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发现目标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说吧,你家的狗有什么特征,我到哪里去找它。”宁若瑜气鼓鼓的问道。

    “是一条白色的土狗,只是颈子上有拳头这么大一块黄毛,这么长……”叶煌边说边比划着。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但要是没找着可不要怪我。”宁若瑜点了点头,认命般往病房外走去。

    叶煌追出门外,补充了一句“对了,你要叫它三炮,不然它不会跟你走的。”

    “山炮?果然是叶煌才能取出来的名字。”宁若瑜在心里暗笑一声,没再理睬他,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宁若瑜回来,叶煌反倒是有些担心了,宁若瑜虽然是名警察,可她毕竟也是个女孩子,这大半夜的跑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麻烦。

    就在他准备给宁若瑜打个电话的时候,她却又回来了,手里还牵着三炮。

    三炮脖子上还拴着一条绳子,看来它不怎么配合所以才被小女警强绑了来,一见到叶煌,它猛的向前一冲,挣脱了宁若瑜的束缚,撒开四蹄冲了过来。

    宁若瑜一进屋就开始抱怨道“你这狗也太狡猾了,我到你家的时候就见它坐在门外,像是在等你回去,可等我一走过去,它转身就跑,根本不让我靠近它,还好我记得它的名字,喊了几声它才犹犹豫豫的走回来,我看它不肯跟我走,没办法只好临时找了条绳子拴在它脖子上。”

    “我们家三炮可是出了名的学霸狗,当然比一般的狗聪明了。”叶煌一边抚摸着狗头一边指了指宁若瑜说道“三炮乖,这是你若瑜阿姨,以后遇到了可别再跑了。”

    不知道三炮有没有听懂,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尾巴,反而宁若瑜有些不高兴了,只听她小声的嘀咕道“你才是它阿姨,你全家都是它的阿姨!”

    趁着现在有空,叶煌查看了一下三炮受伤的后脚,好像没什么大碍,过了这么一会儿走路都不瘸了,他又把兜里放着的小蛇拿出来仔细看看,把宁若瑜吓的尖叫了一声,直嚷着让他赶紧把蛇拿到屋外去。

    粉红色的小蛇盘成了一团,只是偶尔吐吐芯子,也不知道它伤的到底重不重,叶煌又不会给蛇治伤,只好到护士站找来一个空纸盒将它放在里面,摆在李梦瑶的床头边。

    忙完这一切天都开始蒙蒙亮了,小女警已经在椅子上睡着了,叶煌打了个哈欠,坐在另一只椅子上假寐,由于担心杀手会趁着最容易疲惫的时候搞偷袭,所以他不敢真的睡着,一直留意着四周的动静,如果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早上九点的时候,医院里开始热闹了起来,不断有人在病房外过上过下,宁若瑜也睡不着了,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望着一夜没睡的叶煌说道“早上你想吃点什么?我下楼买去……”

    还没等叶煌说话,病房的大门却被人‘砰’的一声推开了,同样是两眼通红的小唐出现在门口,只见他喘着粗气说道“宁所,挂花街道办的大娘在附近的旅馆发现一个可疑人物,跟我们发过去的拼图十分吻合,所长已经带着同事们赶过去了,你电话打通了没人接,所以我只好跑来找你。”

    “在桂花街?走咱们马上出发!”

    宁若瑜想起自己的电话还放在警车里忘了拿,一听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她也顾不上其他了,大步流星往门外走去。

    “等等,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叶煌还是觉得这些警察对付不了那个杀手,而且他想第一时间抓住杀手,也好从他嘴里找到天煞的线索。

    宁若瑜转头望了眼叶煌,心想犯罪嫌疑人也只有他才见过,不如带他一起去看看,免得到时闹出抓错人的笑话。

    不过宁若瑜还是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可以带你去,不过你的答应我,到了现场一切都得听指挥,不能擅自行动。”

    “行,没问题。”叶煌十分干脆的点头答应下来。

    ……

    刺杀行动失败后,谨慎的秃鹫没有直接回到藏身的地方,他先在附近躲了一夜,见租住的小旅馆门外没什么可疑人物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去,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两个手臂上套着红袖章的老太太正在对面看着他。

    来到房间门外,正想要将房门打开的秃鹫却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因为他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而这个味道正是从眼前这间屋子里散发出来。

    秃鹫目光一寒,轻手轻脚的将别在腋下的手枪抽了出来,打开保险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拿着枪一边缓缓的推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铁狈那张难看的丑脸出现在眼前,秃鹫这才松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枪疑惑的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血狼人呢?”

    “他被叶煌杀死了,只有我逃了回来。”铁狈转过脸来,一张本来就难看的脸现在却没有一点血色,两只眼眶发青,裤子上还有一大团的血迹。

    血狼被叶煌杀了!

    秃鹫心中有鬼,不敢去看铁狈的眼睛,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按照计划狙杀掉叶煌的话,那血狼也就不会死了,秃鹫自然不会承认这是是自己的失责,血狼死就死了吧,最好连铁狈也一起挂掉才好,两口子都是不安份的主,他俩的那点小心思秃鹫心里一清二楚。

    “对了,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吧?”秃鹫装作很随意的将手枪放回腋下的枪套中,只是他并没有把保险关起来,手枪随时都处于击发的状态。

    铁狈似乎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只听她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中了黑寡妇那贱人的蛇毒,虽然我想办法弄到了几种解蛇毒的药来吃,但好像没什么效果,秃鹫你能不能把我送回总部去,现在只有二哥才办法能救我了。”

    说着她揭开了腿上的纱布,大腿上原本被小红咬过的位置一大块肉都消失不见了,伤口上还敷着一些黄色的粉末,不过早就被乌黑色的血液侵透了,那股刺鼻的血腥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铁狈为了活命,硬生生将中毒位置的肌肉用刀剜了下来,但由于时间拖的过长,毒素早就侵入了她的血液中,挖掉这么大一块肉非但没有抑制住毒液的蔓延,反而因为流血过多变的更加的虚弱。

    秃鹫也想暂时回总部去避避风头,昨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现在整个天阳市到处都是警察,连各个路口都有持枪警察设岗盘查,秃鹫担心这个窝点迟早也要被那些无孔不入的警察发现,虽然他并不惧怕这些警察,但真要把事情闹大了,以后他在华夏国将寸步难行。

    铁狈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这次任务失败总需有要人负责,无疑她最合适,秃鹫眼珠一转,从床底下拉出一个黑色的大旅行箱,对铁狈说道“你还走的了路吧?咱们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还是早点回去为妙。”

    “嗯,我还挺的住!”生死关头,铁狈强撑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差一点没站稳,她咬着牙一步一步跟在秃鹫的身后往门外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当秃鹫走到出口时,突然顿了顿,然后飞快的倒退了回来。

    “怎么了?”铁狈心知有异,跟着停下了脚步。

    “嘘。”秃鹫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声对她说道“门外有警察,咱们从后门出去。”

    两人轻手轻脚来到后门,秃鹫小心翼翼通过缝隙向外面望了一眼,只见这里也有三辆警车停在离这里不足二十米的距离,几名拿着手枪的警察正将附近等着瞧热闹的居民劝离。

    糟了,没想到还是小瞧了这些死警察,竟然来的这么快!

    秃鹫知道这些警察很明显是冲着他来的,回来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栋小楼的两个出口已经完全被警察封死了,要是现在就这样走出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外面好多警察,队长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铁狈也望了一眼外面的情况,当看到那些全副武装的警察时脸色一变,或许是因为身受重伤的缘故,往日从不对秃鹫假以辞色的她此时却显得六神无主,一副完全听任秃鹫安排的模样。

    “走,咱们先回去。”

    趁着现在警察还没发起进攻,秃鹫当机立断,领着铁狈回到了二楼的窝点。

    一重新回到屋里,秃鹫就拿起电话熟练的拨了一串号码,等电话一接通他便急不可耐的说道“二哥,我们暴露了,血狼死了,铁狈也受了重伤,我和她现在被一群警察给困住了,您看能不能安排下附近的弟兄来帮把手。”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听到一个声音粗厚的男子说道“我安排人到高速路口接应你们,你们自己想办法过去,就这样吧,事情没解决不要再跟我联系。”

    “嗯明白!”

    秃鹫慎重的点点头挂掉了电话,然后拉开身边的黑色旅行箱,他弯下腰随手将覆盖在上面的几件衣服抛开到一边,下面则摆满了五花八门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