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魔凰天劫

作品:《大夏王侯

    ,

    珞珈山上,局势突变,被赤练凶剑贯穿的青衣倩影,胸口鲜血不断喷涌,染红剑锋。

    怔住的宁辰,一动不动,面带杀劫都不曾动摇的内心,顷刻崩塌。

    “记得,一定要活下去”

    脱离剑锋的青衣倩影,直直朝着向身后山崖下倒去,最后的目光,看着崖上的年轻身影,眸中的温柔再也化不开。

    他无事,这一生,便无悔了。

    坠落山下的倩影,渐渐消失眼前,宁辰伸手去抓,却再也抓不住。

    难以接受的事实,知命身子不断颤抖,整个人渐行崩溃,痛的呼不出声,喘不过气。

    漆黑的双眸,萦上殷红,再次苏醒以来,无论如何都不曾想过,有朝一日最后的支撑也离他而去,知命无声,亦流不出泪。

    渐渐地,知命颤抖的身子平静了下来,然而,这突然的变化,却是让在场众尊神色都是一凝。

    “呵呵”

    下一刻,珞珈山上,莫名的狂笑声响起,声声如闷雷电闪,随即,一股无比恐怖的魔气冲天而起,震散风云,贯穿整个天地。

    “啊”

    神魂冲九霄,魔元动八荒,知命双眼血水淌落,一双眸子,刹那尽化黑暗的墨色。

    知命入魔,万劫不复!

    轰,真魔现世,天地齐悲,万重雷霆降下,落向魔身,一瞬之间,却被无穷无尽的魔气所阻,难以伤及分毫。

    远方,正在赶来的太白府主,赵流苏等人也感受到山峰上恐怖异常的魔气,面露骇色。

    好可怕的魔息,这已非人世之魔,知命的体内,到底是什么。

    就在真魔临人间之际,五域中,一位位先天强者同受感应,看向中州珞珈山方向,眸子闪过震惊。

    “不好”

    长陵古地,女尊目光看向中州,神色一震,到底发生了什么,知命竟会彻底化魔。

    东域神州,一位少女模样的娇俏女子急速赶向中州,心脉的相连,让她清晰地感受到知命内心支撑崩塌的无助与悲恸,至悲失心,永坠无间。

    “宁辰”

    呢喃一声,阿蛮速度更快数分,转眼消失黑夜中。

    天音阁,陌生空间内,推动音磨的暮成雪身子一颤,看向中州,这一刻,再难等待下去。

    “喝”

    一声清啸,音磨隆隆震动,再次要被震散开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在这时,虚空卷动,天音阁主现身,抬手定下音磨,神色沉凝,道,“暮成雪,忘记你的承诺了吗,你现在前去,又能做什么!”

    中州,珞珈山上,最黑暗的一夜,魔身一身杀气越来越浓,怨念在天地间集聚,雷鸣电闪,不断划过夜空。

    “你们,全都该死!”

    知命起身,双眸一片让人恐怖的黑暗,再无丝毫人性,散乱的黑色长发,随风狂舞,心性坚定的知命,终究丧失最后的温暖,理智被魔心吞噬,永坠无间。

    魔身动,剑瞬光,挡在前方的大军,来不及反应,一剑凌华,身子被直接斩开,魔身穿过,剑锋逼命。

    落宵尊眸子狠狠一缩,翻掌凝元,挡向剑锋。

    “呃”

    一声惨呼响起,被挡下的剑锋直直斩下,没有任何阻碍,一剑斩开前者半个身子。

    喷涌的鲜血,飞溅数丈,魔者手中的剑,却丝毫未停,挥挥千丈,至尊之身,拦腰分离。

    恐怖的一幕,震撼在场每一个人,恐惧,还是恐惧,一世之尊,竟是挡不下一招。

    局势转眼即变,本来将要功成的诛魔之局,发生最可怕的逆转,知命身入无间,得脱魔劫,彻底化身为魔

    激荡的魔气,滚滚蔓延,魔气中的黑衣黑发身影,宛如死神降临,恐怖的难以言说。

    “联手杀了他,否则,所有人都要死”眼见情势变化,碧辉尊沉声一喝,下令道。

    一声令下,战局再开,这一次,不再只是为诛魔,更多的是为了求生,七尊联手,攻守一体,力抗真魔。

    砰然一击,掌力撼凶兵,魔元入剑,煞气狂涌,七位人间至尊齐齐呕红,踉跄退出十数步。

    无可撼动的强敌,众尊面色剧骇,难以相信这巨大的变化。

    就在这一刻,远方战局中,元皇和步春秋赶至,联手一招,共撼魔锋。

    魔身伸手,直接抓住重戟,旋即,一剑划过,斩开无尽气运之力,元皇胸口,鲜血狂喷而出。

    步春秋见状,眸子一颤,立刻松开战戟,急速欲退。

    然而,已经太晚了,魔身瞬动,挡去其退路,一剑挥斩,血花喷涌入空。

    一招重创,步春秋强忍伤势,想都不想,再次欲退。

    “来了,就不用走了”

    平静的话语,不带任何波澜,魔身左手一甩,手中长戟掠出,魔涛纵横数千丈,直接贯入前者之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撞碎一座又一座的山峰,砰然钉在远处的断崖上。

    十位至尊,转瞬两死,一废,七重伤,恐怖的魔,让所有人都心生无尽的绝望。

    “宁辰”

    远方,赵流苏欲要上前,却是一把被太白府主拽住。

    “不要过去”

    话声间,太白府主神色一片凝重,现在的知命,恐怕真的已六亲不认。

    “那个孩子”

    赵流苏看着崖边瑟瑟发抖的小女孩,面露急色,这是他为数不多珍惜的人,千万不能再出事。

    “救不了了,只能听天由命,而且,到现在为止知命侯没有杀她,她可能不会有危险”太白府主话语中尽是不确定道。

    “你们,全部下地狱吧”

    看着万千大军,知命轻声言语了一句,旋即左手魔涛大盛,划过剑锋,恐怖的剑压,席卷八荒。

    赤练动,魔气涌,禁式融合,首现灭世之招。

    “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太上禁剑”

    一踏足,脚下尘浪翻腾,魔身入虚空,无尽黑色气流扩散而出,湮没数百里天地。

    “魔凰天劫”

    剑入虚空,九天沉沦,顷刻间,魔凰展翅,黑火声腾,遮天蔽月,无声无息中,一道漆黑如墨的剑光自魔凰体内化出,一化二,二化三,三化无穷,片刻后,数以百计,千记,万计的黑色剑光毁天灭地而降,坠入人间。

    一瞬的寂静,旋即便是天毁地陷的大恐怖,整个珞珈山瞬息崩塌,黑色剑雨中,数以千记的先天大军惨呼震天,无可避,无可挡,在末世魔劫下,彻底埋葬。

    山塌之刻,小女孩身边,赵流苏赶制,九轮魂盘化出,挡向落下的黑色剑雨,却只是一个呼吸,轮盘崩碎,剑光直直落下。

    “呃”

    鲜血飞溅,赵流苏嘴角顿时染红,带过音儿,急速退出。

    远处,太白府主手中道剑催动,为两人开启一条生途,短短数个呼吸后,反噬加身,重创呕红。

    珞珈山地域,万丈狂沙怒浪翻涌,魔凰天劫落尽,最震惊的一幕出现,整个珞珈山凭空消失,血骨,碎石混杂,血水不断自石头间流淌而出。

    凌立虚空的魔,一身黑衣,长发狂舞,冷眼看着下方,手中之剑,血水无声滴落,护下了第一次,第二次,到了最后,终究还是选择亲手埋葬人间。

    (ps:据说加更有月票和订阅!)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