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空降来的副总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聂海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镶金边的奖状,接着又拿出一摞钞票“这五千块也是你的奖金,钱虽然不多,但却是我们的一片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说实话当聂海拿出这五千块的时候都觉得有些脸红,破获这么大一起案子,只要是参加了这次行动的普通警察每人都至少拿到了上万的奖金,而功劳最大的叶煌却只有区区五千块。

    这事说来也不能怪聂海过河拆桥,原本他向上级申请的十万块,上面倒是很快批复同意,省里将这笔钱当天就打到了地方财务的账户上,然后再拨给了市局,可等聂海去领钱的时候只拿到了五千块,一问财务,财务直接摊着手说“这些钱全用去填补局里的经费赤字去了,就这五千块还是看在你老聂的面上才截留下来的,要是换做其他人来领那一分都没有,再说这人不过是个普通老百姓,随便发点钱把他打发了就行,没必要给十万那么多。”

    财务说的话倒也不是信口开河,至少以前都是这样操作的,甚至有时候一分不给,就发一张奖状意思意思,至于这些钱都进了谁的腰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聂海自然不能将实情告诉叶煌,只是拍着他的肩膀,嘉许道“这次多亏了你才能破获这么一起大案,以后要是有什么用的上老哥的地方可别客气,记得长联系。”

    本来聂海今天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把叶煌这个高手拉入队伍的,可刚才一看他表现出来的态度聂海凭直觉感到没戏了,为了保持住现在的关系,他干脆提都没提这事。

    聂海的这一步棋算是走对了,要是他真表露出来想拉叶煌入伙的想法,叶煌是肯定不会参加的,为了避免麻烦说不定以后连他电话都不会接。

    钱对叶煌来说可是好东西,只见他眼神一亮,脸上的笑容多了许多,毫不客气的将钱揣进衣兜里,站起身向聂海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啊,有时间我请你们吃饭,不过今天我还有一点事就先走了。”

    聂海爽快的点点头“那行,记得长联系。”

    叶煌拿着钱和奖状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病房,路过宁若瑜身边的时候,他清楚的听到这丫头在那小声的骂道“见钱眼开的家伙!”

    离开了医院无处可去的叶煌干脆回菲凡公司上班去了,反正身上的伤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影响,说不定还能在许若雪那儿博取点同情。

    今天公司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年轻的女员工就像发花痴一样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连对径直走来的昔日公司第一帅哥叶煌都视而不见,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现象。

    来到总经理门外,房门却紧闭着,里面不断传出讨论的声音,好像是在开会,叶煌摸摸鼻子回头往保安部的办公室走去,他才不会蠢的去参加这种无聊的会议。

    安保部显得也很反常,平时休息室里总有几个人在里面偷懒,只要不是站岗人员,叶煌也没怎么严格要求过他们,只要把属于自己的区域巡逻完后是可以回来休息一会儿的,可今天不一样,整个休息室里清净的连只苍蝇都看不到,桌子椅子擦的锃亮,地上连一个烟头都看不到。

    这些小子吃错药了?以前拿鞭子抽都没这么讲卫生,难道是咱们安保部来了女同事?这群牲口才这么迫不及待的表现自己??

    叶煌展开了丰富的联想,踱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自己的办公桌倒是没什么变化,各种资料乱糟糟的堆积在桌面上,烟灰缸里的烟头都垒成了一座小山,而让叶煌疑惑不解的是,本该属于他私人的办公地方,旁边居然又多了一张办公桌,一尘不染的桌面上除了显示器和几只钢笔,还立着一张牌子,上面清楚明白的写着:安保部总教官谢奎。

    总教官谢奎?这个名字怎么没听说过呢?

    叶煌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不止是这个谢奎,以前公司里也根本没有总教官这个职位,自己这才离开两天,从哪儿冒又出来这么个奇怪的家伙?

    不用想,打电话问问郑疯子就什么都明白了。

    叶煌一屁股坐在本该属于谢奎的椅子上,他忽然愣了一下,又抬起屁股重重落下去,身体在上面弹了两弹,叶煌眼神怪异的弯下腰看了看椅子上的商标。

    卧槽尼玛戈壁!这小子居然是用的意大利原装进口真皮办公椅,档次比老子那张椅子还高了无数倍!

    叶煌火大的掏出电话,拨通了郑峰的号码大声嚷道“你小子又去哪里了?赶紧给我死回来,有重要的事情问你!!!”

    “老大??呼……呼……我现在回不来,还在外面跑一万米呢,呼……卧槽……不说了一会儿回来再给你解释,我要让那群王八蛋超过了。”只听到郑峰在里面气喘咻咻的说了两句便飞快的挂断了电话。

    叶煌满头雾水的放下电话,搞不明白这小子今天抽风了,竟然主动出去锻炼,以前可没有见他这么勤快过。

    等了一个多小时,正当叶煌的耐心快要消磨光的时候,郑峰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大冬天的他就穿了一见短袖体恤和运动裤,身上还在散发着肉眼能见的水蒸气。

    “你刚才下河洗澡去了?我怎么看都觉得你像是才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叶煌捂着鼻子问道,郑峰身上散发出的那股酸爽味道让他差点把早饭吐出来。

    “呼……呼……嗓子冒烟了……让我先喝口水。”郑峰二话不说一把抢过叶煌手里的杯子,也不怕烫,张着大嘴连同刚刚泡好的茶叶咕咚咕咚几口吞了下去。

    “卧槽,差点把我渴死。”一杯水下肚,郑峰总算长长喘了口粗气,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等他休息了一会儿,叶煌指了指桌上树立的身份牌问道“你怎么搞成这样?这个总教官谢奎又是谁?”

    郑峰接过他递来的烟在嘴里点燃,刚吸了一口又警觉了起来,一把将烟在烟灰缸里掐灭“唉……别提了,前天总部派了一个副总过来,说是协助许总的工作,实际上大家都心里明白,这丫就是来夺权的,总部直接就把油水最大的工地那一块划分到了他的管辖范围,咱们安保部也跟着遭殃被他一并管理,草他大爷的,我还听说这个空降来的副总是一个大股东的侄儿,我们辛辛苦苦才拿下的工程,白白便宜了这个小白脸!”

    “那这个谢奎也是总部派来的?”

    又去倒了些水一口喝下,郑峰润了润喉咙接着说“这个谢奎是小白脸特意从兰顿保安公司请来的教官,TMD,这犊子来到这里逛了一圈,就把咱们安保部的人训的一文不值,今天又想出什么体能训练,每人必须跑完一万米,跑在最后面的十个人奖金全扣,还要罚做一百个俯卧撑!”

    “那你这个暴脾气居然都受得了,没揍他?!”叶煌也觉得心头窝火,安保部怎么说也是属于在他的领导下,虽然没什么大功,但也从没出过差错,这个兰顿来的家伙看不起安保部的人就相当于在打他的脸。

    郑峰闻言还没说话就先叹了口气,一脸郁闷的说“揍啊!怎么没揍,昨天这犊子刚一来,我和黑子几个就想给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来一个下马威,结果……”

    “结果怎么样?”叶煌一看他那幅苦逼的表情,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结果我和黑子一起联手在他手里没走过两招就被放倒了,所以今天才会跑这个一万米。”郑峰十分颓废的说道。

    咚!

    “他现在人在哪儿?”

    叶煌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虽然已经预料道郑峰不是他的对手,但他和黑子联手居然都在谢奎的手里过不了两招,这就不得不让他大吃一惊,毕竟黑子力大无穷而郑峰身手灵活,两人加在一起就算是他叶煌也不能保证在不伤到对方的情况下两招将他们打败。

    “他还在后面监督罚做俯卧撑的兄弟,因该快要回来了吧。”郑峰说完只见十几个安保部的人就像打了败仗的残兵,相互扶持着歪歪斜斜的走回了休息室,刚一到地方这些人就直接躺在了地板上,看他们比郑峰还惨的造型就知道没少受折磨。

    过了没两分钟,一个身高与黑子差不多的大汉背着手走了进来,他剪了个板寸头,上身一件短袖体恤,下身则是迷彩裤,脚下踏着战术鞋,一份标准的士兵风格。

    刚一进办公室的门,一双精光四射的目光就锁定在了叶煌的身上,只见这个大汉嘴角勾勒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大步的走了过来“你就是叶煌?”

    “谢奎?”叶煌目光一凝,眼前这个像头狗熊一样的大家伙居然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果然是个高手,难怪郑峰和黑子都会栽在他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