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欲魔

作品:《大夏王侯

    全♂ ..,!

    魔天七道第七关,知命现身,四周,鸟语花香,一片祥和仙境。

    迈步其中,不觉危险,宁辰神色却是更加凝重,全心戒备。

    第六关之主提醒过他,第七关的守关者是一位王者境的可怕强者,他不能大意。

    王者境,第四境中真正的大修炼者,每一位都是神通惊人的强者,掌控王道法则,超脱红尘,实力非凡。

    魔天七道最后一关,数千年来,能走到此关者不多,却也并非没有,但是,所有的闯关者全在这一关折戟,难越王者之威。

    走在鸟语花香的仙境中,不见任何身影,宁辰神色越发凝重,目光环视,戒备四周。

    再行百步,远方,瀑布的水落声传入耳中,宁辰停步,片刻后,迈步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十数里外的碧波清潭上,大瀑布从天而降,不断冲刷着下方岩石,大瀑布下,一弯清潭水光粼粼,看上去清澈异常。

    清潭中,沐浴的妙龄女子,胴~体晶莹如玉,长发垂落,更显三分诱惑。

    远方,素衣的身影迈步走来,其神色平和,面容清秀,不带丝毫攻击性。

    碧波前清潭前,宁辰停步,看着潭中正在沐浴的女子,恭敬一礼道,“晚辈宁辰,见过前辈。”

    “我有那么老吗?”

    潭中,女子背对前者,轻声说道。

    “闻道有先后,先者,应得这一生前辈。”宁辰应道。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女人最敏感的就是年龄。”女子依旧没有回头,道。

    “说过,不过,身为晚辈,礼数不能失。”宁辰平静道。

    “年纪不大,却是如此古板,当真是不解风情的木头。”

    女子回首,看着清潭边的年轻人,嫣然一笑,道,“姐姐好看吗?”

    “好看。”宁辰如实应道。

    “那姐姐走出来给你看?”女子脸上的笑容更加明媚,柔声细语道。

    “男女授受不亲,前辈请自重。”宁辰不为所动,回道。

    清潭中,女子轻轻一笑,身子直起,一步一步朝着岸边走去。

    宁辰皱眉,默默转过身,避开视线。

    女子见状,嘴角笑容变得灿烂,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可爱的年轻人了。

    可惜,她如今的身份是魔天七道第七关之主,不得不先完成自己的任务。

    女子挥手,不远处的草地上,轻纱飞至,附着其身。

    未言一语,纤手动世,惊世骇俗之威,卷起万丈巨浪,袭向前方。

    浪涛压下,天地变色,清潭边,宁辰回首,手中剑光闪动,名~器现锋,惊天地动鬼神。

    一剑挥过,神器再现绝世锋芒,顷刻,巨浪逆反,竟是冲向女子。

    “嗯?”

    欲王见状,翻掌挡下从天而降的巨浪,美丽的脸上闪过一抹异色,好奇怪的剑。

    “前辈,背后偷袭,非是君子行为。”

    话声间,宁辰身动,瞬息之间,来至女子身前,剑锋挥斩,夺命无情。

    “姐姐是女子,不是君子。”

    欲王轻笑,纤手凝元,硬挡神锋。

    铿然一声,掌剑交接,欲王但感周身一沉,双腿陷落地下。

    王者身形受制的刹那,宁辰沉元纳气,灵犀十二式运化,重掌拍出。

    浩荡之威,动天地以风雷,欲王脸上笑容终于消失,纤手凝元,挡向来招。

    轰隆一声,双掌交接,惊涛骇浪急剧震荡,两人身形分开,各承余劲。

    “实力不错,怪不得能走到这里,注意了,姐姐要动真格的了。”

    话声未落,欲王纤手运化,方圆千里之内,红粉雾气缭绕,靡靡气息弥漫,湮没两人之身。

    王者领域内,宁辰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眉头轻皱,这些雾气不简单。

    翻涌的血气,越发不稳,受到雾气影响,在经脉中不断充斥。

    “姐姐受封欲王,自然要有一些看家的本事,公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省得受皮肉之苦。”

    弥漫的红色雾气中,欲王的声音在天地间飘荡,让人难辨方向。

    “抱歉,做不到。”

    宁辰立身王者领域内,冷漠地应了一声,手中月魔神器光华盛极,挥斩而出。

    轰隆剧震,欲王翻掌震散剑气,目光看向迷雾中的身影,眸子光华闪过。

    这个年轻人手中的剑有古怪,似乎能让人的身体变重,十分麻烦。

    思及至此,欲王双手开合,恐怖的力量急剧汇聚,压向前方。

    红粉迷雾中,宁辰目光移过,看向天际汹涌澎湃的王者之力,神色冷下。

    “大剑界,剑帝!”

    王者之威压下,宁辰运化一身剑上极元,剑界再开,顷刻间,万剑冲天而起,迎上王者之力。

    隆隆震动,响彻整个魔天七道,剑光、王者力量震荡,威势惊天动地。

    小世界中,宁辰脚下凌空一踏,身影瞬至女子身前,月魔神器斩落,强势回招。

    欲王凝眸,定住身体,抬手再挡神兵。

    “轰!”

    震动再起,欲王神色再次一变,身体不由自主腾空,难以控制。

    宁辰踏步,身影冲天,来至女子上空,翻掌纳元,一掌拍落。

    轰隆一声,重掌加身,欲王身影轰然坠落,砸入大地。

    一招占优,宁辰身影再动,掠至下方,神器锋芒吞吐,杀机丝毫不掩。

    颠倒水月再次斩落,没有半分留手,但见纤纤细手从红雾中伸出,铿然接下月魔神器。

    “原来,这口剑不止可以让人身体变重。”

    欲王抬手擦掉嘴角鲜血,目光看着眼前年轻人,微笑道,“姐姐认输,不打了。”

    对面,宁辰闻言,神色微沉,难以相信眼前女子的话。

    “怎么了,不敢相信?”

    欲王轻轻一笑,抬手推开前者手中神器,道,“姐姐认输,你过关了。”

    “为什么,前辈并没有输。”宁辰开口道。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打了。”

    欲王笑道,“外面想必还有很多人再等着,你该出去了。”

    话声间,两人不远处,虚空卷动,魔天七道的出口显化而出。

    “出去后,别忘了代姐姐朝八荒魔皇问声好。”欲王微笑道。

    宁辰轻轻点头,没有多问,转身朝着出口走去。

    欲王为什么认输,他不知道,不过,这样也好,在三位魔皇的眼皮底下,他手中的底牌能不用尽量不用。

    坤一皇殿,大殿之内,众王看着魔天七道第七关发生的事情,神色皆是不解。

    欲王输了?怎会这样?

    方才一战中,欲王的确被压制,但是,即便如此,欲王依旧有再战之力,这样便认输,实在太过奇怪。

    “任性的丫头。”

    皇座之前,沉浮的蛮荒气息中,八荒魔皇冷哼一声,道。

    “她的性子一直如此,八荒你无需生气。”

    坤一魔皇开口应了一句,目光看向下方九幽王,继续道,“九幽,恭喜你收了一个不得了的弟子。”

    “长兄过誉。”

    九幽王回礼,道。

    两人话声方落,皇殿之中,空间震动,连同两界的通道显化,素衣白发的身影走出,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不到三天的时间便闯过了魔天七道,这是数千年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而眼前年轻人看上去甚至还留有余力,当真可怕。

    欲王的收手,让他们难以看出眼前人的实力底线究竟在哪里,这一战,他究竟是用了八成力,十成力,还是十二成?

    空间通道中,宁辰走出,首先朝着众人之首的九幽王行了一礼,他很清楚,在整个原始魔域,真正关心他的,唯有眼前之人。

    九幽王平静地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变化,然而,双眸最深处却是闪过一抹欣慰之色。

    “见过三位魔皇!”

    一礼之后,宁辰目光看向王座前的三位魔皇,再次行礼道。

    “平身”

    坤一魔皇开口道。

    “多谢魔皇。”

    宁辰起身,谢道。

    “上前听封吧”

    坤一魔皇声音稍微温和了一些,道。

    宁辰点头,上前数步,来至众人之前。

    “本皇宣布,从今日起,九幽王府宁辰获封为吾天魔一族第十三位皇子!”

    一语甫落,满殿皆惊,就连旁边的两位魔皇气息都是一震,难以相信身边长兄之言。

    皇子,唯有三皇的子嗣方才会有如此殊荣,九幽王的确强大,但是毕竟未入皇道,他的弟子,按照规矩,最多只能获封世子之位。

    “魔皇,此事于礼不合,还请魔皇三思。”

    大殿中,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一人走出,请命道。

    “请魔皇三思。”

    一人之后,一位位皇族宗亲纷纷走出,心急请命道。

    坤一魔皇旁边,沉浮的黑色神阳中,七曜魔皇传音道,“长兄,这样安排确实不太合适,不如等九弟证得皇者道果后,再将他的弟子封为皇子。”

    坤一魔皇摇头,应道,“无碍,九幽的实力本来就已经达到了皇者境,他的弟子受封皇子并非不可。”

    “长兄!”七曜魔皇沉声道。

    “不必再说!”

    坤一魔皇打断前者之话,目光看着下方众人,开口道,“此事,本皇已经决定,尔等不必再多言,宁辰,接旨吧。”

    “多谢魔皇!”

    殿中,宁辰恭敬行了一礼,双眸抬起,看着王座前的虚幻身影,眸子微微眯起,这位天魔一族的第一魔皇,心中究竟在盘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