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鸾族危机

作品:《大夏王侯

    .,

    九幽王殿前,皇者动怒,一掌惩戒,鲜血飞溅,染红大地。

    宁辰踉跄稳住身形,抬手擦掉嘴角血迹,沉默不语,没有半句多言。

    “为什么?”

    王殿之后,皇者的声音再度传出,怒意难掩道。

    “坤一魔皇之令,弟子不敢违背。”

    宁辰轻声道。

    “为何不告知于吾!”玄九幽沉声道。

    “下达命令时,坤一魔皇特意嘱咐,不允许弟子将此事告诉师尊。”

    宁辰看着前方王殿,神色平静道,“坤一魔皇既已决定对啸月王族动手,那弟子去与不去,结果都已不可改变,为此,得最一位魔皇,不值得。”

    王殿后方,魔气汹涌如天浪,魔气中,玄九幽脸上怒色难抑,一步迈出,瞬至王殿之内。

    王座前,玄九幽看着殿外的弟子,沉声道,“此事既成事实,吾不想再追究,为师只问你,啸月王族可还有幸存之人?”

    宁辰沉默,许久后,开口道,“有,啸月少主被弟子送入了空间乱流中,弟子此来,也正是想请师尊出手,救他出来。”

    玄九幽眉头皱起,道,“你能追踪到他的下落?”

    “嗯”

    宁辰点头,道,“我与他交手之时,便在他身上留下了神识印记,只要师尊肯出手,我便有把握救他出来。”

    “那好,带路吧。”

    话声落,玄九幽挥过,王殿中,虚空剧烈摇动,转瞬后,一道巨大的黑色裂痕出现,空间乱流隐现,冰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宁辰迈步走入殿内,看着前方空间裂痕,没有犹豫,迈步走入其中。

    玄九幽身影闪过,随后跟了上去。

    下一刻,王殿中,空间裂痕缓缓合拢,消失不见。

    无尽虚无,时空乱流不断划过,处处危机,纵然身入红尘,也不敢轻易踏足。

    时空法则,一向神秘莫测,一旦在时空乱流迷失方向,便再也难以找到出路。

    强如红尘境,甚至王者境,即便能抵挡时空乱流恐怖的撕扯力,但,若是长久无法找到出路,终会渐渐油尽灯枯,真元和生机耗尽而死。

    虚无空间中,宁辰看着前方汹涌的空间风暴,用心感应着啸月少主的下落。

    沧溟身上伤势不轻,无法撑持太久,必须要尽快将其寻到,否则,他费劲心机的安排,便会毫无价值。

    一旁,玄九幽周身魔气汹涌,皇道威压荡开所有空间乱流,万法不沾身。

    感应许久,宁辰目光移过,看向远方,凝声道,“找到了,在我们左前方。”

    玄九幽点头,一步迈出,带过身边弟子,朝着前者指定的方向赶去。

    皇道极速,超越天地界限,弹指之间,已至万里之外。

    无尽时空外,一道浑身是血的青衣身影沉浮,双眼紧闭,昏迷多时。

    啸月少主周身,妖气弥漫,勉强挡下空间乱流的撕扯,保住性命。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啸月少主周身妖气越来越微弱,显然,长久受困虚无空间,即便已迈入王者境的啸月少主,亦渐渐难以撑持。

    就在此时,远方,滔天魔气迅速靠近,皇道之威,镇压九天十地。

    魔气中,两道身影隐现,片刻后,宁辰走出,看着空间乱流内的青衣身影,右手抬起,强行将后者拘来。

    “受创太重,真气枯竭,有些麻烦。”

    仔细检查过啸月少主的情况,宁辰沉声说道。

    “先离开。”

    玄九幽说了一句,旋即带过两人,原路返回。

    一个多时辰后,九幽王殿,空间裂痕张开,两道身影随后走出。

    宁辰将啸月少主扶到椅子上坐下,倾元纳气,浩瀚生机源源不断灌入后者体内。

    一旁,玄九幽静静看着这一幕,眸中光华不断闪过,啸月王族被灭的原因,他多少猜到一些,妖皇之心,一直以来都是兄长的一块心病,当初的妖皇,的确强大,连他天魔皇族都要忌惮。

    “妖皇之心找到了吗?”玄九幽开口问道。

    “妖皇之心?”

    宁辰收手,面露不解道,“什么妖皇之心?”

    玄九幽闻言,眉头轻皱,道,“坤一魔皇没有告诉你此事?”

    宁辰摇头,道,“我得到的命令只是诛灭啸月王族,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命令。”

    说到这里,宁辰看向身前皇者,疑惑道,“师尊所说的妖皇之心,又是什么?”

    “上古枭雄,妖族之皇。”

    玄九幽眸中露出一抹缅怀之色,道,“那个时代,和如今的情况很像,天骄辈出,其中,一个小族出现了一位资质妖孽的天才,一路踩着各大王族甚至皇族的天之骄子走来,震惊天下,此人便是后来的妖皇。”

    “为何如今的百族中并没有妖族这个种族?”宁辰不解道。

    “因为妖族指的并非一个种族。”

    玄九幽回过神,耐心解释道,“上古时期,战乱不止,妖皇横空出世后,许多大族和王族为了自保,选择了臣服,统称妖族,妖皇之名,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传遍原始魔境,不过,妖皇陨落后,妖族也迅速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宁辰听过,心中渐渐了然,目光看着身旁啸月少主,道,“这位啸月少主应该就是妖皇后裔吧?”

    “不错。”

    玄九幽点头,道,“啸月王族其实就是妖皇真正的后人,妖皇之心,一直也在啸月王族之中,只不过,这个消息向来只有历代啸月王知晓,直到上一代啸月王遇险,被人搜魂,这个消息才会泄露出去。”

    “原来如此。”

    宁辰轻叹,道,“师尊,啸月少主伤势不轻,需要时间调理,弟子先将他带回府中照顾,待其伤势好转,再想办法将他送出皇城。”

    “如此也好。”

    玄九幽颔首,道,“小心一些,切莫别人发现。”

    “弟子明白。”

    宁辰轻应,迈入走到木椅前,一声轻喝,右手魔气蔓延,吞没其身。

    “弟子告退。”

    宁辰躬身一礼,旋即带着啸月少主朝着王殿之外走去。

    与此同时,三皇城中,两道美丽的身影出现,一者倾国倾城,狐媚天下,一者超然脱俗,完美无瑕。

    天女潇潇,巫女天心,同现三皇城,两人甫出现,各方势力的目光全都望了过去。

    王府之前,方才出府不久的宁辰,脚步停下,眉头微微皱起。

    潇潇姑娘,她怎么来了?

    “十三殿下,别来无恙。”

    话声方落,另一个方向,天女的声音传来,宛如清泉,沁人心脾。

    巫族圣女?

    宁辰回首,又来了一个?

    两个方向,狐女潇潇、巫女天心迈步走来,同样美丽的面容,却是截然不同的气质。

    “潇潇姑娘,天心姑娘。”

    宁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好久不见。”

    “十三殿下获封太子之位,天心尚未来得及祝贺,恭喜殿下了。”天心轻声道。

    “多谢。”

    宁辰轻应,道,“不知天心姑娘此来,是有何事?”

    “事关重大,不知天心是否能够面见九幽魔皇?”天心神色认真道。

    宁辰点头,目光看向另一边的狐族天女,道,“想必潇潇姑娘也是来求见我师尊的?”

    “嗯”

    潇潇轻轻颔首,道。

    “跟我来吧。”

    宁辰也没有再多说,转身带路。

    九幽王府,宁辰去而复还,府前侍卫面露诧异,恭敬一礼,道,“殿下。”

    宁辰点头,带着两女走入王府。

    王殿中,宁辰走来,行礼道,“师尊,狐族天女和巫族圣女求见。”

    “何事?”

    话声落,王殿中,魔气汹涌,玄九幽走出,看着两人,道。

    “参见九幽魔皇。”

    潇潇、天心上前行礼道。

    “礼数免了,直说来意吧。”

    玄九幽挥手托起行礼的两人,平静道。

    潇潇、天心互视一眼,事关鸾族一族生死,天心也没有再礼让,上前一步,恭敬道,“启禀魔皇,天心前来,是奉师尊命令,请九幽魔皇出面阻止鸾族不久后将面临的灭族之危。”

    一旁,宁辰闻言,神色微变,鸾族?

    王座前,玄九幽听到前者所言,眸子微微眯起,道,“是勾皇算出了什么吗?”

    巫族善于推演天机,这是天下皆知之事,当代勾皇更是算无遗策,是一位拥有大智慧的皇道强者。

    “师尊只告诉天心,鸾族有灭族之危,此危,唯有十三殿下和九幽魔皇可解。”天心神色认真道。

    玄九幽沉默,上古时代,鸾族从属凤族,确实与他天魔一族积怨甚深,如今长兄已开始行动,那么鸾族的确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

    “十三殿下,听说鸾族之中,有两个女子曾做过殿下的侍女,还请殿下看在此情分上,出面阻止这场浩劫。”天心正色道。

    宁辰从震惊中回过神,眸中冷意隐现,这一次,天魔皇族已触及了他的底线,他绝不会再忍让。

    “多谢天心姑娘提醒。”

    宁辰认真行了一礼,道,“还请天心姑娘回去后告诉勾皇前辈,鸾族之事,我会尽力周旋,绝不会坐视不理。”

    “有殿下的承诺,天心便放心了,此间事了,天心不再多留,魔皇、殿下,告退。”

    说完,天心朝着王座前的皇者再度一礼,旋即转身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