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直上升的电梯

作品:《轮回大厦

    买了这块手表,江楠也没心思在街上瞎逛了,寻思着这么奇怪的东西,怎么着也得回家研究研究,好歹自己也是个技术宅,不能枉费了这100块钱。

    这样想着,江楠就向家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头摆弄手表。不一会,江楠就走到了小区单元的大厅,此时正值中午,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做饭,大厅里并没有人。

    江楠所在的小区,位于城市的黄金位置,高33层,出门就是公园和商场,非常的方便。江楠住在第17层,不高不低,这也是他上班这几年奋斗出来的结果,虽然是贷款,但是总算在城市里扎住了根。

    江楠来到电梯门口,按了按钮,电梯门打开,他走了进去。

    电梯很宽敞,明亮的灯光照射着每一个角落,没有人跟进来,江楠按了下17的按钮,电梯门关闭,开始向上升去。

    当电梯向上升的时候,江楠又低头开始研究那块手表,他已经把表戴到了手腕上,翻来覆去的看。

    突然,他发现自己一直在看表带,却没注意到表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手表的分针正在飞快的顺时针转动,一圈接着一圈,分针转动的同时时针也在缓慢的转动。

    “怎么回事?”江楠傻眼了,拍了拍表盘,里面的分针还在飞速的旋转。“这表坏的也太离谱了吧,要不就不走,要不就走这么快,什么情况。”江楠无语的想。

    江楠只顾着研究手表,当他开始觉得电梯上升的时间有点久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概念自己究竟进入电梯多久了。

    电梯里本来有显示楼层的数字,每到一楼就会亮起那一楼的层数,可是当江楠看向那里的时候,那里竟然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江楠皱了皱眉,心想:“上午我下楼的时候还好好的啊,现在怎么坏了?可能是里面的电线松了,显示屏没有通电,等会一定要打物业电话投诉他们。”

    虽然楼层灯没有亮,但是江楠可以肯定,电梯还在向上升,而且速度很稳定。他安慰自己,毕竟是十七楼,电梯上升虽然快,但是还是需要时间的。他放松了一下心情,又开始看手腕上的手表,手表的分针还在飞快的旋转着。

    江楠有些着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看下时间。手机解锁后,显示现在是中午12:25。“没有信号。”江楠小声嘟囔着,“之前电梯里是有信号的啊,记得物业说过给电梯装过信号增强器,小区的任何角落都会有信号,就怕出现危险的情况无法对外联系,怎么现在没信号了,难道信号器也坏了?”

    江楠把手机放进裤兜,电梯还是没有停下来,在感觉上,他知道电梯还在向上升。他晃了一下神,用手拍了拍电梯的门。他知道电梯运行中拍门肯定不会把门打开,但是他在电梯里实在是太久了,就算是17楼,这么长时间也该到了。他又连续按了电梯的几个楼层的按键,可是没有用,按键并没有亮,电梯还在向上升。

    江楠开始急起来,一股寒意从脚底慢慢向上身蔓延,这电梯到底是要升到哪里去。但是他又觉得有点好笑,别人都是怕电梯升到中间停下来或者掉下去,向上升会有什么问题,最多升到顶楼,迟早会停下来的,难道还是冲破楼顶,升到天上不成?

    当江楠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笑了起来,放松了心情,感觉自己可能是太紧张了,楼层灯不亮,没有了参照物,所以时间过的有点慢。

    电梯还是在向上升着,江楠本来一直是笑着的,可是渐渐的,他有点笑不出来了。从他感觉到自己在电梯里太久了之后,至少又过去了五分钟。他飞快的从裤兜里拿出手机,12:25。

    江楠身上开始冒汗,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他又胡乱的按下几个按钮,希望电梯能停下来,可是一点用也没有,电梯仍然在向上升。

    当江楠真正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又过去了好几分钟,江楠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电梯里其实并不热,电梯的风扇也在正常运行,里面的空气也很清新,但江楠的浑身已经被汗湿透了。

    他不断的拍打着电梯的门,用力的按着电梯的“警铃”按键,里面传来“沙沙”的声音,但是没有人回话。“警铃不应该24小时有人值班的吗!”江楠感到嗓子眼干得冒烟,不由自主的喘着粗气。

    “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大楼只有33层,就算坐到顶楼,不停的情况下,最多只需要3分钟,现在我进来至少20分钟以上,没道理一直向上升,这么算的话电梯至少上升了几千米,哪有那么高的大楼!”江楠安慰自己:“可能是自己感觉出错了,电梯早就停了,自己感觉它还在上升而已。”

    虽然江楠竭尽全力的往这方面想,但是他的理性告诉自己,电梯还在向上升。坐过电梯的人都知道,电梯的上升有一定的惯性,人是一定可以感觉出来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江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的时间还是定格在12:25,江楠的心中越来越恐惧。不断上升的电梯,手机上静止的时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无法遏制自己心中的恐惧,大叫了起来,同时用力的跺着脚,仿佛这样可以把电梯停下来。“现在就算是把电梯跺的掉下去,也比这样一直上升强!”江楠无意识的挥舞着手臂,不断的在电梯里跳跃、跺脚。

    就在江楠跳起的同时,挥舞的手臂不小心打到了自己脑门,头顶被手表咯了一下。江楠突然意识到,难道是这个手表的原因?自己坐了这么多年电梯,一直都没出事,怎么刚拿到这个手表就出事了?

    江楠用力的拉扯着表带,企图把手表取下来,但是怎么用力,表带还是没有一丝松开的迹象,仍然紧紧的裹着自己的手腕。“刚才不还好好的可以取下来吗?怎么现在拉都拉不开了?”江楠越来越着急,但是不论他怎么用力,手表还是纹丝不动。表盘内,分针还在飞速的旋转着。

    江楠已经接近绝望了,自己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这么邪门的事,一直上升的电梯,难道自己会一辈子困在这里,饿死在这里?他无助的大叫了起来。

    就在江楠大叫不久,电梯轻微的震动了一下,停了下来。

    电梯门缓慢的打开了。

    江楠几乎是跌出电梯去的。

    电梯门一开,他直接向前冲了几步,伸手扶住了对面的墙。他晃了晃头,看清楚这是一个侯梯厅,侯梯厅的两边有两扇大门。

    电梯门开了,这么说他还是在大楼里。江楠伸手擦了擦汗,电梯终于停了下来,难道刚才那一切都是在做梦?江楠无法确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还在,表盘里的分针已经停了下来,时针也不动了。

    难道电梯的异常真的和这块手表有关系?江楠一面混乱的想着,一面向前走去,越走越发现不对劲,这不是自己住的大楼。

    自己在这栋楼里住了两年多了,从交房装修开始自己就全程监督,自己对这栋楼每一片瓷砖都很熟悉。

    但是现在的这个侯梯厅却不是自己每天经过的侯梯厅。

    电梯的门还开着,但是江楠却不敢再进去了。他宁愿走楼梯下去,也不愿意再被困在电梯里。江楠转过身,开始在走廊里寻找楼梯间。

    侯梯厅的灯光很明亮,走廊不算长,几步就走到了尽头。江楠走遍了每个角落,发现这个侯梯厅没有楼梯间,也没有窗户,除了两扇大门和一个电梯,这个侯梯厅什么也没有。

    “这栋楼是两梯四户的户型,怎么这个大厅就一个电梯,而且只有两户,连窗户和楼梯都没有,难道是开发商在楼顶偷偷加盖一层,被我无意间闯进来了?”

    电梯的门一直没有关闭,看着开着的电梯,江楠还是不愿意进去,“万一启动后又停不下了怎么办?还是研究清楚再说。”

    侯梯厅两边有两扇大门,江楠选择先从右边的大门看起。

    江楠慢慢的走到大门前,大门很气派,古铜色的防盗门,在灯光下反射着冷冷的光,但是跟普通的防盗门不一样的是,这个门没有猫眼。“可能是主人不屑于安猫眼吧。”江楠自嘲道。

    他用力的拍了拍大门:“请问有人在家吗?”没有回应。他看了看门把手,惊奇的发现这门竟然没有锁眼。“没有锁的大门,不怕人偷东西吗?”江楠用力的摇了摇门把手,大门纹丝不动。“可能是隐藏式锁眼吧,算了,看看另一边那个。”

    江楠走到另一边的大门前。这个门是红色的,造型和那个大门差不多,同样也没有猫眼。江楠看了下门把手,发现这个大门锁眼处有一个圆形的小孔,用手摸上去大概有指头肚深,“什么样的锁能开这样的门?”江楠奇怪的想。

    江楠围着这个侯梯厅和两个大门来来回回的转了好几遍,再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这层楼没有楼梯,一个大门连锁眼都找不到,现在除了电梯,唯一有希望的就是那个圆形的小孔了,到底是什么样的钥匙能开那样的锁呢?”

    江楠低头沉思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突然,他的余光瞥到了那块手表。“这块表的表盘大小好像跟那个锁眼差不多啊!”

    江楠兴奋起来,马上冲到红色色的大门前,举起手表对比了一下锁眼。“还真一样,说不定这个表能开这扇门!”

    江楠扯了扯表带,想把手表取下来,表带还是纹丝不动。他只好把手腕翻转过来,把表盘对准那个圆形的小孔贴了上去。

    “咔嚓,”刚把表盘放上去,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