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说不定是个古墓

作品:《爵爷宠上小甜心

    恋♂? ..Cc,!

    因为剧烈的疼痛,夏沐的额头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她睁开眼,眼前仿佛蒙着一层雾,还没有看清东西,率先感受到的便是刮肉的疼痛!

    “唔……”

    又是一下,夏沐将唇咬得紧紧的,闷哼出声后,下意识的大幅度挣扎。

    “快了,快了。”

    夏沐听到熟悉的声音,身体停顿了一下。

    下一秒,唇上传来温热。

    她睫毛微颤,被迫微微扬起头颅,配合着他的高度,原本就不太清醒的脑子更加浑浑噩噩。

    焱尊一边安抚着她,一边用剩下那只手抓住她的两条小臂,固定着不让她乱动,手下加快了速度,狠狠下了最后一刀!

    “啊!”夏沐痛呼出声。

    “唔!”男人一声闷哼。

    焱尊不顾嘴唇上的伤势,将自己衣服撕成条状,用干净的那一面快速利落的给她包扎。

    和被刀子刮肉的疼痛相比,包扎时不时碰到伤口的难受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一醒来就经历这些,夏沐的脑子彻底清醒了。

    焱尊的一系列的动作也让她知道了他在做什么,伤口那里疼的一条胳膊都麻木了,但她强忍着没再喊过一次痛。

    “好了。”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出声。

    见他包扎好,夏沐顺着他的力气,从躺在他大腿上改为半坐着,靠在他肩膀旁。

    夏沐声音沙哑的问,“发生了什么,这是什么地方?”

    焱尊也是这时候才有心思去观察周围,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条长长类似通道的地方,前面四通八达的,好像还有岔口。

    “可能是暗道。”他略有考量的说。

    夏沐费了好半天劲想去辨别附近的情况,可是光线暗到几乎没有,她只好放弃,疑惑的询问身旁的男人,“暗道?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记得了?”

    夏沐摇摇头。

    “柳月引燃了先前埋在山里的炸药,矿场塌了,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焱尊简洁明了的说明情况。

    讲到这里,他心里百感交集。

    说到底,他们两个现在没死,还多亏了夏沐。

    经焱尊提醒,夏沐终于想起来了。

    那时候,她和司谨琪分开,重新回来找他。

    情景还和她离开的时候一样,夏沐不知道怎么帮焱尊,便默默的先去把受伤的江云清绑了起来,免得这个女人又有什么阴招来作妖。

    当焱尊好不容易打倒江海的同时,夏沐一个不经意瞥见了一直在角落阴影下的柳月。

    她靠在墙上,手里不知道拿了什么,阴测测的望着夏沐阴笑着。

    只一眼,夏沐就被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女人眼里面丧失理智的疯狂,想要毁灭世界的狠劲。

    其实,夏沐不知道山上有炸药,但她强烈的第六感让她感觉到了不妙。

    所以,当她看到柳月哈哈大笑起来,疯了一样举起自己手里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时,几乎没过大脑,用自己从来都没有过的速度跑到了焱尊身边,拉着他往外跑。

    身后传来柳月尖叫的声音,“你们都别想活着!”

    当夏沐拉着焱尊跑到矿场门外的那一刻,火药爆炸了。

    她最后的记忆,就是一声声的巨响,还有一声呼唤。

    至于他们现在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她并不清楚。

    夏沐不知道,但焱尊还记忆犹新。

    当时矿场里面最先爆炸,地势松动,正好他们所在的脚下开始塌陷,如同沙坑一样出现了一个洞,他和她一起掉了下来。

    现在他们的上方的那个洞被石头堵的死死的,也幸好有这石头,让他们避免了上面的爆炸。

    若不是她中途返回来,在紧要关头拉住他往外跑,他现在可能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了。

    夏沐的思绪停留在自己丧失意识的最后一刻,她兀自想了会,突然偏头问他,“出事的时候,你听到有人叫我了吗?”

    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焱尊蹙眉,“没有,怎么了?”

    夏沐摇摇头,“那可能我出现幻听了。”

    印象中,总感觉有一个声音从别的地方传过来,叫了她的名字。

    夏沐敛神,虽然看不清,还是好奇的转头望着周围,“为什么这里会有通道?”

    突然想到什么,她苍白的脸色亮了一下,有些兴奋似的看向他,“你说这里会不会是个墓,然后藏着宝藏!”

    焱尊沉默的看了她一会,抿唇,想了想,还是很扫兴的解释说,“这里应该是之前用来采矿挖的矿道。”

    他们掉下来的地方紧挨着上面的废厂,这里之前有人专门来采矿,他刚刚还看到铁锹之类的东西,是矿道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百。

    夏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落寞。

    焱尊勾了勾唇,语气略带嘲笑,“墓?你以为你生活在小说里,随随便便就能碰到墓了?”

    “小说里看着……是挺容易的啊。”夏沐嘟囔着。

    焱尊眼神清明的看着前方,最终还是顺着她的意说,“恩,说不定我们走着走着就碰到了,然后找到一批宝藏。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你也这么觉得是吧。”夏沐得到了认同,唇角上扬。

    焱尊没说话,算是默认。

    现在让她开心一点也好,等再过几个小时,估计就笑不出来了。

    渐渐的,可能是天亮了,暗道里没有刚才那么黑,夏沐开始能看到一些大概的轮廓。

    她垂下头,不经意注意到焱尊的胸膛,看到了上面沾着的血,一下子紧张起来,“你受伤了?”

    焱尊愣了一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淡淡说,“这不是我的血。”

    可能是混乱中,沾了别人的。

    夏沐想到焱尊了开枪杀人的场面,眼睛茫然的眨了几下。

    焱尊见夏沐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正想说话时,听到她喃喃的出声,“我今天……也杀人了。”

    随即,她抬起头,语气复杂的说,“我冲江云清开枪,还绑了她,绑的很紧,发生了爆炸,她想逃也逃不掉……”

    “那不是你的错。”焱尊安慰她。

    她也预料不到之后会发生这种事。夏沐摇摇头,“其实,我私心……想过让她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