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假扮我的男友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叶煌,你先等一下。”

    叶煌刚要走出大门,却被许若雪给叫住了。

    “还有什么事?”叶煌纳闷的转过头问道。

    这事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特别是许若雪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只见她脸上阴晴不定,纠结了半响才结结巴巴的说“那个……那个……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帮忙。”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你这样让我觉得渗的慌。”叶煌还从没见过许若雪这幅娇滴滴的模样,隐隐让他有种怪异的感觉。

    “我……我……”许若雪脸红的像个桃子,在叶煌的目光注视下,她鼓起全身的勇气快速说道“我想请你假扮我的男友。”

    “啥玩意儿?!”叶煌以为自己听错了,用力掏了掏耳朵,许大经理竟然找自己当她男友?假扮两个字则直接被他无视掉了。

    许若雪不复往日高傲的神色,扭捏着说“我妈今天会来,我想请你在她面前假扮一天我的男朋友,我保证就今天一天,你看怎么样?”

    “不干!”听完许若雪说的话,叶煌异常坚决的回答道。

    “你……”自己好不容易开口求人,没想到叶煌这混蛋拒绝的如此的斩钉截铁,自尊心受挫的许若雪气的半响说不出话来。

    叶煌仿佛没有发觉许若雪眼中的羞愤之色,他上前两步,腆着老脸说道“除非你把假扮两个字去掉,我就答应你……”

    “做梦!”说出这两个字让许若雪身心舒畅,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可当她瞧见叶煌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时,心中又是一软,诺诺的说“其实你人挺好的,只是我现在还没考虑过感情的事情……”

    没等她把话说完,叶煌的脸上又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我逗你玩的,这事好办,到时候我准让伯母瞧不出破绽来。”

    “哦是吗?”

    许若雪如负重释的松了口气,心中却隐隐有些失落,她低下头拉开抽屉,用来掩饰眼中的落陌,只见她将一把车钥匙放在叶煌的面前,说“我妈大概中午就能到车站,到时还得麻烦你开车接一下她……”

    “没问题,你记得给罗胖子打声招呼,免得他一会儿又来找我麻烦。”

    许若雪将钥匙放在叶煌的手里头,再次嘱咐道“在工作上你还得用点心,别整天无所事事的到处瞎逛,等罗刚的事解决后我想把你调到安保部经理的位置,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到时再说吧。”叶煌含糊的回答了一声,不等许若雪继续说下去,拿着车钥匙出去了。

    他可不想把自己绑在安保部经理的位置上,树大招风,要是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就不美了,还不如当个小小的保安,自由自在的做什么事也方便的多。

    走在通道里,叶煌忽然想起许若雪刚才说过今天已经把紫菱调到办公室做文员去了,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能不能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带着疑惑叶煌路过人事部办公室时支着脑袋往里面瞄了一眼,哪有紫菱的身影?

    人事部的老王正好望见探头探脑的叶煌,两人平时也聊过几句,于是老王便告诉他,紫菱刚才接了一个电话就满面愁容的下楼去了。

    叶煌有些担心紫菱,刚要下楼去找她却又迎面碰上了罗刚。

    罗刚发自内心里的十分讨厌眼前这个坏了他好事的小保安,他今天出奇的没有找叶煌的麻烦,反而和颜悦色的问道“你刚才去哪里了,怎么岗位上没有人?”

    “哦,刚才总经理找我有点事,我在她办公室里,不信你可以给她打电话。”叶煌打个哈哈说道。

    臭小子,仗着有许若雪在背后撑腰就敢不把老子放在眼里,等着瞧吧,看你到时候怎么死的!

    恨意从眼中一闪而过,罗刚随即恢复了弥勒佛般的笑容,他上前拍了拍叶煌的肩,说“打什么电话,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吗?”

    骗鬼。

    叶煌不自觉的撇了撇嘴,眼前这胖子戏演的真特么肉麻。

    “对了,我给你说个事。”罗刚接着说道“明天1号仓库要到一批货,我看咱们这群人里就你责任心最强,那明晚就由你跟郑峰负责站1号岗,可不许溜号哦!”

    “不是下个星期才轮到我上夜班吗?”叶煌假装不知情的问道。

    “是这样,明晚有两人请了病假,人手不够,你和侯峰临时调到夜班组,白天就不用来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

    罗刚交代完事情,背着手走了,叶煌对着他的背影‘呸’了口唾沫,死胖子,想阴我,咱们走着瞧!

    来到楼下,紫菱就站在公路边背对着叶煌,正被一女两男围在中间,紫菱似乎在拒绝什么,不断的摇着头,她对面的女人非常激动,手都快指在紫菱的鼻子上了。

    “西西姐,我真的不想再去那种地方了,你也别去了好吗?”紫菱被人指着鼻子也不生气,还一个劲的好言相劝着。

    “我不去KTV上班你养我啊,别说这么多,我已经跟今晚的客人谈好价钱了,你只要陪他喝喝酒,人家出了两千块,想想你妈妈的病,有了这些钱就可以治好她的病了,你就当帮帮姐姐我,答应吧!”那叫西西的女子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叠钞票在紫菱的眼前晃动着,其实这些钱只是那顾客给的定金,西西已经跟那个慷慨的客人谈好了价钱,只要紫菱肯陪他一个晚上,就能轻易的赚到白花花的两万块钱,陪客人喝喝酒只是骗人的鬼话,只要加了料的酒一入口,就由不得这个小丫头做主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看着在眼前不断飞舞的钞票,紫菱摇了摇头,异常坚定的说“不行,我答应过哥哥不再去那里上班,西西姐你别劝我了。”

    “特么的,西西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让我来。”一名嘴里叼着烟的混混径直走到紫菱的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嚣张的往停在路边的普桑车上拽,一边嘴里恶狠狠的说道“今天可由不得你,不去也不得去,老子还等着拿钱去还赌债呢!”

    “救命……唔……”紫菱没想到他们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抢人,刚发出一声呼救声就被眼疾手快的西西捂住了嘴,剩下的一个男子急忙掏出车钥匙,刚想打开车门,一只穿着运动鞋的大脚却狠狠踹在车门上。

    这只大脚的主人正是叶煌,他指着不停挣扎的紫菱说道“把人给我放开。”

    西西显然没有认出眼前这个年轻帅气的男子会是昨晚暴打大龙哥的那个猛人,她焦急的扭头四望着,对掏车钥匙那个混混说道“强子,还愣着干嘛,把这挡路的煞笔赶走。”

    那叫强子的混混闻言从衣兜里拿出一把弹簧刀,‘唰’的一声锋利的刀刃便弹了出来,他手持短刀胡乱在叶煌眼前比划了一番,嘴里叫嚣道“卧槽,你特么是谁啊,我告诉你,少管我们闲事,识相的赶紧滚开,信不信老子一刀捅死你。”

    一看这傻逼的握刀姿势就知道是个菜鸟,恐怕在家里连鸡都没杀过一只,叶煌脸上带着不屑的神色,劈手将刀夺了过去,‘唰唰唰’几声,几道白光划过,那混混穿着的T恤前面瞬间就成了布条装,这些破开的布条尺寸均匀,最难得的是混混皮肤上竟然没有一点伤口,这足以显示出叶煌可怕的刀工。

    咚

    叶煌一脚将那吓傻的混混踹进了路边的排水沟里,西西和另外一个混混早就见势不妙撒丫子跑了,连同伴都顾不上,叶煌拔腿要追,却被爬起来的紫菱给拉住了“叶哥哥,算了别追了,我们回去上班吧。”

    叶煌点了点头,走到还趴在排水沟里装死的那个小混混面前,伸腿在他身上踹了两下,说道“别装死了,回去给你朋友带个话,以后不准再找紫菱的麻烦,不然我见一次收拾你们一次,听没白了没有?”

    叶煌板着脸的时候身上散发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小混混吓的直打哆嗦,结结巴巴的说道“知……知道了……”

    “大声点!”

    叶煌两眼一瞪,只见那名小混混裤腿上忽然被一股水迹所浸透,一股子尿臊味扑鼻而来,他竟然给吓尿了,带着哭腔失声喊道“知道了!”

    “叶哥哥,咱们走吧。”

    紫菱在旁轻轻拿了一下叶煌的衣角,脸上流露出不忍的神色。

    “嗯。”

    叶煌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所以没有继续逗留下去的意义,想来这个吓的半死的小混混回去后一定会让西西那群人打消主意,以后都不敢再来缠着紫菱了。

    刚把紫菱送回公司,手机便迫不及待的叫了起来,叶煌接起电话说“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我不是才离开一会儿吗?”

    电话里传来许若雪的声音“少贫嘴,我妈到车站了,你现在去接一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