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神秘杀手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上面有蛇……”许若雪原本打算用手指给叶煌看,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衣服,忙将拿开一点的手又盖了回去。

    叶煌自然装作没有注意到,顺着她的视线往头上一看,一条二指粗细周身粉红的小蛇正静静盘在浴帘上端吐着腥红的信子,大概它也没搞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女人会这么大的反应,所以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眸一直盯着许若雪看。

    这条玲珑剔透的小蛇看起来好似还挺漂亮的,不过在许若雪的眼里只要是蛇不管多大都跟漂亮把不上边,与蛇保持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头一回,若不是一直强撑着她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你……你快点把它抓走。”许若雪语气颤抖的催促着。

    叶煌看了大惊小怪的她一眼,这才伸手轻轻一捞就捏住了那条小蛇,这蛇也傻傻的不怎么挣扎,只是顺势盘在了他的手腕上。

    “没事了,这家伙估计是顺着墙上的通风口钻进来的,别怕,这种小东西不会咬人。”叶煌说着还恶作剧般把捏着小蛇在许若雪眼前晃了一圈,吓的她又是一声惊声尖叫,如果不是没穿衣服加上顾忌他手里的蛇,许若雪可能会不顾形象的扑上去咬他两口,以解心头之恨。

    许若雪只能用眼神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见他还不自觉的出去不由羞怒交集的吼道“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快出去,把它一块儿带走!”

    真是的,过完河就拆桥!

    叶煌不屑的撇了撇嘴,捏着小蛇不情不愿的走出了浴室,‘咚’破烂不堪的木门被人从里面给用力带上了。

    屋顶上的白灰被震下来不少,叶煌耸耸肩,看着手里这条颜色鲜艳的粉色小蛇,不由童心大起的对着它说道“你说我是把你拿去泡药酒好呢,还是拿去煲汤送给屋里那两个美女喝……”

    话还没说完,那条蛇似乎听懂了叶煌的话,猛的一挣,滑溜的身子竟然逃脱了铅制,哧溜一下就从半掩的窗户中钻了出去。

    瞧着小蛇灵活的逃掉,叶煌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没想到这小东西力气这么大,竟然趁他没留神的时候挣脱了魔抓,其实他也没想过真要杀掉这条漂亮的小蛇,现在既然跑了就跑了吧,只希望它下次不要再让人给抓住。

    没过两分钟,许若雪从浴室里探出了半边身子,不过胸前的春光已经被一条白色的浴巾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对圆润的肩膀和纤细的胳膊露在外面,她脸上还带着余怒未消的神色瞪了叶煌一眼,伸出玉手说道“把新买的衣服拿给我。”

    “哦,在这儿了。”

    叶煌捧着两套还没撕掉标码的连衣裙屁颠颠的送了过来,没等他有机会往里面望上一眼,许若雪十分不客气的又将门给关上了。

    等她扶着摇摇晃晃的宁若瑜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顿时让叶煌眼前一亮,平常许若雪都是穿着职业套裙,几乎没看她穿过其他风格的服饰,这套连衣裙虽说不是什么名牌,不过她穿着却非常的合衬,少了一些女强人的气质,多了一分成熟女人的魅力。

    许若雪也注意到了他如狼一样深邃的目光,没由来的脸上一红,她故意将头转向一边不去看他,小心扶着宁若瑜在床边坐稳,带着些许埋怨的对她说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这么多酒。”

    洗了一个热水澡,宁若雪终于清醒了一些,她脸上带着歉意的表情嘟囔道“若雪姐对不起,我没想到这酒后劲这么大,以后我再也不喝了。”

    许若雪爱怜般的盯了她一眼,这才拿起放在柜子上的矿泉水,拧开一瓶喂她喝了一些,然后又重新拿起一瓶放在嘴边喝了几口。

    叶煌耐着性子等了她们一会儿,这才转身问道“收拾妥当了吗?好了咱们就回去吧,要是回去晚了,伯母又该担心了。”

    “等等,我有点困,让我眯一会儿……”许若雪手捂着额头,身子摇了两摇一头扎倒在床上。

    “若雪,若雪……”叶煌急忙拖着她身体晃了几下,许若雪就像真的沉睡了过去一样,一点反应都没。

    叶煌顿时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许若雪就算再困也不可能说睡就睡,怎么摇都摇不醒她,再看一旁的宁若瑜,也已经昏睡的人事不醒,微微张开的嘴角还流着一道晶莹的哈喇子。

    两手分别把在两女的手腕上,幸好脉搏平稳,并没出现什么异常的反应。

    难道是刚才出去的那一会儿时间,有人进来做了手脚?都怪自己今天喝了点酒,居然放松了警惕,让人有可趁之机!

    叶煌突然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窗户,眼神中闪过几缕寒芒“别藏了,出来吧!”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肃杀之意,让人听了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一道黑影应声从窗户外面跃了进来,没等他看清情况,叶煌鬼魅般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坚实有力的右掌牢牢掐在他的脖子上,只要叶煌愿意,一瞬间就能扭断这人的脖子。

    “别……动……手,是……我。”那人似乎害怕了,吐字艰难的发出声音想要阻止叶煌,不过她的声音十分的耳熟。

    叶煌一把掀开了她脸上的薄纱,那张憋得通红的俏脸竟然会是李梦瑶,他眼里的寒意更甚,逐字逐句的说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黑寡妇李梦瑶的眼珠都要鼓了出来,她没料到平时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的叶煌认真起来时会如此的让人害怕,早知道这样就该敲门进来了。

    她两只手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摆开掐在脖子上的手掌,可这个手掌却如同钢铁塑成,不管她如何用力也难以掰开分毫,她鼓起全身力气断断续续的低吟道“先……先放手……”

    叶煌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李梦瑶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饱满的胸脯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煞是诱人,叶煌可没心情去欣赏这些,步步紧逼的说道“你把她们怎么样了?”

    李梦瑶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贪婪的吸了几口空气那种窒息的感觉才消失无踪,她有些哀怨的嗔道“你干嘛这么紧张,她们只是暂时睡了过去,要不了两个小时就会醒过来,精神比现在还要好。”

    听她说的跟自己的诊断相同,压在叶煌心头的大石总算落了地,联想到刚才浴室里那条诡异的小蛇,不禁问道“刚才浴室里也是你搞了鬼吧?说,为什么要把她们弄晕!”

    面对叶煌咄咄逼人的目光,黑寡妇又恢复了往日风情万种的模样,‘咯咯’笑了几声说道“免费让你看了一出好戏,你不但不感谢人家,还这么凶,我要是不把她俩弄晕过去的话,我怕接下来说的事情会吓着她们。”

    “哦?你跟踪我到这里就是为了和我说事?”不知道她在卖什么关子,但是叶煌的好奇心还是被引了起来。

    “谁稀罕跟踪你啊,我只是在你身上涂了点我家小红的分泌物,只要你还在天阳市,无论什么角落都能找到你。”李梦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接着说“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这两个小美人恐怕就要倒大霉了,你刚才出去的时候,有两个杀手趁机溜了进来,我见情况危机,便放小红出去把他们一人咬了一口,不信你看看床下就知道了。”

    她说的小红大概就是那条粉红色的小蛇了吧。

    叶煌顺着李梦瑶手指的位置,弯腰望了一眼,顿时惊得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床下并排躺着两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子,两人身体僵硬脸色乌黑,明显是中毒死亡,叶煌在他们身上搜了一遍,除了两把装上消音器的手枪以外,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找到,不过还是让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两人的十根手指上的指纹都被削了去,这样就能避免被人通过指纹追查出他们身份,这倒很像一些专业杀手的做法。

    大意了!如果不是李梦瑶正好出现的话,许若雪她们可能已经遭到了毒手。

    这两个杀手是谁派来的答应已经呼之欲出了,在天阳市与他有仇的除了朝阳城就剩下东升公司,朝阳城高手无数,似乎没必要请这种不入流的杀手,而最有可能干出这种事的就是东升公司,没想到这才刚刚消灭了他两个爪牙,报复就来的如此的快,看来以后要多加提防才行。

    叶煌顾不得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充满歉意的看了李梦瑶一眼“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一些,今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咯咯,那你打算怎么还我这个人情,以身相许怎么样?”李梦瑶越发的胆大,说着还挺了挺高耸的胸脯,一副诱惑你到死的模样。

    叶煌自知理亏,也没有接嘴。

    见他没有上钩,李梦瑶眼里闪过一道失望之色,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仇剑自从被你打成重伤后就消失无踪了,现在朝阳城群龙无首,阴王下个月会来朝阳城主持大局,线索我给你找到了,你可别忘了当初答应过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