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竞标会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其实这条玉石手链还是他前两天买来的一堆原石中开出来的,当初开出这块玉石的时候,牛总认为自己这次一定发财了,拳头这么大一块玉石按照市场价怎么也能卖个一两千万,可等洗石的师傅瞧见上面的血色纹路时,非常失望的摇了摇头,洗石师傅告诉他,这是一块没用的杂玉,最多也就能卖一两千块,还不够打磨的价钱。

    牛总的一颗心从天上跌落到了谷底,发财梦一瞬间烟消云散了,可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开出这么大体积的玉石,丢了又有些可惜,狠了狠心干脆让师傅把它打磨成了十二颗小珠子,串成手链放在办公室当个纪念,今天如果不是叶煌提起的话,他都忘的差不多了。

    眼前这叫叶煌的人想要这条玉石手链有什么目的?

    牛总懒得去猜,他只要将这条手链的价值发挥到最大就行了,牛总抚摸着手里的珠链,一边歉意的说道“叶先生,可真对不起,这条玉石手链是我们祖上流传下来的,意义非凡,我一直小心的收藏在身边,所以不能卖给你。”

    牛总使出了一招欲擒故纵的招数,他算是看出来了,叶煌特意跑来买这串珠链说明这东西对他非常的重要。

    听到牛总的话,叶煌也是愣了一愣,显然没料到会被拒绝。

    难道牛总早就知道这条胭脂玉的价值?这似乎有些不太可能,如果他要知道这条手链能卖上亿的钞票,恐怕就不会这样随意的抛在桌面上了。

    “你可以考虑一下再回答。”叶煌耐着性子说道。

    “叶先生,真是对不起,这条手链就算打死我也不能卖。”牛总表现的十分的坚决。

    “去你妈的!”

    砰!

    早就看牛总不爽的郑峰终于忍不住发飙了,冲过去就是一脚,将体形庞大的牛总踹翻在地上,不等他爬起身来,硕大的脚板对着他就是一顿乱踩乱踢,边打还边破口大骂道“狗日的死肥猪,给你的阳光你丫还灿烂起来了,老子今天不信收拾不了你,你特么守着这条链子给你陪葬是吧,老子今天成全你!”

    “叶……叶先生,哎哟……,快叫你兄弟住手吧,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

    小秘书早被残暴的郑峰给吓跑了,只剩牛总一个人在地上没命的翻滚,嘴里还发出杀猪般的讨饶声,黑色的西装布满了灰尘和无数的鞋印。

    叶煌没有马上叫住郑峰,反而饶有兴致的站在一旁观看,这种人就该被狠狠收拾一顿,不然以后长不了记性。

    等到郑峰将他从东面一直踢到了西面的墙角,叶煌这才示意他停下来,牛总早就被踢的不成人形了,咧着嘴只剩喘气的份。

    叶煌蹲在牛总的面前,假意拍了拍他领口上的大脚印,说“牛总,现在咱们能商量了吗?”

    虽然叶煌保持着微笑,可牛总却是越看越怕,忙不甚的点着头说“卖……我卖给你。”

    “嗯,谢谢,你打算卖多少?”叶煌笑的更加的灿烂。

    牛总沉默了一下,试探性的比出一根指头说“十……不不,一万我就卖。”

    一万块?叶煌心里乐开了花,这种好事也能让他碰到,他刚想要掏钱,谁知郑峰比他还快了一步,二话不说上去又是一脚,把牛总踹翻两个跟头,这才从兜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面值钞票掷在他身上“操你家大爷,这条破珠子就想要一万,你丫想钱想疯了吧,给你十块算是给你留了面子,再啰嗦老子今天抽死你!”

    “别打别打,我不要钱了。”牛总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哀求道,他算是明白了,这一伙人哪是来商量买东西的啊,纯粹就是来打劫的,早特么知道会是这种下场,刚才见面时就该直接把这条破手链送给他们,或许还能少挨一顿毒打。

    “这还差不多。”

    郑峰从他手里抢过玉石手链放在眼前仔细瞧了几眼,这些石头上面全是一条条血管一样的线条,丑不拉几的,也不知道老大为什么这么有兴趣,他随手将手链抛给叶煌,又对牛总说道“别装死了,既然收了钱就给我写一张条子,免得到时候你出去说我们抢你东西。”

    “你这不是明抢是什么!”

    这些话牛总只能在心里头想想,真要是图一时嘴快说出来的话就可以直接送火葬场了,他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找出纸和笔在郑峰的逼视下写着“今我牛进财将一条玉石手链以十元的价格转让给叶煌先生,特立此据为证。”

    郑峰拿过字条一看,蹙着眉毛说道“字写的真特么的丑,跟你人一个熊样……”

    叶煌没空理会他们,他闭着眼细细抚摸着十二颗圆润的玉石,上面传来的纯正气息让他确定了手里的东西正是胭脂玉,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能获得由十二颗胭脂玉串成的手链,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必定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的抢夺了。

    叶煌的心里乐开了花,要是他知道这些雨珠是从一块拳头那么大的胭脂玉上切割下来的话,估摸着他会立马一掌拍死牛进财这个败家玩意儿……

    今天是参加竞标会的大日子,大清早许若雪便领着公司的一干头头脑脑乘车赶往会场,叶煌把车停进停车场后,又陪着许若雪一道去提交竞标书,望着许若雪忐忑的面容,叶煌飒然一笑,凑近了问道“许总,你现在是不是很紧张。”

    这家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为了这事我昨天一个晚上没睡好,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许若雪没好气的白了叶煌一眼,没有心情去理会他,公布结果在即,是去是留的问题马上就会揭晓了,要说不紧张完全是骗鬼的假话。

    叶煌自讨了没趣也不着恼,屁颠颠的跟在许若雪身后,一双眼睛总是不老实的瞟着她挺翘的臀部。

    两人刚刚走到竞标委员会办公室的大门,冯子杰那个娘娘腔正一扭一扭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两边相互望了一眼,冯子杰现在春风得意,原本不想理睬叶煌这个让他讨厌的家伙,谁知刚走几步,叶煌那可恶的声音便从背后传了过来“娘娘腔,你走路怎么一摆一摆的?难道是因为屁股疼?”

    冯子杰当然明白他是在故意羞辱自己,平时他最恨的就是那些背后议论他没有男人味的家伙,叶煌却又一次大庭广众之下骂他娘娘腔,冯子杰恨不得冲过去撕烂他的嘴巴,他极力控制着怒意,转身望向叶煌,咬牙切齿的说“叶煌你别得意的太早,咱们之间的事情迟早要跟你算账的,等着瞧好了!”

    “来就来,难道我怕你啊!”叶煌毫不示弱的回瞪过去,还故意拍了下自己的屁股。

    “哼!”冯子杰怨毒的瞪了他一眼,这才气呼呼的疾步往外走去。

    许若雪被叶煌粗俗的举动臊红了脸,她忍住了扭头就走的冲动,疑惑的问道“叶煌,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东升公司的少东家呢?”

    “单纯的看不惯这种人妖。”

    叶煌耸耸肩,连他自己也搞不明怎么会这么讨厌冯子杰。

    十一点钟,竞标会正式举行,主持人在介绍一遍这次招标的内容过后,开始当众拆开一封封密封好的标书,每拆开一份他便拿着话筒宣读上面所写的价格和公司名字。

    前面这些出价的都是本地小有名气的房地产公司,他们开出的价格中规中矩,大多是一亿左右,显然为了获得这块地的建设权苦下了一番功夫,虽然还没念到东升公司的名字,不过许若雪已经十分的紧张了,两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握着,都快掐出水来。

    “东升公司的标底价格是……”主持人故意缓了一缓,接着说道“一亿三千一百万!”

    “什么?怎么会这样!”

    菲凡公司的众人听到这个价格后瞬间就炸开锅了,东升公司出的价刚好比他们预定的高出一百万,说是巧合没人肯信,最大的可能是有内部人员泄露了公司的标底,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对身边的人都产生了怀疑,只有范达伟事不关己般静静的坐在后排,只是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冯子杰脸上带着得意的表情望向这边,见到叶煌也正好看向他,于是便对着叶煌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态度十分的嚣张。

    “傻逼。”

    叶煌用口型回骂了一句,扭头看了眼乱糟糟的同事,在许若雪的耳边说道“你没把更改标底的事情告诉他们?看都把他们吓成什么样呢!”

    听到东升公司报出的价格,许若雪终于松上了一口气,这才有功夫搭理他“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那倒也是!”叶煌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能让公司这些目空一切的高管吃点瘪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还剩最后一封标书,看起来咱们东升公司对这块地怕是志在必得了。”主持人扬了扬手里最后一个信封,边拆边打趣了一句。

    菲凡公司众人面如土色,坐立难安,只等最后的宣判了。

    “菲凡公司报出的价格是一亿……”主持人揉了下眼睛,确认没有看花后再次念道“菲凡公司开出的价格是一亿三千五百万!!!那么咱们真要恭喜菲凡公司。”

    主持人话音刚一落下,屋顶四周飘洒下无数的彩带,从大悲到大喜的菲凡公司高层人员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回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