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暗夜遇袭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这家烧烤摊的味道还真没的说,撒上孜然的肉串闻起来香气诱人,一口咬上去外焦里嫩,油脂顺着喉咙流进肚里,叶煌食欲大开,一个人干掉了两个大腰子不说,又与许若雨争抢起了盘子里的肉串,两人一人抓了一把,毫无形象的放在嘴里嚼的‘吧唧’作响,桌子乱七八糟堆满了吃空的竹签。

    “呼,好撑啊。”吃完最后一串烤肉,许若雨两手捂着肚子斜靠在椅背上声音,哪还有一点淑女该有的矜持。

    许若雪比起妹妹就要斯文的多了,小口小口的吃着菜,等到两个饭桶把桌上的食物消灭光,她才不过只吃了两串烤土豆,见大家都吃饱了,她便去买单结账。

    吃饱喝足,三人慢悠悠往许若雨学校的方向走去,走过一个路口,周围的街灯似乎全坏了,前面是黑洞洞一片。

    许若雨一边往叶煌身边靠了靠,一边忍不住嘀咕道“昨天这儿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个人影都看不到,连路灯也坏了,活见鬼,这黑不隆冬怪吓人的。”

    叶煌从夜宵摊出来后就明显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们,而且还不只一个,虽然还没搞清楚这群人的来意,不过是敌非友的可能性要大的多,为了两女的安全着想,叶煌不敢掉以轻心,他已经不着痕迹的将内力运转到了四肢,以便遇到任何突发情况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

    咚噹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像是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让人不由毛乎悚然,许若雨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一下躲进了叶煌的怀里,她指着前方的黑影说道“姐……姐夫,那儿好像有人。”

    前面几十米的地方不止有人,而且还有十几个,他们排成一排正不疾不徐的向这边走来。

    “他们要干嘛?”许若雪也察觉到这群人似乎来意不善,拿出提包里的电话想要报警求助。

    这时两辆汽车开着远光灯并排着从叶煌三人的身后驶来,一个刹车停在不远的地方,将他们的退路也给堵住了,强劲的灯光将原本漆黑的道路照的通亮,叶煌将两女护在身后,眯着眼望向逐渐逼近的这群人。

    这群人一共有十三个,一水的大光头,腰间还别着家伙,满脸横肉的脸上纹满了像是梵文一样的图案。

    走在中间那人的样子引起了叶煌的注意,他有些诧异的说道“你是仇剑?”

    桀桀桀桀

    犹如夜枭一样的笑声在这样的晚上显得异常的刺耳,仇剑笑了几声,眼里闪过狰狞的神色说道“你想不到吧,会在这里遇到我!”

    “你没事?”叶煌有些惊讶的望着对方,作为当事人他十分清楚当时自己那一拳有多大的力量,凭仇剑那区区二流高手的实力硬挨了这一拳,就算不残废,起码也得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没想到这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仇剑又再一次生龙活虎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撕拉

    仇剑没有回答,反而一把将自己的上衣撕的粉碎,暴露在灯光下的身体让叶煌倒吸了一口凉气,许若雪两姐妹更是吓的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仇剑的身上几乎看不到完好的皮肤,一条条如同蚯蚓一样的黑色筋脉缠绕在他的肌肉上面,还不断翻滚蠕动着,像是无数条虫子,在外人看来异常的恶心,仇剑指着自己的身体,逐字逐句的说道“拜你那一拳所赐,让我顺利突破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身上这些就是我付出的代价,你知道吗?每天我都在想着要怎么折磨你们,让你们尝尝我所受过的痛苦,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生不能,哈哈哈哈……”

    仇剑疯狂的笑着,脸上的肌肉变的异常的扭曲,仿佛叶煌三人现在已经是他的阶下囚了。

    “自己作孽找死,怪的了谁?以前你坏事做绝,才会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这是你自找的。”叶煌嘲讽道。

    “是吗?让我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仇剑转过身对身边的光头大汉吩咐道“血卫,给我抓住他身后那两个女人,我要活的。”

    “是!”血卫双手抱拳应了声,成半圆形围了上去。

    “你们就在这儿,别怕,万事有我在。”叶煌难得正经的安慰了被吓的心惊胆战的两女几句,为了避免打斗时伤到她俩,叶煌毫无惧色的迎了上来。

    这些血卫一个个太阳穴高高鼓起,实力起码是三流高手的水品,一共十二个,连叶煌也不敢轻视,何况还有一个实力未知的仇剑在旁边虎视眈眈,叶煌的处境可以说相当不妙。

    哐

    两方一言不发就动上了手,叶煌出拳如风,以一抵十二依然不落下风,只是一时半会也拿对手没辙。

    这十二个血卫的动作如出一辙,一进一退颇有章法,不管叶煌率先攻击那一个点,其他的人就会向他发起疯狂的攻击,这让他有一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背后有风声传来,叶煌急忙转身与对方硬拼了一记,‘砰’的一声将偷袭的人打的连退了四五步,叶煌趁着这个空隙冲出了包围圈中。

    叶煌喘了两口粗气,趁着这点短暂的时间调整了一下有些躁动的内力,他突然想起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的阵法介绍,与眼前这些血卫的攻击方式如出一辙,十二个三流高手发起的攻击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他们利用阵法的玄奥之处往往能爆发出强上数倍的战斗力,就算实力比他们强大,也不见得能轻易的全身而退。

    叶煌对阵法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自然想不出破解的法子来,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手段,那就是硬干,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可取,那就比比看是谁的拳头更硬吧。

    叶煌大喝一声,与这群血卫又重新战在了一起。

    两姐妹缩在墙角边关注着战场的情况,许若雪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小脸一片煞白,反倒许若雨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反而便的镇定的多,她搂着姐姐的身体,一边轻声安慰道“姐姐别怕,姐夫功夫那么厉害,肯定会把这些人打趴下的!”

    看起来许若雨十分坚信叶煌的实力,在她眼里这群人不过是样子长的凶恶一点,自己姐夫连黑子那种大汉都能一招打败,何况是眼前这些土鸡瓦狗。

    许若雪看了眼单纯的妹妹,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没想到朝阳城的报复来的这么迅速和猛烈,因为自己的事,不但连累了叶煌,现在连妹妹也给牵扯了进来,如果仇剑他们打败了叶煌,那自己和妹妹的下场恐怕比死好不了多少,现在叶煌成了她们唯一的希望,只希望他还能向以前那样带给大家奇迹……

    叶煌闪过了当胸的一脚,不给对手任何反应的机会,突然使出一记铁背靠撞入面前的敌人怀里,‘嗵’的一声闷响,巨大的冲击力将这名血卫撞飞出去,凌空喷出一大团血雾。

    虽然如他所想的那样成功干掉一名敌人,不过叶煌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腹部和背上各挨了一拳,让他体内的真气一阵翻涌。

    血卫顺势而上,根本不给叶煌任何的喘气机会,追着他穷追猛打,还好血卫的阵法因为少了一人,无法再发挥出最大的效果,这才给了叶煌可趁之机,只见他脚下踏着怪异的步伐,不断闪躲掉迎面而来的拳脚,找准一个空档,他猛地出脚踹在身前这人的小腿上。

    咔嚓

    清脆的骨折声传来,那名血卫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断腿不停的痛苦哀嚎,这时候没人顾不得上管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剧痛中昏迷了过去。

    叶煌抓住一只迎面打来的拳头,用力那么一扭,顿时又将一名血卫的胳膊给废掉了,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火的阶段,随时都可能因为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失误而招来灭顶之灾,所以容不得叶煌有半点的心慈手软,躺在地上的伤员正在逐渐的增多,血卫的阵型早就不攻自破了。

    叶煌是越打越猛,如同一只出闸的猛虎,十二个血卫已经有一半倒在了地上,断胳膊断腿比比皆是,正当他一拳将一名血卫打的口鼻喷血的时候,脑后突然传来一阵尖利的啸声。

    这种声音只有在拳速达到一定的境地才会产生,叶煌当然不会陌生,他就地一滚,十分狼狈的夺了这一拳。

    轰

    地上被这一拳轰出一个碗口大的洞,仇剑的右手前臂几乎全都没入了里面,看来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