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青棺(求月票)

作品:《大夏王侯

    ,

    赵家至尊败,魔蝶身影缓缓降下,看着重创的赵流苏,一步步走上前。

    冷然死神之刀,不留人世情感,此战,不论胜负,只分生死。

    就在葬花索命之刻,远方,大日神弓塔颤动,一道恐怖的箭光破空而至,挡向刀光。

    铿然剧震,天地隆隆震动,一片片大地陷落下去,吞噬无数房屋。

    “神魂?”

    魔蝶目光看向远方黑塔,神色间闪过冷意,神弓护主吗?

    葬花挥斩,一道刀光破空而出,撞在黑塔上,但闻惊天动地的震动中,千年不朽的神塔应声塌陷。

    神弓现,沉浮天际,耀眼的光华照亮黑夜,护佑赵家数万年的弓,迅速觉醒。

    炽烈的白光大盛,宛如东升的旭日,一道箭光再度射出,破空而来。

    “聒噪”

    魔蝶挥刀,一刀斩碎箭光,莲步踏出,身影一闪,瞬至神弓前,葬花倾落,一刀断神魂。

    铿然一声,神弓崩碎,漫天散落,弓中神魂悲鸣,旋即烟消云散。

    赵家之中,一位位先天强者目光呆滞地看着天际崩碎的神弓,身子剧烈颤抖起来,见证赵家数万年辉煌的大日神弓,竟这样毁了。

    无法接受的事实,冲击着在场每一个赵家人的内心,甚至比赵家至尊战败还要强烈,赵家以弓闻名,以弓无敌,而大日神弓,便是赵家在没有至尊的时代,还能抗衡天下巅峰大教的根本。

    不曾想,短短一日之间,至尊败,神弓亦毁。

    “花中蝶,你杀性太重了,莫非要重蹈赤练魔的覆辙吗?”

    就在这一刻,虚空卷动,一位白袍秀蓝纹的中年男子走出,磅礴的气息,宛如汪洋,竟是丝毫不弱于赵家至尊。

    太白府主,中州最顶峰的先天大圆满,终于现身,拦下了魔蝶之路。

    “世道纷乱,魔祸一波刚落,一波又起,这个天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堪”

    与此同时,龙门显化,第二道身影出现,是一位女子,容颜秀美,冷漠的声音丝毫不掩杀机。

    “不脱魔劫,强入至尊境,花中蝶,你的路,尽了”

    两人之后,滚滚黑雾中,又是一道强大的身影走出,荼黎现世,挡去了最后的一条退路。

    三尊拦路,魔蝶凌立虚空中,看着周围的三位人间至尊,眸中血光若隐若现,一身杀机越发强烈。

    杀局将开时,远处废墟之中,本该重创濒死的紫衣少女,缓缓开眼,眸光莫名,难辨。

    ……

    仙域,破损不堪的天地内,一座仙殿亘古长存,葬于虚无,人世不可见。

    仙殿内,昏暗的通道上,两道身影透过黑色石门,看向前方,神色震撼。

    巨大的石殿中,三尊青棺整齐排列,沉浮虚空之中,骇人的威压,不断从棺中传出,让人心神恐惧。

    “仙?”

    两人心中闪过同样疑问,棺中的气息,太过强大了。

    迈步上前,入眼景象更是惊人,三尊石棺最左面的一尊已经被打开三寸有余,目光所及,一片虚无的汪洋,竟是看不到尽头。

    “呃”

    突然,姜离身子一震,一口鲜血呕出,染红身前大地。

    汪洋中,太古神战,无数道身影凌立星空之中,气息相连,遮天蔽日,骇人异常,最弱者都至少有着半步至尊的修为,为首几人,一身气息更是恐怖的让人心颤,连漫天星辰都失去了光华。

    然而,即便遮蔽了日月的色彩,倾落了星辰的光华,在面对无尽虚空外的一道身影时,一切存在依然显得如此渺小。

    颤动的虚无内,一道黑衣身影静立,神颜冷俊,黑发舞动,睥睨众生的双眸,仿如星辰一般耀眼,不带一丝色彩,圣洁而又冷漠,直让众生都感受到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惧。

    冥王,超越天地的至高存在,亲身降临天外天,诸方星域震颤。

    太古一役,惨烈的渎神之战,打的一方星域都几乎崩塌,不断有人间强者从星空坠落,鲜血染上星辰,凄凉,满目凄凉。

    最终结果,没有任何疑问,冥王胜了,所有的人间强者几乎全部战死,依旧阻止不了神明前行的步伐。

    星空上,冥王抬手,一颗颗大星崩碎,本源气息聚敛,汇入神明手中。

    山川,河流,大地,汪洋,虚无之中,汇聚无数颗大星本源凝成的天地缓缓出现,冥王创世,惊骇天外天。

    不知过了多少岁月,五域天地终于稳定,这一刻,强如冥王,神颜上也有了一丝疲惫,双眸看着自己创造的天地,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希望这一方天地莫要再让神失望”

    话声落,黑羽飘零,冥王之身渐渐散去,力量耗尽,重新回归七绝天界。

    星空中,初生的五域,如此的美丽,看不到一丝污秽,仿佛天地间最美的一方净土。

    片刻后,五彩霞光汇聚,禁制出现,封印了五域和诸方星域的通道,从此,星空双分,有了界内和天外天。

    青棺前,目睹创世之初的宁辰,心中轻叹,神和人间,到底是谁错了?

    “你看到了什么?”看着前者的神色,姜离眸子沉下,为何她只看见一道黑色身影,身体便感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难道她还不如一个重伤垂死之人吗。

    “创世之初”

    说完,宁辰目光从棺中移开,看向身边女子,轻声道,“在他面前,是不能有恐惧的”

    人与神的差距有多大,谁都难以说出,若是再有恐惧之心,将连最后的握剑之力都失去。

    棺中只是太古前的一幕镜像,相似的情形,整个神州都亲身经历过,那种连天地都悲泣的绝望,至今历历在目。

    从太古时的一役来看,那些人类强者确实有人超越了先天大圆满的境界,但是,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真仙,还无法看出。

    想到这里,宁辰目光看向另外两尊棺,犹豫片刻,走向了最右边的一尊,翻掌拍出。

    姜离神色一沉,迅速退后,这个疯子。

    掌落,但闻轰然一声剧震,整个石殿都颤动起来,刹那间,杀气满空,一道恐怖的剑光掠出,豁然洞穿知命胸口。

    “呃”

    口中朱红呕出,即便一瞬间避开了心脉,依然挡不住剑光的杀戮气息,凤身,垂危。

    棺内升起的半截石剑,沉浮虚空中,恐怖的杀戮气息激荡,撕开周围天地。

    “诛仙剑”

    看到空中出现的残破石剑,两人眸子都是一缩,想都没想,急速朝着石门外掠去。

    然而,已然太晚了,诛仙剑出世的刹那,石殿中,无数道阵纹升腾而出,瞬间封锁了所有出路。

    又是一道恐怖的剑光掠过,擦着宁辰右肋而过,一瀑血花飞溅,染红石室。

    另一边,姜离同样好不到哪去,右肩被剑光洞穿,鲜血泊泊,不断溢出。

    最恐怖的杀戮仙剑,短短一瞬,便让两位年轻一代的巅峰强者陷入死劫。

    逼命一刻,宁辰看到前方的青棺,眸中爆出一道精芒,旋即迅速掠了过去。

    “进棺中”

    姜离闻言,反应过来,立刻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左边青棺掠去。

    砰,两人各自入棺,合拢棺盖,将杀戮剑光隔离开来。

    棺中,泊泊流淌的血水,染红整个棺底,宁辰一身生机迅速流逝,闻道之劫,终至。

    一声又一声剧烈的咳嗽声,如此刺耳,昏沉的意识竟渐渐暂清明。

    “时间到了”

    回光返照之际来临,宁辰强行撑起重创之身,凤凰展翼,化为流光冲出了青棺。

    刺啦,杀戮剑光穿透凤身,带出一瀑瀑鲜血,然而,凤凰却如若不觉,绿鼎挡在前,直接朝诛仙剑掠去。

    临近之前,凤凰化形,一身浴血的宁辰现出,抬手抓向诛仙剑。

    “哗”

    然而,就在宁辰将要抓住仙剑之时,杀戮仙剑凶芒大盛,一道剑气透体而过,斩断心脉,凄艳血花,凛然绽放。

    停下的手,缓缓垂落,知命无声,一步命终。

    人无息,杀戮仙剑止声,突然,变数现,一抹耀眼的金光升起,知命身上,替命之符,终现世间。

    就要落下的手,猛然抓住仙剑,旋即一手制住半截诛仙剑,一手抡起绿鼎,用尽今生最大的力气砸了下去。

    但闻惊天动地的震颤中,仙剑悲鸣,龟裂的剑身上,一道裂痕纵横蔓延,竟有崩溃的趋势。

    反观绿鼎,竟依旧安然无恙,结实程度,让人咋舌。

    剑身受损,剑上杀戮气息一滞,宁辰趁隙,无数禁制结出,封印杀戮之剑。

    仙剑怒震,杀戮剑光破禁,一重又一重,硬是斩开了黄泉之禁。

    不过,短暂的阻碍,也给了宁辰足够反应的时间,身影一闪,带着仙剑来到棺前,一把将剑甩入棺中,旋即砰然合上棺盖。

    做完这些,宁辰沉沉送了一口气,好险,幸亏有绿鼎在,不然就算再有十个替命符,也不够这诛仙剑砍的。

    危机解去,宁辰想起同样躲入棺中的姜离,走上前,翻掌震开左边的棺木,眸子不禁一缩。

    怎么回事?

    入眼,左边棺中,姜离一身生机已所剩无几,短短数息的工夫,青丝竟已转白。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月票,从今天起每天加一更,月票榜竞争太激烈,仅靠几个盟主很难顶住,这是对烟雨最重要的一个月,希望朋友们都能一起努力一把,不让王侯留下遗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