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强援到来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叶煌就这么一个人,手持着钢管挡在了路上,如果不了解他的人,肯定会以为他是个白痴,傻的做出这种以卵击石的事情。

    蒋旺也是这么想的,本来还以为菲凡公司在吃了几次大亏以后,肯定会做出更加周密的部署,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搞了半天居然只有一个人站出来,难道眼前这小子以为他是超人,打算凭着一个人的力量对抗三百多号人的围攻?

    想到这些,蒋旺咧着大嘴笑了,估计是菲凡公司的人都吓破了胆,只有这个二逼小青年还傻傻的跑来出头,蒋旺懒得跟这种虾兵蟹将浪费口水,手向前一挥,扯开嗓子大喊道“给我上!”

    以多欺少本来就是这些混混的老本行,何况对方只有一个,跑的慢点恐怕还没挤进去对方就被跺成了肉泥,几百号混混发出杂乱无章的大喊,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冲了过来。

    叶煌目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右手拿着长棍斜指下方,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旋围绕在他身体周围打转,眼看着人群越离越近,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像是真的被吓傻了一般。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拿着棒球棍的小混混,他难掩心中的喜色,就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兴奋,对方已经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嗷嗷叫着将手里的棍子轮向叶煌的脑袋。

    呼!

    凄厉的破空声响起,没等这个混混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地方传出的声音,腿上便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剧烈疼痛,一米八几的大个竟然被一棍子给扫飞了出去。

    嗡

    叶煌手持着钢管的尾端,用力一抖,二指粗细的钢管发出可怕的颤动声,他弓腰猛地一轮,平地刮起了一道狂风,冲在前面的七八个混混顿时惨嚎着被打翻在了地上。

    咣!咣!咣!

    更多的人扑了上来,叶煌怡然不惧,手中的棍子划出一道道残影,专攻敌人下三路,只要谁挨上一点,就是骨折筋裂的下场。

    他使用的这套棍法还是当年老道士传授给他的伏魔棍法,招式大开大合,最适合在万军之中冲杀,本来好好一套可以用来建功立业的战场搏杀之术,没想到却被这个不孝的弟子用在了打群架上面,要是让老道士知道真相,非得跳出来狠狠抽他一顿不可。

    手里的长棍越舞越快,一道道狂风吹的烟尘四起,谁要敢靠近叶煌两米以内无一例外都会被击飞出去,短短一会儿时间就有数十名不怕死的混混倒在地上不停的惨叫着。

    见到同伴的惨样,其他混混手拿着武器将叶煌困在包围圈中,嘴里咋咋呼呼的叫着,却始终无人敢上前一步。

    “妈的,给老子闪开!”

    蒋旺拨开挡在前面混混,抬起手对准叶煌所站立的位置,他手上拿的居然是一把通体黝黑的手枪,将他本就丑陋的面孔衬托的越发的狰狞“臭小子去死吧!”

    砰!

    枪口喷出一道橙色的火焰,子弹的速度快的让人无法用肉眼看清。

    就在这个时候,叶煌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突然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混混成了替罪羔羊,大腿上爆出一团的血花,那混混两手捂着不断喷血的伤口,竭斯底里的惨叫声令人毛乎悚然。

    人去哪了?!

    蒋旺略微愣了愣神,在他旁边的混混却一脸惊愕的指向头顶,嘶声喊道“他在上面。”

    叶煌凌空跃起四五米高,如同大鹏展翅一样扑了过来,蒋旺反应过来,抬枪要打,不过叶煌的动作比他还要快上一分,手里的长棍准确的敲在了蒋旺持枪的右手臂上。

    咔嚓

    蒋旺的胳膊应声骨折,手枪也掉在了地上,到底是个刀口见血的人物,他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一边向后退一边大喊道“砍死他。”

    叶煌落地后并未乘胜追击,他轮圆了钢管一棍子将地上的手枪砸成一团废铁,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数百人的混战中,要是谁捡起这把枪趁乱在背后来上一下可不是好玩的,再说许若雪等人就在不远的地方,万一要是误伤到他们到时后悔都来不及。

    哐!

    一棍子将一群壮着胆子冲过来的混混打翻在地上,叶煌手里的钢管都扭曲成了弧形,他看也不看四周众人一眼,双手握住弯曲的位置用力往两边一拉,‘嘎吱嘎吱’声中,钢管居然被他硬生生拉的逐渐变直。

    他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意,双手握着被他拉直的钢管再一次扑了上来。

    尼玛,这人太变态了!

    这些混混算是见识到了叶煌彪悍的一面,几百个人围着他打非但没有碰到他一点皮毛,自己这边的兄弟反倒伤了不少,而且一个个断胳膊断腿的,看着都让人害怕。

    几分钟时间,他们内心就从最开始的兴奋转变为了恐惧,虽然每一个人嘴里没说,但是脚下退不停向后退着,只等自家的老大一发话,大家肯定不顾形象的拔腿狂奔,离眼前这个疯子越远越好。

    就在众人萌生退意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阵杂乱的摩托车轰鸣,上百辆摩托载着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非主流小混混从大门口涌了进来,每辆摩托都坐了两三个人,初步算下来比现在两个帮会加起来的人还要多上一些。

    我们的援军?

    被小弟保护在中间的同心会老大回头看了一眼,眼里满是疑惑,他没听说东升的人说过有联系过其他帮会的啊。

    这些骑着摩托前来的人岁数普遍不大,大多是一些十几二十岁的模样,而且他们骑的摩托也是破破烂烂的,车身上还粘着不少的泥水,一看就不像是江北区这边的人,忽然,苏炳兰在对方人群中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钦天?他不在铁扎街待着跑到江北来干嘛?”

    他们所处的组织听起来名头响亮,其实不过是城乡结合部那些农转非的小屁孩无所事事之下纠结在一起组成的,虽说人数繁多,不过却都是些上不的台面的人物,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连半个势力都算不上,以前苏炳兰就算遇到大哥钦天连头的懒得点一下,似乎跟他打招呼都成了一种丢人的事情。

    今时不同往日,随着一股生力军的加入,三帮人马凑起来接近七百人,苏炳兰刚刚掉到谷底的信心又升了起来,他还不肯信有人能抗住七百把棍棒刀片的挥砍,就算他是钢铁侠也得被崩掉满地的螺丝钉。

    “钦天,咱们一起联手干掉那个小子!”苏炳兰今天破例的主动向那群小屁孩的老大打起了招呼。

    也不知道钦天有没有在摩托的轰鸣中听到苏炳兰说的话,他望向这边点了点头,酷酷的一挥手中的斧头“砍他们!”

    上百辆摩托喷出一股股浓烟,上面的骑士挥舞着手中的武器,眼神中满是亢奋的神色,如同脱缰的野马,呼啸着扑向了人群。

    等等!砍他们?对方不是只有一个人吗?

    站在最后面的苏炳兰听清了钦天喊出的口号,一愣神之间猛然醒悟过来,这TM哪是什么援军,臭小子是来痛打落水狗的!

    哐!

    就像秋风扫落叶,站在最后排的混混转瞬间就被摩托车组成的洪流打翻在地上,还没等其他人搞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众人如同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冲入了人群当中。

    “操,这群王八蛋是来抄咱们后路的,干翻他们!”苏炳兰扯着喉咙喊了一嗓子,人影被淹没在洪流中。

    叶煌终于停了下来,喘上几口粗气,虽然只过了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还是让他累出了一老鼻子的汗,如果不是手腕上那串胭脂手链源源不断的向他身体里输送内力,他早就驾驭不住伏魔棍法这种大耗内力的功夫了,幸好钦天还算守信,不然叶煌就真没力气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昨天下午,当听完许若雪的诉苦以后,叶煌灵光一现,突然想起了山鸡那一伙人,这些非主流的小子满大街到处都能看到,只要有三分之一加入的话,那他们也是一股不容小视的力量,就看老大有没有胆量和魄力去做这件事情了。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叶煌辞别了许若雪独自前往聚集地铁扎街,这里位于农村和城市郊区的中间地带,人们俗称的城乡结合部,低矮破旧的房屋,随处可见当街拉客的半老徐娘是这里的特色,在叶煌拒绝掉三个拉他进洗头房玩玩的中年妇女以后,终于来到了老巢。

    一间摆着十来张桌子的台球室,日光灯上的吊索已经结起了厚厚的蜘蛛网,地上洒满了烟头,这群人确实混的不怎么样,连总部也乱的跟一个猪窝一样。

    “帅哥,你一个人来玩桌球?要不要人陪你?一个小时十五块……”一名穿着低胸装的小太妹注意到了独自走进来的叶煌,忙晃动着两个丰满的肉球带着媚笑迎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