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小小的保安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汽车在公路上急速行驶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做了场梦,许若雪甚至已经做好了以死来保全清白的打算,没想到在最危机的时刻叶煌又一次出手救了她。

    为什么他功夫如此高强,却甘愿到公司来做个小小的保安?他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看着叶煌那带点痞气的侧脸,许若雪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当中。

    叶煌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哼着不知是什么地方的民歌,他忽然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凝视在自己脸上,转过头就发现宁若雪正直勾勾的望着他出神。

    难道是我脸上有花吗?该不会她看上我了吧。

    能被美女看上是每个男人都该骄傲的事情,叶煌也不能干免俗,心里还有些小激动,可许若雪就这样一个劲儿盯着他看,也不开口说话,这让他觉得十分的不自在,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叶煌故意用轻浮的语气揶揄道“许总,你老盯着我干嘛,该不会因为小弟刚才救了你,你就打算以身相许吧,先说好,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叶煌成功的将许若雪唤回了现实,一向冷若冰霜的她何曾被人这么当面调戏过,洁白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团红晕,看着叶煌那作恶的笑容,她愤愤‘呸’了一口,刚准备板起脸训斥这个登徒子几句,手都指在了叶煌的鼻子上,训斥的话没等说出口,原本羞愤难当的许若雪却露出惊异的神色,说“咦,你鼻子流血了。”

    什么?

    已经做好挨骂的叶煌没想到许若雪憋了半天说出这么一句,流血?流什么血?叶煌下意识腾出右手顺着她指的地方摸了一把,有些冰凉,放在眼前一看,手掌上糊了一大团鲜红的液体。

    卧槽,真是流鼻血了!

    鲜血像开了闸洪水,喷涌着向外流淌,止都止不住,顺着下颌往下滴落,一瞬间就染红了裤子,叶煌忙打开应急灯,将车靠路边停下。

    许若雪何曾见过这么惊悚的场面,叶煌鼻孔中流出来的血就像水龙头一样哗哗往下滴,她手忙脚乱的从手提包里抽出一张面巾纸,边递给叶煌边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吧?”

    叶煌没时间搭理许若雪,只见他闭上眼双掌朝上放在膝盖处,约莫过了十几秒钟,原本还奔流不息的鼻血竟然奇迹般止住了,叶煌长松了一口,接过许若雪递过来的纸巾在脸上擦了几把,这才有空回答道“没多大事,只是最近有些上火所以才会流鼻血。”

    “该不会是你刚才和朝阳城的人动手时受伤了?要不我们还是先到医院检查一下吧?”许若雪脸上难得露出关切的神色。

    “怎么会,凭他们两那种三脚猫功夫怎么可能伤的了我,我真的是上火了,回家吃点药就好,对了,我现在送你回家还是回公司?”叶煌满不在乎的说着,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许若雪见叶煌不再继续流鼻血了,也就姑且相信了他说的话,想了想说道“送我回公司吧,账目上还有些问题等着我去处理。”

    现在已经快到晚上十点了,许若雪还一心惦记着工作上的事,这让叶煌在心里暗自佩服她的这种敬业精神,没说二话,再次发动汽车往公司的方向开去。

    其实许若雪猜对了一点,叶煌身上真的有伤,不过不是被仇剑和他手下所伤,而是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留下的旧患。

    当时狼牙小组受到雇主所托,到南美丛林中抓捕一名隐若其中的毒枭,这毒枭身边带着一个黑色手提箱就是雇主想要得到的东西,他开出的赏金奇高,而且那名毒枭非常狡猾,多次躲过了国际警察的围剿,为了稳妥起见狼牙小组全体出发,乘坐直升机空降进入了密林。

    去之前叶煌已经收到了详细的线报,毒枭身边只带了几名跟班,原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抓捕行动,在直升机上时大伙儿就讨论着等这次任务结束后去哪儿度假,行动刚开始十分顺利,一切都按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那名毒枭藏身所在的山洞,可当大家进入山洞后却发现了毒枭与他的保镖早已死去多日。

    看着地上已经快要腐坏的尸体,作为队长的叶煌心头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他当机立断下令撤退,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狼牙小组被一群神秘高手包围了。

    明显这是一次针对狼牙小组的阴谋,那群神秘高手一上来二话不说就发起了猛攻,战斗进行的十分惨烈,每名狼牙小组的成员至少要应付三个以上的敌人,叶煌更是一个人揽下了对方五名一流高手,在硬挨了三拳一脚后,叶煌同时也将对方最厉害的两人击伤。

    见到队长叶煌被几个高手围攻岌岌可危,整个狼牙小组的成员突然爆发出了全所未有的战斗力,完全放弃了防御,用以命搏命的打法反扑向对方,这些人似乎也很忌惮狼牙小组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开始变的有些畏首畏尾起来,包围圈逐渐露出了破绽,这才让狼牙小组找到机会脱困而出。

    狼牙小队十分狼狈的逃了回来,组员几乎人人带着轻重不一的伤势,小柒更是因为头部受到重创一直陷入深度昏迷中没有醒来,要说伤势还属叶煌最重,他一个人几乎揽下了对方大半的一流高手,五脏六腑受损严重,如果不是有老道士传给他的‘八段锦’内功护住心脉,叶煌或许就坚持不到回来了。

    那一役被狼牙小组视为奇耻大辱,从来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他们为了复仇暂停了一切业务,所有人员全体出动寻找那群袭击他们的神秘高手线索,只要找到他们才能查处这次事件的背后是谁在捣鬼。

    经过数月的修养,叶煌本来已经稳定下来的伤势在与仇剑对了一拳后又有复发的趋势,本来可以有无数种方法打败仇剑,可叶煌却因为一时性起,选择了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收拾对方,这下过瘾是过瘾了,受损的经脉却因为受到内力冲击又再次发作,浑身像针刺一样疼,叶煌一边暗骂自己蠢货一边强忍着疼痛将许若雪送回了公司楼下。

    “你就在这等我一会儿,别走。”许若雪简单的交代两句就踩着高跟鞋蹭蹭往楼上走去。

    叶煌也不知道她还有什么事,不过看她一脸慎重的模样只好点燃一只烟坐在车里耐心的等待,没过两分钟许若雪又风风火火的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胀鼓鼓的文件袋,她径直走到车窗边,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叶煌说道“这是今天早上我取的两万块,还没来得及存进银行,你先拿去用吧。”

    “给我钱干嘛?”叶煌并未伸手去接,只是纳闷的望着文件袋问道。

    “朝阳城那帮人不是好惹的,你因为我的事得罪了他们,他们肯定还会来报复的,你还是拿着这些钱先出去躲几天吧。”许若雪脸带忧色,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担心起叶煌。

    ‘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报恩!’她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嘿嘿,我还以为你想保养我呢。”叶煌厚着脸皮打趣道。

    许若雪现在可没什么心情跟他开玩笑,再次将文件袋往车窗里塞了塞,说“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回来,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如果不够到时候再给我电话!”

    见许若雪一脸的慎重,叶煌也不再逗她,大喇喇的摆了摆手“这些钱你还是留着当嫁妆吧,朝阳城那些人在我眼里还翻不起浪来!”说完不等许若雪反应,径直开着车往他租房子的地方驶去。

    “你……”看着汽车逐渐驶离视野中,许若雪恨恨的跺了下脚。

    叶煌将车停在离家不远的岔道上,随手一抛,车钥匙划出道弧线准确的落入了路边的垃圾桶里,回到家中,看看离约定时间还早,于是他便盘腿坐在床上,默默运行起了‘八段锦’。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

    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

    ……

    叶煌心里默念着老道士传授的心法口诀,一股乳白色真气开始跟随着他的意念循着经络流转,一圈,两圈……足足运转了八圈以后乳白色真气逐渐退回到丹田中。

    呼

    叶煌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了眼睛,体内原本躁动的伤势又再一次被这神奇的功法给压制了下去。

    这段时间还是不要轻易使用内力的好,免得内伤加重可就惨了。

    叶煌下了床,一边在心头告诫自己一边开启了电脑,他随手打开游览器进入一个电影网站,在搜索框里输入复杂的三十二位密码后,网站风格突然一变,画面转入一片黑色,一只银色的狼头图案逐渐浮现在屏幕的中央。

    叮咚,狼王已经进入聊天室。

    “老大!”

    “老大你终于来拉!”

    叶煌刚一进入狼牙小组的聊天系统,等候多时的几个兄弟便迫不及待的招呼起来。

    “小柒醒过来了没有?”叶煌最关心的还是小柒的事,与众人打过招呼后便急切的问道。

    “还是老样子,没有一点起色。”‘狂刀’聂刀说道。

    唉!

    如果小柒醒过来,这群兄弟肯定早就通知自己了,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可叶煌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再次在聊天窗口输入道“尽快给小柒找最好的脑科医生回来,花再大的代价都行,如果他们不愿意,就算绑也得绑回来。”

    “老大你放心吧,我们已经联系上了几个世界级的脑科医生,几千万砸下去,他们都答应近期赶过来为小柒查看病情。”狂刀回道。

    叶煌还没来得及回话,只身呆在南美洲搜寻线索的‘邪妖’凌玄抢先说道“对了老大,关于上次围攻我们的那群神秘高手,我已经找到了一些有用的线索,他们全都来自一个叫‘天煞’的组织,这个组织非常的神秘,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他们的老巢在什么地方,只知道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我们华夏人,其中一个绰号叫‘阴王’的人,根据情报显示他就是天阳市的本地人,至于他以前在天阳市做过什么我暂时还没查出来。”

    一听有了新线索,叶煌精神一振,连忙追问道“那他现在还在不在天阳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