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茶中,有阴谋的味道

作品:《大夏王侯

    ,

    山水剑境,三骄战凌天,极招碰撞,剑花,血花飞洒,余波中出现的一箭,如此突然,自凌天尊后心直接透过,血雾喷涌漫天,染红墨色山水。 ..

    蹬蹬,数步踉跄,凌天尊捂着不断淌血的胸口,难以置信扭过头,看着远方的身影,是什么时候?

    一箭重创,心脉被毁,凌天尊再度呕出一口鲜血,脚下一踏,急速欲退。

    “呲”

    山水剑境,水墨流转,每一缕墨光,都是一道剑意,剑境无路,封锁至尊退路。

    “一剑万劫”

    剑二挥剑,狂岚怒啸,剑光破空而出,再开战局。

    同一时间,易轩渺握剑,踏步掠身,青螟剑低吟,剑化匹练,近身封锁凌天出招。

    铿然交锋的掌剑,余波激荡,断剑势可断岳,凌厉无双,青螟剑走诡异,柔软的剑身,扭曲缠绕,追魂夺命。

    一旁,沐千殇剑凝山水,墨白盘绕,为下一剑,不断聚力。

    山水墨画外,落星辰再开星红弓,青色箭光汇聚,凝而不发,以待时机。

    战局中,凌天尊越战越惊,心脉重创,血气难继,一身功体严重受制,面带刚柔并济的双剑,渐渐落入下风。

    剑光过,血花散,挡不住的剑上变化,是黄泉开路的钟声,东域,中州,两域最顶峰的剑上天骄首次联手,便显惊人默契,精妙的剑意,无可言说。

    “终末禁剑,梦幻泡影”

    聚力许久,沐千殇踏步腾空,周身剑意尽化一招,顷刻间,终末剑出,剑境中,一个个水墨泡影升起,泡影崩碎,剑境内外,天地亦随之消散。

    见所未见的剑招,重创在身的凌天尊再难撑持,被水墨泡影包裹其中,一瞬后,泡影崩碎,漫天鲜血喷涌如潮。

    就在这一刻,战局外,星痕碎空,青色箭光瞬息即至,黄泉开路,死神收命。

    准备已久的一箭,透体而入,瞬毁尊者一身生机。

    砰然一声,凌天倒地,不甘,或是不解,都随满身的鲜血流入身下大地中,再也不重要。

    山水剑境散,沐千殇上前,伸手为凌天尊合上双眼,送武者安心上路。

    剑二,易轩渺看着这一幕,谁都没有说什么,虽是立场不同,但,武者的尊严,不容亵渎。

    做完该为之事,沐千殇起身,看着剑二身边的易轩渺,客气道,“朋友,你要去哪里”

    “竞锋城”易轩渺平静道。

    “哦?真是巧,我们也是去那里”

    说完,沐千殇瞥了一眼走来的落星辰,道,“那个专门背后放冷箭的卑鄙小人,估计也是去竞锋城”

    “沐千殇,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射成筛子,刚才要不是我出手,你早被人拍死了”落星辰听到,大怒道。

    “他能不能拍死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一句话是,君子不行身后箭”沐千殇鄙视道。

    “狗屁,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句话是知命说的,这个世上,就数他背后捅刀的事干的最多,他的话,谁信谁是傻子”落星辰回应道。

    “两位,再不走,天就黑了,路上再吵不迟”一旁剑二开口,淡淡道。

    “走”

    沐千殇收剑,快步朝前走去。

    落星辰也迈步跟上,不再争吵。

    “没想到,平时没有你们半点消息,今日碰巧都遇上了”沐千殇感慨道。

    “巧?一点也不巧,我在此已经等了好几天”落星辰应道。

    “哦?既然先到了,为何不去竞锋城寻知命”沐千殇讶异道。

    “一言难尽啊”

    落星辰满脸不爽道,“你也知道知命那张嘴,是何等歹毒,上一次,我朝他借了六百块本源仙玉,如今过去,若不带点礼物,你感觉,那小子会善罢甘休吗”

    “呵”

    沐千殇轻轻一笑,道,“说起来,我们倒是帮了你的忙,一位顶峰人间至尊,这样的大礼,足以弥补那些仙玉了”

    “交友不慎,追悔莫及”落星辰感叹道。

    一旁,易轩渺听到两人的谈话,沉默片刻,开口道,“你们是知命侯的朋友?”

    沐千殇笑了笑,道,“生死之交,不过,一向都是我们赴死,他捡便宜罢了”

    “知命侯”

    易轩渺顿了片刻,缓缓道,“是重情重义之人”

    “哦?阁下也认识他?”沐千殇讶异道。

    易轩渺点头,平静道,“杀兄之仇,救命之恩”

    “复杂的关系”

    沐千殇眸子闪过异色,道,“看在今日出手相助的情谊上,奉劝你一句,知命侯不是好惹之人,和他有仇的人,基本上都死的差不多了,他冷酷无情的时候,要比重情重义的时候多得多”

    “多谢提醒,我会认真考虑”易轩渺轻声应道。

    四人前行,一路疾速北上,夕阳将落之时,四人终到竞锋城。

    易轩渺拿出开阳皇朝四位太子独有的金令,说明来意,很快便有人前来迎接,带领四人,朝着文轩宫走去。

    正巧,四人到达文轩宫时,音儿和宁辰刚从外面回来,迎面碰上。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知命侯吗?怎么被人打的这么惨”沐千殇上前,面带笑容,道。

    轮椅上,宁辰沉默,片刻后,缓缓吐出一个字,“滚”

    五人进殿,易轩渺离开,先行前往众尊殿面见盟尊。

    殿内五人,除了打酱油的小丫头,剩下四人都是昔日送神一战的战友,宁辰没有再隐瞒,直接从轮椅上站起,看的三人顿时一愣。

    “卑鄙”

    “无耻”

    沐千殇、落星辰回过神,立刻出言讽刺道。

    剑二轻叹,道,“我们早该想到的”

    “三位,桌上有茶水,请自便”宁辰轻笑道。

    “面对一位至尊之上,你竟然屁事没有,你的命,真是大啊”落星辰不爽道。

    “落星辰,废话少说,我的六百仙源什么时候还我,你不会打算不还了吧”宁辰淡淡道。

    落星辰目光看向身边两人,道,“如何,我猜得不错吧,幸亏这一次多了一个心眼,否则,我的一世清誉,肯定会被某人强加上欠债不还的罪名”

    沐千殇笑了笑,道,“知命,他欠你的六百本源仙玉,已经还了”

    “哦?怎讲”宁辰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声道。

    “凌天尊死了”

    沐千殇正色道,天府阵营中,除了那位经脉尽废的剑尊外,有如此实力者,便只有凌天尊一人。

    宁辰闻言,手中茶杯嘭地一声崩碎,难以置信道,“确定?”

    “恩”沐千殇点头道。

    “具体情况,给我说一下”宁辰平静下内心的波动,说道。

    沐千殇认真将先前的战斗说了一遍,没有漏下任何细节。

    “确实是他”

    宁辰轻叹一声,道,“三位好友,你们真是给我解决了一大难题”

    “举手之劳,落星辰那一箭,着实来的正是时候,不过,比起这位凌天尊,我等更好奇,天府星尊的实力,究竟强到何种地步?”剑二上前,问道。

    “无可匹敌”

    宁辰缓缓道,“不说其他,只论战力的话,天府星尊几乎已相当于半个冥王,唯一的差别便在于朝天熙没有七绝神体那样可怕的体质,防御力要差不少”

    说道这里,宁辰目光望向沐千殇,眸子微微眯起,脸上露出最和善的笑容,道,“沐兄,我以前似乎听你说过,慈剑天阁的前身,便是承接的道门传承吧”

    沐千殇闻言,眼皮一跳,直接摇头,道,“你肯定是记错了,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诶,知命修炼资质虽不怎么样,记忆力却还是可以的,好友说过的话,在下不可能会记错”宁辰轻笑道。

    “就算我说过,又怎么样,先说好,帮忙可以,但是别妄想我会帮你对付天府星尊,本公子还不想死那么快”沐千殇神色尽是戒备道。

    “当然”

    宁辰轻笑道,“我怎么可能会让朋友犯险呢”

    一旁,落星辰、剑二闻言,喝入口中的茶,差点没有喷出来。

    人的脸皮,怎么能厚到如此程度。

    “二位,茶的味道如何?”宁辰看向两人,微笑道。

    “茶不错,只不过都是阴谋之味”落星辰应道。

    “呵”

    宁辰轻声一笑,道,“星辰兄的味真是越来越独特了,喝杯茶都能喝出阴谋的味道”

    “客气,我喝了半辈子茶,也只有在你这,才能喝出这个难忘的味道”落星辰放下茶杯,道。

    旁边,一直很少说话的剑二亦放下茶杯,平静道,“知命侯,说正经事,我们此来,便是为了帮你的忙,有对付天府星尊的办法吗?”

    宁辰沉默下来,许久,轻叹道,“以我现在的力量,唯有在竞锋城中才能与其抗衡,出了竞锋城,整个五域,都没有人能挡得下天府星尊”

    “你的本体呢,四卷之力可修回?”沐千殇问道。

    “本体还在长陵,不过,长陵女尊已将长陵古地封闭,现在无人能进,而且,就算进得去也无用,当初本体之所以能抗衡冥王,是因为夫子出手,将本体五百寿元化为百年根基,强行促成生之卷圆满,加上大夏千年气运加持,方才拥有了抗衡冥王的力量,但,现在不可能了”宁辰诚实道。

    hp:..bkhlnex.h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