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灵牌

作品:《大夏王侯

    ,

    第九峰上,四子离去,离开时的伤感,非是虚伪,或是同门逝去的悲哀,又或许是对自己命运的无力。

    血染的剑盒中,白虹沁血,隐隐低鸣,剑中悲音,让人不自觉感受到森森冷意。

    “音儿”宁辰看向不远处正在练剑的小丫头,轻声道。

    “有事吗?”音儿小跑过来,问道。

    “能感受到这口剑的声息吗?”宁辰问道。

    音儿闻言,上前,伸手触过白虹剑身,努力感受剑中声息。

    许久后,音儿起身,面露愧色,道,“我只听到剑中有悲音,其他听不清楚”

    “没事”

    宁辰轻轻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语气平和道,“你修炼之日尚短,能察觉到这些已经很厉害,继续去练剑吧”

    “恩”

    音儿应了一声,旋即小跑到竹林前,继续练剑。

    峰前,宁辰挥手收起沁血的白虹剑,目光看向远方的寄语峰,黑暗深邃的眸子闪过点点光芒。

    凌云离开前,似乎便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为何好要离去。

    齐桓和绫罗真很显然知道些什么,为何始终不肯说出?

    墨门中究竟还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隐秘,墨主,在这之间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诸多疑问,宛如迷雾缠绕心中,宁辰想了许久,想不到答案,收回目光,脚步一踏,纵身掠向第三峰。

    数息后,第三峰上,黑衣显化,迈步走向峰上的竹屋。

    木门打开,入眼,房间中只有一张床和一副桌椅,简单素朴,别无他物。

    宁辰看了片刻,转过目光,看向峰上其他地方。

    峰上,平静安和,除了一片药田,其他地方看上去毫无异常之处。

    药田?

    宁辰眉头突然一皱,迈步走了过去。

    不足十丈见宽的药田,一株株大药生长其中,药香扑鼻,传遍十里。

    第三峰之主善种药,这并不是秘密,百株大药,每一株都是珍品,价值连城。

    凡间皇室权贵来墨山第三峰求药已不下十次,然而,一向待人和善的凌云,在此事上却是一次也不曾答应过。

    宁辰看着眼前的百株大药,一刻,两刻……整整一个时辰,目光再不曾移开。

    一个时辰后,宁辰目光看向先前与凌云教剑之处,眸中闪过点点光华。

    轻轻一踏步,身影极速闪动,奇异步伐,丝毫不差,行走在百株大药间,重现当日一战凌云走过的每一步。

    最后一步踏出,虚空摇动,黑衣身影悄然消失不见。

    陌生的静寂空间,宁辰走出,眼前,一座石室伫立前方,阴气缭绕,森森刺骨。

    宁辰走上前,挥手打开石门,隆隆震动中,入眼,惊人的一幕,前方桌案上,一块块灵牌陈列,一个个陌生的名字,除了两个,其他都闻所未闻。

    灵位最后,一块灵牌赫然刻有凌云二字,又一次见到自已为自己立灵位,震撼人心。

    倒数第二的位置,华阳两字,清晰刺目,与当初在第九峰后山遇到的墓碑显然是同一人。

    六个牌位,六个名字,清晰印在宁辰心中,如此沉重。

    第一峰,第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峰,第三峰,第四峰,第九峰?

    宁辰思绪不断转动,假如这些人都是曾经的诸峰之主,那么多出来的这一人是谁?

    紫川,陌生的名字,从未听齐桓等人提起过。

    难以想通,宁辰收敛心思,迈步走出石室。

    药田中,虚空闪动,宁辰走出,旋即身影闪过,纵身朝着另一峰掠去。

    寄语峰道台,墨主睁开双眼,看着离开第三峰的第九子,苍老的眸子一片深邃,看不到任何波澜。

    第八峰,绫罗真站在峰崖上,一头银色长发随风飘舞,双眸远眺,伤感难掩。

    就在这时,黑衣走出,看着崖前的女子,开口道,“八师姐”

    绫罗真回首,看着出现身后的年轻身影,轻声道,“何事?”

    “绿萝是谁?”宁辰直接问道。

    绫罗真闻言,身子一震,眸子闪过难以置信之色,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八师姐先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可否告知,此人是谁?”宁辰眸子微眯,道。

    “曾经的第四峰之主”绫罗真语气沉重道。

    “月竹呢”宁辰再次问道。

    “第二峰之主”绫罗真应道。

    “项渊”

    “第一峰之主”

    “华阳”

    “第九峰之主”

    一个个名字,一个个沉重的答案,如同宁辰猜想,令牌的人,皆是曾经的诸峰之主。

    “紫川呢,又是何人?”宁辰问道。

    听到这个名字,绫罗真沉默下来,许久后,开口道,“此人吾亦不太清楚,似乎是曾经的第七峰之主,但是,一般情况下,若是各峰之主出事,是不会再有人继承,第七峰为什么会例外,吾不知道”

    “为何同一峰不会有人继承,第九峰之主的位置,算上我,不是也有两任”宁辰皱眉道。

    “你的情况不一样”绫罗真轻声道。

    “为什么?”宁辰不解道。

    “不能说,你也不要再问,如果可能,最好一生不要知道”绫罗真郑重警告道。

    宁辰眸中闪过异色,客气一礼,“多谢八师姐告知,师弟告辞了”

    话声落,宁辰没有再多留,转身离去。

    看着前者远去的身影,绫罗真轻声一叹,是三师兄给他留下了什么线索吗?莫非三师兄真的认为九师弟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第九峰后山,怀着疑问而来的宁辰走出,直接朝着密林深处掠去。

    繁密的古林,巨木蔽日,黑衣身影一闪即逝,消失不见。

    就在宁辰靠近密林深处的一刻,突然,周围气压陡然一沉,天压地涌,整个第九峰都震动起来。

    混沌现身,凶相毕露的男子,身后恶相狰狞可怕,雄浑一拳,轰向擅入者。

    宁辰挥手握剑,太始现锋,铿然挡下前者之拳。

    “人类,又是你”

    拳剑对碰,余波四荡,一棵棵古木倒落,被剑气和拳劲震断。

    “混沌,我来是有事要请问你,不是和你相杀”宁辰沉声道。

    “擅闯幽林,罪无可恕,上一次,看在那老怪物的面子上,吾已放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一回,这次,谁都救不了你”男子冷声说了一句,拳头轰出,再度逼命而上。

    眼见恶兽难以交流,宁辰眸子冷下,剑势挥转,决定先以武制敌,再言其他。

    交错而过的身影,混沌能为惊人,重拳沉如万钧,一招一式,山塌地陷。

    来招不可撼,宁辰挥剑迎招,步伐踏转,触之既走,不与之硬碰。

    转眼十数招的交锋,男子双拳砰然对碰,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澎湃而现,下一刻,双拳轰出,逼魂夺命。

    宁辰凝眸,踏步,身影极速闪过,旋即左手一挥,白虹剑盒显化,剑盒开启,薄如蝉翼的剑锋掠出,入手刹那,身影再度消失,瞬至前方。

    男子眸中一缩,拳势一转,轰向前者。

    然而,速度之较,知命更胜一筹,侧身转锋,白虹剑锋扭曲,缠上前者手臂。

    “白虹剑”似曾相识的剑锋,男子一颤,震惊道。

    “唰”

    白虹锁住前者手臂的一刹,太始挥斩,一剑断臂,顷刻间,血喷如雨,染红漫天。

    剧痛传来,男子嘶吼一声,眸中血腥光芒大盛,身子变化,恶相咆哮,惊天动地的声浪中,混沌化形,一口吞没前方千丈虚空。

    “孽畜!”

    寄语峰上,墨主豁然开眼,抬手欲要施救。

    突然,就在这时,远方,一道剑气破空而来,霸道无匹,一剑斩开半个寄语峰。

    隆隆震颤,寄语峰上,无数阵纹崩碎,地走山移,景象震撼人心。

    “紫衣侯!”

    这一刻,诸位之上,墨门四子身子一颤,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明明,明明在西仙界之时,紫衣侯便已死在了红鸾境王和师尊手中,为何今天又会出现?

    远方,迈步而来的男子,看上去三十岁上下,一身紫衣,浑身霸气,竟真的是本已战死在西仙界的紫衣侯。

    道台上,墨主看着眼前走来的男子,苍老的眸子中并没有太多惊讶,手一抬,七彩霞光蔓延,稳下震动的大地。

    “老匹夫,本侯没有死,你很满意吧,今日,新账旧账,吾等一并清算”

    说话间,紫衣侯一步踏出,瞬至道台之上,一口紫色剑锋出现,轰然斩下。

    “看来,吾对你说过话,你都没有记住”

    墨主轻语,右手抬起,七彩光华大盛,铿然挡下剑锋。

    “收起你虚伪的面孔,本侯已不是当年的白痴”

    紫衣侯眸中恨意难掩,剑转万钧,紫色剑光纵横,雄浑霸道,开山破岳。

    墨主身影腾出,一身白袍随风猎猎,抬手定风云,七彩贯日月。

    紫衣侯见状,左手凝元,一道道剑虹绕剑而出,剑法,仙法并融,惊世一剑,破天而出。

    “仙术,紫虹贯日”

    七彩,紫虹相撞,恐怖的余波狂啸奔驰而出,惊人的威势,瞬间摧毁周围千丈内的所有阵纹。

    一声闷哼,紫虹剑气穿过七彩霞光,没入墨主体内,带出一抹凄艳的血花。

    “惊讶吗,老匹夫,本侯苦修百年,就是为了今日,纳命吧”

    话声落,紫衣侯身影闪过,剑锋凝炼八方剑英之气,一剑破天,逼命而至。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