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血战朝阳城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仇剑嘴角带着狞笑,一步步走向叶煌,他想要将眼前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家伙一点一点的折磨死。

    脚步越来越近,叶煌单脚跪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那一拳让他的内腑受到了不轻震荡,赤红色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滴落下来,在地板上汇集成了一个小水洼。

    似乎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威胁,‘八段锦’开始发狂般的在经脉中高速运转起来,而那串胭脂玉则将浩然之气源源不断的导入叶煌体内,原本细若游丝的内力在浩然之气的帮助下迅速的壮大。

    “老大!”

    咻!

    一见叶煌遇险,黑子抖手将手里最后三颗铁弹以连珠的方式打了过去,一颗接着一颗,连接不断撞在仇剑背上,当第三颗撞上相同位置的时候,一丝痛苦之色从仇剑的脸上一闪而过。

    虽然服用过改进型的神仙水后身体硬如顽石,不过被像子弹一样的铁丸连续击打在同一个位置还是让仇剑痛的吸了口凉气,他眼里闪过狂怒之色,抓起一把椅子,看也没看一眼转身掷向黑子,一米高的红木椅子在巨大的力量带动下,速度快的惊人,没等黑子有任何的闪躲机会,直接被砸个了正着。

    咣!

    椅子在撞上的那一瞬间四分五裂,而壮的像座小山一样的黑子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撞的向后踉跄了两步,一个重心不稳坐倒在地上,两名朝阳城的保安瞧准这个机会,挥舞着刀片砍了上去。

    黑子的半边身体酸麻不以,根本无法闪开迎面而来的刀锋,千钧一发之际,他举起胳膊硬生生受了两刀,血从深可见骨的伤口中溅射出来,那两个保安一鼓作气,还打算再补上两刀,一柄铁锹直接撞在左边那名保安面门上,不等另外一边的保安有所反应,赶过来的郑峰跳起凌空一脚直接将他踹翻在地。

    十几秒时间,空虚的丹田已经被浩然之气催化过的内力填满,看着黑子三人的处境越发的凶险,叶煌眼中陡然闪过一道让人窒息的寒芒,在仇剑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动了,犹如扑击的猎豹,带着残影出现在仇剑的眼前。

    仇剑早有防备,在叶煌出现的那一刻,蓄势待发的一拳同时打了上来。

    谁知道这只是叶煌做出的一个假动作,他迅速一勾腰,以毫厘只差躲开,拳头刮着叶煌的头皮打了空。

    咣!

    不等他有机会变招,叶煌吐气出声,一记勾拳打中了他的下颌,体形魁梧的仇剑居然被这杀气十足的一拳打的飞了起来。

    紧跟着叶煌双腿用力一蹬超过了半空中的仇剑,双拳连接不断的轰向他的胸腹间。

    二重劲!

    咣!咣!咣!

    只在这短短一两秒的时间,叶煌一连在他胸口打了七八拳,仇剑的身体像陨落的流星一般直接给砸落下来,就连坚实的地板都承受不住被砸的支离破碎。

    刚才那几下又牵动了伤势,叶煌喘着粗气走了过来,仇剑成大字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胸口位置凹陷下去一大块儿,血沫带着破碎的脏器不断从他嘴角涌出,两条腿还在无意识的抽搐,看来这次他是真的玩完了。

    叶煌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个怪物给干掉了。

    身后传来的打杀声越发的杂乱,等他转过身去才发现郑峰三人的形势危危可及,黑子的右胳膊还不停的淌着血,无力的垂在一边,只能靠着一支左手与敌人周旋,战斗力顿时减少了一大半。

    童熊也是强弩之末,与黑子背靠背站在一起勉强只能自保,只有郑峰稍稍好上一些,铁锹没了不知道他又从哪里捡来两把一米多长的砍刀,杀的那些保安和血卫不敢上前一步,不过他揽下了一大半的敌人,还要分神照顾黑子他们,难免有疏忽的时候,这不刚刚一刀逼退扑向黑子的血卫,他自己背上反而让人砍了一刀。

    这一刀入肉不深,郑峰呲了呲牙,回头一刀就砍在那个偷袭的家伙肩膀上,刀刃似乎掐在了骨头里面,郑峰拔了两下没拔出来,这时两名附近的血卫见有机可乘,二话不说冲过来照着他头部打去。

    就在郑峰危在旦夕的时候,叶煌赶到了,心急之下毫无保留的一记铁背靠直接将两个血卫撞的飞出去五六米远,强横的内力起码撞断了他们身上一半的骨头。

    这些血卫在普通人眼中也许是一群神秘莫测的高手,但在叶煌眼中这些三流水准的武者不过只是比普通人稍稍耐打一些,如果他们组成上次那种阵势的话或许还能让他有些头疼,可惜这次有黑子这个善用铁蛋的家伙在,他们要是组成阵势只会让黑子当成靶子来打。

    有了叶煌这头猛虎的加入,剩下的血卫和保安已经不足为虑,几乎眨眼的功夫,刚才还气势汹汹围着他们打的那些朝阳城的人,现在却被叶煌一个人撵的满屋子乱跑,有些脑子灵活点的人见机不妙偷偷跑掉了,只剩下一干血卫还在负隅顽抗。

    哐!

    当叶煌一拳将眼前的血卫打倒在地后,举目望去,除了郑峰三人屋子里已经没有能站着的人了,原本美轮美奂的大厅就像经过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一般,四处透着破败的景色,几十个残兵败将哼哼唧唧的倒在地上,估计到现在他们还没想明白怎么可能四个人就把天阳市第一大帮给踏平了,往日那些彪悍的血卫在他们面前就跟泥捏的一样,被人一拳一个打的满天乱飞。

    叶煌抓起一个伤势较轻的血卫逼问道“说,仇剑把抓来的人关到什么地方去了?”

    “呸!”那血卫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恨声说道“你别高兴的太早,老大会为我们报仇的!”

    两女死生未卜,心急火燎下的叶煌可不向往日那般好说话,只见他脸色阴沉的抓起这名血卫完好的胳膊,二话不说用力一扭,咔嚓一声直接将它折断。

    “啊!!!”血卫大声惨叫了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他整张脸看起来的非常的扭曲。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叶煌又抓起了他另外一条胳膊。

    血卫眼中的恨意更盛,他声嘶力竭的吼道“你们……有种就给老子来个痛快的,别妄想从我嘴里知道她们的下落,你们等着吧,天煞的人不会轻饶了你们……”

    见这人打死不说,叶煌懒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直接一拳打晕了事,他又走向一名穿着朝阳城保安服装的混混。

    那混混早就注意到了叶煌,见识过他折磨人的手段过后吓的浑身直打摆子,就盼他不要发现自己,谁知道好死不死的叶煌还偏偏向着这边走了过来,混混手脚并用拼命想往后退,可他这种龟速又怎么可能逃的了。

    叶煌走上前去,直接一脚踏在了这个混混的胸口上,满脸煞气的说道“你说,那两个女人被关在哪里?”

    “我我说,千万不要杀我!”混混战战兢兢的说道“她们被关在地下室,通道口就在那边转角的木门后面。”

    叶煌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从他们现在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地下室的入口,因为担心这个混混耍诈,他直接提着混混的衣领说道“你领我们去,要是敢骗我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明白明白……”混混被他阴森森的语气吓的打了个哆嗦,急忙点了点头。

    郑峰三人用衣服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后也走了过来,他脸上带着惊疑不定的神色向叶煌说道“老大,仇剑那家伙不见了!”

    什么?!

    叶煌豁然一惊,迅速望向仇剑刚才躺着的地方,可那一片除了碎石哪还有仇剑的影子。

    刚才肯定有人趁着混乱将仇剑救走了,那家伙是属蟑螂的被打成这样还能跑的了,不过现在首要任务是去营救许若雪他们,仇剑的事情可以缓一缓再处理。

    叶煌扫了三人一眼,有些担忧的说“暂时先别去管他了,你们还挺不挺的住?要不你们在上面休息一下,我先去把若雪和月儿救出来。”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我要跟你去救月儿。”郑峰混不在意的瞥了眼被血染红的衣裳。

    “我们也要一起去。”黑子童熊两人随声附和着说道。

    “那好,咱们走。”朝阳城的主力被消灭的差不多了,下面因该没什么危险,见兄弟几个真诚的目光,叶煌不忍拒绝,点了点,提着那混混的衣领率先往地下室走去。

    ……

    许若雪和宋月儿被关在一间石室里面,仇剑把她们两个抓来以后就去忙着部署手下伏击叶煌的事情,倒也没怎么折磨她们,只是将她们的手反绑在了身后,并留下一名手下负责看守。

    隐隐约约听到一些仇剑和手下的对话,冰雪聪明的许若雪一下就猜到了他的想法,绑她们两个不过是作为诱饵,仇剑的最终目标肯定是三番四次打败了他的叶煌。

    叶煌你千万不要上了他们的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