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4章 剑骨

作品:《大夏王侯

    泽国,大雨倾盆,青蛟化龙,腾空而起。

    龙血入体,青青肉身发生蜕变,利爪和龙角生出,化身为龙。

    “吼!”

    九天龙吟惊天变,虚空上,青色巨龙咆哮震天,漫天雷霆落下,难伤蜕变的巨龙。

    不远处,宁辰散去妖皇一身妖血后,没有取其性命,挥手将拍飞下去。

    下方,蝴蝶看着从天而降的师父,小跑上去,笑道,“师父真厉害。”

    “好了,别拍马屁了,带上你暮姐姐,我们走吧。”宁辰微笑道。

    “暮姐姐?”蝴蝶一愣,疑惑道。

    “你白姐姐名叫暮成雪,是师父的一个故人。”宁辰笑道。

    蝴蝶狐疑地看了看两人,她怎么没看出来白姐姐和师父是故人?

    “好了,快扶着你暮姐姐,我们走了。”

    宁辰伸手拍了一下蝴蝶的脑袋,说道。

    “青青呢?”

    蝴蝶指着天际正在渡劫的青青,问道。

    “她有自己的造化,也许,再过不久,人间将会再出现一位大道圆满的圣人,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作用了。”宁辰说道。

    “圣人?”

    蝴蝶惊讶道,“这么快。”

    “妖族和我们人族不一样。”

    宁辰平静道,“对妖族来说,血脉传承方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妖皇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要抓青青。”

    蝴蝶听过,不舍地看了一眼天际的青青,却也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走上暮成雪身前,将其扶起。

    “师父,我们要去哪里?”蝴蝶问道。

    “找一找故人的踪迹。”

    宁辰说一句,迈步离去。

    天道轮回,自有定数,时隔百世,一位位故人回归,却也失去了很多,他想将他们都找回。

    四人离开了泽国,前往了人间,一路上,有宁辰的相助,暮成雪的伤势也渐渐恢复。

    然而,被宁辰一剑斩断的大道之桥,却是始终难以复原,暮成雪的记忆,亦全都丢失。

    “我们是朋友?”

    山川之间,暮成雪看着身边的男子,问道。

    “嗯。”

    宁辰点头,道,“很好的朋友。”

    “那你能和我说说我的过去吗?”暮成雪眸中闪过迷茫之色,道。

    “当然可以。”

    宁辰一边前行,一边讲述着与暮成雪的过往。

    百世轮回,恩恩怨怨,如此复杂,究竟是恩还是怨,已经难以说清。

    后面,蝴蝶牵着鬼鬼的手跟着,听着两人个故事,不禁咋舌。

    师父和暮姐姐的过往,还真是精彩。

    最后说到暮成雪的大道之桥是被宁辰斩断后,蝴蝶的神色更加精彩。

    师父,还是真是,怎么说呢,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

    暮成雪反倒是没有什么恨意,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听完故事。

    “你恨我吗?”宁辰轻声道。

    “说不上恨吧。”

    暮成雪回答道,“那一战如果是你败了,我想我应该也不会留情。”

    按照身边男子所说,大道圣人的存在,对整个人间都是威胁,立场不同,自然无需心慈手软。

    至于怜香惜玉,这些都是无用的说辞。

    “你如果想报仇,我任何时候都不会推脱。”宁辰看着前方的山河大川,微笑道。

    “若有一天,我恢复记忆,或许真的会向你报仇,不过,现在我还没有这个念头。”暮成雪平静道。

    “不急。”

    宁辰应道,“岁月悠长,你的记忆终有恢复的一日。”

    “鬼鬼,你说暮姐姐是我师娘吗?”

    后方,蝴蝶很小声的问道。

    鬼鬼扬起小脑袋,轻轻摇头,道,“鬼鬼不知道。”

    蝴蝶也没有在意,她很少听师父提起暮姐姐,甚至连鬼鬼的娘亲,师父提过的次数也很少。

    她甚至怀疑,她真正的师娘另有其人。

    诸天星域,佛的世界,宁辰带着三人到来,重铸的佛山前,一位位求佛者跪在这里,日夜叩拜。

    世人皆苦,求不得,所以,寄托以虚无缥缈的佛,予以慰藉空虚的心。

    佛山上,梵音回荡,一位红粉衣衫的女子盘坐,周身金光弥漫,佛女转世,名震佛的世界。

    女子容貌很是美丽,美丽的不似凡间女子,佛山前,宁辰停下脚步,看着山上的女子,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纵然轮回归来,她还是那么的耀眼。

    佛山上,女子似乎感受到了远方的目光,双眸睁开,望了过去。

    对视的眸子,一者善意,一者平静,时隔数千年的再遇,没有想象中的激动,有的只有最平淡的点头致意。

    佛信来世,在来世,爱染再临,普度众生。

    “爱染,我会在天上等你。”

    宁辰说了一句,便带着鬼鬼等人离开。

    佛山上,女子眸中流光闪过,不知是否听懂了前者的话。

    紫薇星域,一座凡剑林立的剑池中,白衣剑者盘坐,年轻的容貌,如此熟悉。

    白衣剑者身前,是一柄重塑的断剑,剑气流转,极为不凡。

    日落之时,剑池前,一抹素衣白发的身影迈步走来,踏着落日的余晖,一身剑意弥漫。

    两人靠近,各自有感,白衣剑者睁开眼睛,注视着前方白发年轻人,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种感觉,好熟悉。

    宁辰身上,武骨闪耀着光华,似乎寻到了主人,竟是有离体之兆。

    昔日废武,至交好友以一身剑骨为其重塑剑道之路,今日相见,亦该物归原主。

    “好友,你的武骨,该还你了。”

    宁辰面带笑容地说了一句,左手按在胸口,拔出左右胸骨上的两根剑骨,旋即,又拔出了双臂上的两根剑骨。

    行三步,把四骨,鲜血纷飞,染红素衣。

    在宁辰拔出剑骨后,手中剑骨凭空消失不见,重归主人体内。

    顿时,白衣剑者周身,剑意大盛,整座剑池都震动起来,风云变色。

    宁辰伫足看了片刻,周身凤火升腾,武骨重塑,圣体再生。

    半刻钟后,白衣剑者体内,武骨融合,两世剑意交融,修为突飞猛进。

    “一剑,无极。”

    白衣剑者并指,剑意弥漫,一道耀眼的剑光破空而出,斩开落日的余晖。

    “一剑,无悔。”

    落日下,宁辰同样并指,周身剑意升腾,剑光掠出,刺眼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