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夜主

作品:《大夏王侯

    ..T,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天下第一阁,黑夜降临,寒月洒落一地瀑寒,阁中,霞光弥漫,夜主出行,天地共礼。

    “轰轰”

    楼阁震动,阁门大开,一抹黑衣高冠的身影走出,清冷的高贵,气质卓尔不凡。

    夜主,令天下人惊惧的黑夜之主,时隔百年,再度临世。

    一步迈出,空间扭曲,夜主身影凭空散去,消失不见。

    三皇城,十三太子府,灯火通明,将整个府邸照得如白昼一般明亮。

    王殿内,茶水翻滚,清香扑鼻,前方,素衣的年轻男子安静煮茶,神态专注,目光平和。

    殿外,虚空微动,夜主现身,双眸看着殿内年轻人,没有着急打扰。

    茶道,好久没有见过如此行云流水的茶艺之道了。

    原始魔境中,人族生存不易,哪还有心情钻研曾经的茶花琴棋之道,很多失传的技法,今日几乎已不可见。

    许久之后,殿内,清茶斟入杯,清澈明亮,茶香飘散,沁人心脾。

    “夜主,请。”

    宁辰开口,平静道。

    殿外,夜主闻言,轻轻颔首,道,“多谢。”

    伸手掸去膝上风霜,夜主迈步入殿,茶桌前,跪坐下来。

    清茶摆于桌前,清香弥漫,茶水中,三两青绿茶叶沉浮,细长饱满。

    夜主端起清茶,闻着茶香,轻酌一口,茶香入喉,细细品后,又有甘苦回味,久久不散,让人不禁迷醉。

    “好茶”

    夜主面露欣赏之色,赞叹道,“殿下茶艺之道,堪称宗师,当真不凡。”

    “宗师二字不敢当。”

    宁辰平静道,“太子府中的茶,皆是人间极品,不需太高的茶艺,便能成茶。茶上之道,在我百年的见识中,唯有一人,能得宗师之名,可惜,她已经去世了。”

    “那真是遗憾。”

    夜主感慨道,“能被殿下推崇之人,定然是人间少有的逸才。”

    “逸才两字,轻了。”

    宁辰拿起茶杯,品了一口,默默说了两个字,道。

    她的存在,宛如最明亮的流星,短暂而又辉煌,唯一能配得上她的评价只有五个字,天下第一人。

    至少,在她活着的时代,没有人能够否认。

    纵然知命,也要逊色一筹。

    茶水入喉,回味绵长,宁辰放下手中茶杯,思绪也随之回归。

    是他老了吗,最近为何总是想起当年的事情?

    自嘲一笑,宁辰收敛心神,目光看着眼前天下第一阁阁主,平静道,“抱歉,想起一些往事,有点失态了。”

    “拥有忘不掉的回忆,不是坏事。”

    夜主没有在意,眸中闪过沧桑之色,道,“十三殿下,不瞒你说,来之前,本阁主还有怀疑,不过,见到殿下后,吾心中的怀疑便全都打消了。”

    “哦?”

    宁辰闻言,眸子微眯,道,“夜主的意思是现在能够信任本太子了吗?”

    “殿下这么说,吾不否认。”夜主端起茶杯,回答道。

    “夜主当真是一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

    宁辰笑了笑,语气淡漠道,“夜主能带领人族艰难生存至今,在下佩服,不过,佩服归佩服,合作归合作,若天下第一阁能为我带来不是助力,而是麻烦,那只能说抱歉了。”

    “比起百族,难道身为人族势力的天下第一阁不能更让殿下信任吗?”夜主疑问道。

    “不能。”

    宁辰直接否认道,“百族心异,但是人族同样善变,我宁愿利用百族办事,也不愿被所谓的同族束缚,最后,反受其累不说,若遇到异心者,本太子还要忍着恶心清理门户,麻烦。”

    夜主凝眸,这位十三太子的话,并非没有道理,若换做是他,恐怕也会这样选择吧。

    “夜主今天既然亲自前来,有一句话,我便明说了。”

    宁辰看着眼前男子,平静道,“与天下第一阁合作,弊大于利,一旦让两位魔皇知道我与人族势力来往甚深,我今日得到的一切助力,立刻就会变成阻力,夜主明白吗?”

    夜主闻言,沉默下来,许久后,开口道,“吾明白,打扰了。”

    说完,夜主放下手中茶杯,起身朝着殿外走去。

    茶桌前,宁辰注视着前者背影,道,“天下第一阁既然是杀手组织,收金买命的事情,想必比任何人做的都好,本太子刚好有一单生意,不知天下第一阁敢不敢接。”

    夜主闻言,脚步顿下,回首看向殿中的年轻人,开口道,“天下第一阁,没有不敢接的生意。”

    “好”

    宁辰起身,平静道,“我要一个人的性命,在西方,皇城有两位太子就够了,我不希望那位再回来。”

    听出前者话中何人,夜主神色凝下,这真是一笔大生意。

    “这是定金。”

    宁辰抬手,汹涌的灵气中,一堆小山般的仙玉出现,惊人的数量,让人瞠目结舌。

    夜主凝眸,片刻后,心神收敛,转身继续朝殿外走去。

    “殿下的信誉,本阁主信得过,定金就免了,待任务完成,吾会按照天下第一阁的收金标准朝殿下收取报酬。”

    话声落,王殿前,虚空摇动,夜主身影走入其中,瞬息后,消失不见。

    夜主离开,王殿重新恢复宁静,宁辰看着身前跳动的炉火,心中轻轻一叹。

    非是他不近人情,而是这个世界本就无情,他若有情,怎能对抗这无情的世界。

    殿外,夜色渐深,安静的太子府,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殿内,一直不曾入睡的身影,依如往常,日夜静思,满头白发,刺目异常。

    ……

    天外天,拜月古地,双剑映日月,天语动世尘,纤手起舞,一人撼双剑。

    战局外,青柠静静看着三人的战斗,神色专注,目光一转不转。

    战局内,蓝色剑光步步紧逼,初心之剑,料敌于先,无暇剑心,毫无破绽。

    另一边,白衣若电,极快的剑,快的让人难以辨认,一口凡剑,更胜绝世神兵。

    两人之间,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的音儿神色一片凝重,修为尽开,凤凰神焰周身盘绕,举手投足,天地受命。

    天语之源,凤凰之身,齐聚世间最强大传承的音儿,一身战力突飞猛进,独身迎双剑,不见丝毫惧色。

    “轰”

    掌剑再交锋,天地齐动容,余波震荡,圣地内,符文升腾,无穷无尽,挡下大战冲击。

    初心之后,极速之剑瞬间掠至,是快,还是快。

    音儿定神,翻掌,天地灵气重重压缩,迎上来剑。

    掌势进,白衣瞬身,目不及动,再至少女身后。

    同一时间,阿蛮手中,初心转势,凤凰招出之前,料敌于先。

    “天罚”

    一招受制,一招再起,音儿娇声一喝,周身奔腾激荡,天地受命,万雷临世。

    “轰隆”

    惊天动地的大震动响起,万重雷海内,白衣闪动,身形雷中,从容依旧。

    另一边,阿蛮手中,紫霄现世,双剑齐动,剑光斩风雷。

    一招之后,阿蛮身影再次欺身而上,紫霄消失,初心再起风华。

    虚空上,白衣起剑翼,绝对的速度,瞬间撕裂时空,剑至战局。

    绝对的强势,至净之心,至快之剑,两人联手,强如获得天语、凤凰两大传承的音儿亦迅速落入下风,一身实力,难以尽展。

    轰,再闻双剑撼天威,初心制敌一刻,凡剑横空,刺向少女心口。

    心前一寸,凡剑敛锋,战斗瞬止。

    战局中,两人身影显化,阿蛮、暮成雪看着前方少女,未言一语。

    音儿从震惊中回过神,神色微黯,开口道,“我输了。”

    这已是第三次了,每一次,她都坚持不过十招。

    她已得天语者和师父的传承,却是始终无法发挥出所有的实力。

    阿蛮上前,轻轻拍了拍少女的脑袋,轻声道,“进步了,不急。”

    一旁,暮成雪挥手收剑,转身离开。

    天赋永远和实力都不能划等号,若拥有相同的力量和修为,她的师父,一人足以挡下在场所有人。

    “辛苦了。”

    错身刹那,青柠开口,平静道。

    “她做的不错,只是,还远远不够。”

    暮成雪平静道,“她应该有的实力,远远不止如此,她得到了她师父的凤凰本源,发挥出的力量却还不及她师父的一半。”

    “再等等吧。”

    青柠轻叹,道,“你也知晓,她师父之所以拥有常人难及的战力是受了多少苦难。”

    暮成雪沉默,片刻后,点头道,“我知道,我和阿蛮会继续训练她,直到她能将身上的潜力全部激发出来为止。”

    说完,暮成雪没有再多言,迈步继续朝前走去。

    青柠收回目光,看向前方的丫头,目光变得复杂异常。

    音儿,留给你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

    与此同时,原始魔域西北,阳关峰,天下第一阁,寒月下的楼阁,烟拢雾绕,东境,四玄境第一人静坐,身前,香炉飘烟,雾了容颜。

    看独影照剑,寒冽刺骨,满身铅华,更添风姿。

    寒风起,孤灯轻跳,映照一人冷身,不知哪朝乌沙,黑白轻缀,圣人金卷,映尘世清秽。

    虚空动,夜主临,目视雾中剑者,许久,不曾打扰。

    孤灯后,红锦拭剑,轻柔如水,剑上岁月,百载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