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中计

作品:《大夏王侯

    ,

    ,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

    知命话出,满堂皆寂,让每个人心中都是咯噔一响,面露惊色。

    谁都没有想到此事竟然会惊动知命侯出来过问,大夏文武分治,而且永夜之祸正盛,按理说,知命侯没有精力关注此事才对。

    众臣低着头,偷偷地眼神交流,互相推诿,谁都不愿出来当这个出头鸟。

    龙椅上,夏明日也看出了不对之处,神色沉下,不说话,看着这帮臣子准备怎么说。

    压抑的气氛越发浓郁,掌控国库的司农卿见躲不过去,走出列,沉声道“陛下,武侯,如今正值吾朝和永夜神教的交战时期,国库空虚,灾民之事,臣等已在尽力安排,只是尚需要一些时间”

    夏明日依旧一语不发,沉着脸继续看下去,他比谁都清楚宁辰身上还有多少事要做,若只是寻常小事,根本没有精力去理会。

    “孝贤侯,你认为呢?”殿下,宁辰将目光移到一位老臣身上,淡淡道。

    孝贤侯颤微微地走出,苍老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恐惧之色,低着头道,“武侯,此事并不属于老臣的管辖范围”

    “平陵侯,此事与你有关吗?”宁辰看着孝贤侯身后的中年男子,平静道。

    听到知命侯点到自己的名字,平陵侯心中一震,立刻出列跪下道,“陛下,武侯明鉴,臣已全力为灾民安排去处,不曾丝毫懈怠”

    宁辰没有回应,将目光再次移到另一位朝中重臣身上,道,“光禄卿大人,你可是朝中谏官之首,是否发表一下意见”

    龙椅之上,夏明日听着宁辰点出的这一个个名字,脸色越发阴沉,虽不说话,但明显已是极怒的爆发之兆。

    “臣问心无愧”

    下方,光禄卿一脸刚毅正气地走出,脸上不带任何惧色,应道。

    “光禄卿大人果然不愧谏臣之首,一身浩气凛然,让人佩服”宁辰冷笑一声,旋即看了一眼众臣中的孔羽,开口道,“太理司主,将你查到的东西拿给陛下”

    “是”孔羽应了一声,将这些日子查出的账目拿出,递了上去。

    龙椅前方的一位小太监赶紧上前接过,然后,将其送到了夏明日手中。

    夏明日看着送上了的账目,一页一页,许久,轻轻将账目放了下来。

    “很好”

    一声很好,平静的听不出任何波澜,然而,下一刻,夏明日猛然一掌拍在身边的桌案上,轰隆一声巨响,震颤整个天谕殿。

    “反了你们了”倒塌的桌案后,夏明日看着下方群臣,眼中怒火涌动,杀机凛然。

    “来人!”

    “在”

    一位位龙卫军进入大殿,跪地听命。

    “将司农卿,孝贤侯还有平陵侯打入天牢!”夏明日厉声道。

    “是”六位龙卫军将士起身,将三人押送而出。

    “陛下,饶命!”

    求饶之声依依在耳,凄凉悲颤,却再也动摇不了帝王的杀心,百姓乃社稷之本,借由安置灾民之由,贪墨国库,聚党营私,甚至买通官员欺上瞒下,条条罪状,都不可饶恕。

    “光禄卿,你可有话要告诉朕?”夏明日看着下方的谏臣之首,神色阴沉道。

    “臣,问心无愧”事到如今,光禄卿怎肯半句松口,沉声道。

    “很好”

    夏明日眼中杀机不断跳动,寒声道,“太理司主,此事交给你,任何在牵扯到这次灾民安置的官员,一律彻查”

    “遵旨”孔羽恭敬领命道。

    “四皇叔”夏明日看向众臣中的王服男子,认真道,“灾民的安置迫在眉睫,还望皇叔能不辞劳苦,承下此事”

    殿下,华亲王心中暗叹,走了出来,道,“遵旨”

    夏明日这才放下心,冷冷扫了一眼下面跪着的光禄卿,道,“退朝”

    “退朝”

    小太监的声音响彻天谕殿,众臣跪拜,万岁声中,心虚者,一身冷汗淋漓。

    王公诸卿一个个离去,夏明日没走,太识公、静武公,宁辰都没有走,华亲王也被留了下来,有事交代。

    宁辰向华亲王行了一个晚辈礼,昔日送亲路上,夏妙语对他还算照顾,这个人情,他从来未忘。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华亲王心中颇多感慨,时间过得如此之快,昔日的少年郎已长大,而妙语也嫁入真极国四年之久。

    “皇叔,这次安置灾民,可能会遇到不小的阻力,这是天子剑,必要时可先斩后奏”夏明日拿过挂在龙椅右侧一口尊贵的王剑,递给眼前之人,正色道。

    “谢陛下”华亲王接过天子剑,谢旨道。

    “宁辰,多谢”夏明日看着轮椅上的人,正色道。

    “陛下客气”宁辰轻声一叹,道“我只是希望,在诸位武侯和将军在外征战时,不会因为大夏内部的原因,被人背后捅上一刀”

    数十万灾民若暴~动,后果将不堪设想,大夏外患已经够多了,不能再有内忧。

    “放心,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夏明日眼中杀机闪过,道。

    “还有一事,陛下要有心理准备”宁辰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道,“永夜神教的确还有一位三灾强者,而且,实力绝对不亚于武君”

    听到前者的话,在场几人眸子都是一沉,这可是最糟糕的消息,一位武君已是无解的大麻烦,再加上一位不下于武君的顶上强者,大夏就当真危险了。

    宁辰没有多言此事,而是将话题转移到四极之祸上,神色凝重,道,“四极圣地送来的人也已在落月城出现,不论是真是假,我都要过去一看,这些日子,还请太识公在儒门的典籍中寻找一下是否有补全空间界限之法”

    “恩”太识公点了点头,应下此事。

    说完这些事,宁辰没有再多留,朝几人告辞一声,转过轮椅离开了。

    宁辰走后,夏明日神色冷了下来,看着太识公,沉声道,“公,儒门走出的一些臣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朕希望你能够有心里准备”

    太识公无奈一叹,行了一个臣子礼,道“全凭陛下处置”

    皇宫之外,柳若惜静静地站在那里,看到行来的身影,很自然地上前两步推过轮椅,旋即朝着侯府方向走去。

    “若惜,后悔留在侯府吗?”宁辰开口问道。

    “从不后悔”柳若惜回道。

    “呵”宁辰轻声一笑,没有再多问下去,只要不后悔就行,至于以后的路,任由她自己选择。

    知命侯府,两人回来后,便没再出去,宁辰安静地坐在院中,沉思事情。

    日落时分,宁辰收敛心神,平静道,“我们走吧”

    “恩”

    房间中,两道回应的声音响起,下一刻,鬼气掠过,院中的身影消失不见。

    落月城,夜色降临后,一片祥和安宁,经过三年时间,落月城基本已恢复往日繁华,随着夕阳西落,华灯满城,远远望去,美丽异常。

    “侯爷”

    一座破落的府邸前,太理司的探子跪地行礼,恭敬道。

    “人还在里面吗?”宁辰看了一眼眼前的府邸,开口问道。

    “恩,一直都在,没有离开,好像在做什么事情”探子应道。

    “鬼女”宁辰点头,旋即转过头,轻声道。

    身后虚空,鬼气弥漫,红色的倩影出现,化作一抹流光迅速掠入前方的府邸中。

    片刻后,轰隆一声巨响响起,掌劲对碰的余威震塌大半府邸,一道蓝色的身影狼狈飞出,朝着北边逃去。

    鬼女追出,宁辰召出鬼轿,也随之跟上,紧随不舍。

    落月峡前,鬼女拦住玄知的去路,宁辰也随后而到,转动轮椅,走出鬼轿。

    “果然是你!”玄知脸色铁青,杀机毕露道。

    “好久不见”宁辰平淡道。

    另一边,鬼女没说一句话,莲步轻踏,浩荡的鬼力蔓延开来,遮蔽天上月。

    “地府罗刹女,呵,可惜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冷漠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瞬息之后,青幽色的阵纹在在空中弥漫,三道身影缓缓出现,气息惊天。

    “很惊讶吗?太晚了”玄知冷笑一声,道。

    宁辰神色微凝,站起身子,手一动,念情之刀出鞘,没入手中,纯白的狭长之刃在夜色中反射着青色的光芒,冰冷彻骨。

    “知命侯,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可惜,你的运气到此为止了”纵千秋挥手,邪神降世,青面冰冷,獠牙彻骨,剑戟斧钺魔威震荡,让人心中颤栗。

    玄知身子一动,一掌拍来,顿时,阵法光华摇动,雷光突现。

    宁辰扬刀挡下雷光,同一时间,翻掌迎向前者掌力,以硬碰硬。

    砰然一声,双掌对碰之后,宁辰竟是倒退一步,落了下风。

    “莫要以为,只有你才懂隐藏,今日,你会明白,你那萤火之智是多么的可笑”话声落,玄知掌力再催,借助阵法之力,势震天地。

    宁辰脚下再退三步,受创之躯,加上阵法压制,一时间险象环生。

    鬼女见情势不妙,倩影闪过,急欲支援,然而,四邪神挡路,堵住一切前行之途。

    “鬼荒决,百鬼困天”

    鬼女神色迅速冷下,抬手便是鬼荒之决,阴风瑟瑟中,一道道鬼影飞出,咆哮奔驰,一阻四邪神。<

    ,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搜狗小说高速首发一品带刀太监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