻转,雄浑无匹的力量压下,威压沉重如山,裂天分海,神惊鬼惧。

    招未至,宁辰已感千岳在身,沉重异常。

    顶上王者,虽同列四王,然而,修为已远远超越其他三王,直逼金曦皇主。

    云气凝滞的虚空,寸步难行,宁辰挥剑,一剑开天三千丈,脚步踏出,避开掌力。

    轰然剧震,千里沉沦,末路启程,血染尘沙。

    “铿”

    双剑交并,剑光四荡,尘浪中,白色电光激荡,白琴神将现身,逼命而至。

    雷霆极速,凤凰无双,转瞬沦亡的杀招,腾起万丈沙浪。

    东王之后,神将降凡尘,逼杀知命。

    虚空上,东王凌立,看着极速转换的剑上战局,没有再出手。

    “魔呢!”

    双剑碰撞,白琴看着眼前之人,沉声道。

    “不知”

    宁辰平静应了一句,左手一握,青霜剑出,挥斩而过。

    “他逃了,那拿你的命抵吧”

    白琴脸色沉下,避开青霜剑锋,翻掌凝元,拍向前者。

    交战的双剑,再启锋芒,华光溢转,分开一道道生死之路。

    剑上纷乱,极速争雄,声声剑音,是雷霆,亦是凤鸣。

    东王看着战局中的红衣年轻人,双眸流光,如此年纪便有这样惊人的实力,可惜了。

    这一刻,战局后方,风云卷动,两道身影现身,看着战局,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东王,皱眉道,“东王,其他人呢?”

    “逃了”东王平静道。

    “为何不追?”西王沉声道。

    “有人阻拦”东王淡淡道。

    南王看向战局,神色沉下,道,“西王,你继续去追,吾助白琴杀掉此人,便会立刻赶上”

    “恩”

    西王点头,脚步一凛,朝着前方追去。

    战局中,眼见有人要通过,宁辰挥剑震开战局,身影瞬闪,挡在前方,一剑腾九阳,力挡王者。

    轰然惊爆,天沉地落,西王脚步一顿,顿时受阻。

    “找死”

    翻掌散余波,西王面露杀机,欺身而上,手中一柄长戟出现,戟锋金光刺目,锐金之气,刺人发寒。

    铿然一声,剑戟首度交锋,悲鸣的白虹,颤动不断,锋锐无双的金曦神兵,力压白虹。

    手上洒落的鲜血,染红双兵,宁辰左手青霜挥斩,以伤换伤,凛然不退让。

    顶峰唯一之剑,王者也不敢忽视,长戟挥转,力挡剑锋。

    战局外,南王见战局超出预料的难缠,亦凝炼火元之力,纵身入战局。

    双王联手,神将动杀,三位王者级别的强者逼杀,共诛凤凰。

    “剑式,九阳断空”

    杀局中,宁辰左手青霜起剑式,右手白虹腾九阳,剑气融入天书武学,顶峰绝逸之剑,辉耀而出,九尊神阳,盘绕盘旋,剑流汇入,初现当世剑上巅峰风采。

    九阳沉落,天地迅速崩解,双王接招,神将助势,隆隆震颤响彻寰宇,剑阳崩碎,剑光冲向四方。

    东王挥手震散眼前的剑气,看着战局中骁勇善战的战魂,眸中再度闪过一抹感慨,可惜。

    “哗啦”

    鲜血染空,不屈战魂,不让半步,为救挚友,为护弟子,岿然独立,力挡金曦三王一神将。

    铿然再交并,双剑起华光,白电青霜碰撞,霓虹异彩闪耀天际,长戟挥过,白虹凄鸣撼苍穹,骁勇的剑,骁勇的影,一身如战神,万夫莫度关。

    全功释开的知命,剑上极意冲破阴云,天地有感,无尽锁链声摇曳,呼应顶上剑者。

    双王神色冷下,踏仙之力凝聚,掌戟并行,狂焰啸孤月,锐金破九天。

    白琴随之行剑,一起剑便是疾雷出海,势破苍穹之能,不留丝毫余地。

    一声惊天动地的碰撞,尘沙席卷漫天,隆隆震动中,红衣倒退十数步,双剑拄地,血染沙尘。

    重创在身,凤凰有翼难展翅,滴落的鲜血,一遍又一遍染上红衣。

    东王身影掠过,挡在三人之前,平静道,“英勇的剑者,应该得到足够的尊重,痛快地送他上路吧”

    白琴神将点头,迈步走上前,白电引雷霆,赫赫天威,苍穹失色。

    “时间够了吗?”

    大地之上,宁辰回首看了一眼后方,不再见离者身影,疲惫的神色闪过一抹欣慰,起身,提剑,一身血元散开,逆冲九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