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约会的时间

作品:《归来之敌手找上门

    “到底什么事呀?”许若雪问道。

    宁若瑜迟疑了下道:“我打算转刑警,但是刑警要考核体能、擒拿,还有综合素质,其他的都还好说,就是擒拿不是很熟练,想找个陪练,但一般人我又怕伤到他,叶煌能把这么多混子都打倒,功夫肯定不错,所以想找他当陪练嘛……”

    “嗯……我觉得你还是征求一下叶煌的意思吧。”许若雪说道。

    征求个毛啊!

    叶煌在心里郁闷地想着,自己堂堂狼牙雇佣军的狼王,居然给一名警察当陪练,且不说传出去好与不好,关键是他压根就不想和警察有过多交集啊……

    一来自己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去监视罗胖子,二来自己回国的身份表面上天衣无缝,但如果真要细查的话,也会有一些小麻烦。

    “那个……”宁若瑜有些不太好意思道:“叶煌,你最近有时间吗?”

    叶煌脸上带笑道:“除了上班以外,就剩下约会的时间了。”

    “……”宁若瑜和许若雪一阵无语。

    “好好说话,谁和你约会了?”许若雪白了眼叶煌。

    “啥事说呗。”叶煌嘿嘿一笑,虽然他早就听到了二人的谈话,但绝不能暴露这一点。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忙。”宁若瑜有点小腼腆。

    叶煌道:“什么忙需要咱这个小保安啊?”

    “我想请你给我当一段时间的陪练。”

    “陪练?挨打的那个?”叶煌道。

    “……”

    宁若瑜急忙解释,“不是那个,我下手很轻的,而且你这么厉害,肯定不会挨打,我就是想练练擒拿而已,不打人……”

    “哦……”叶煌拖长音说着,扭头朝许若雪看了过去,饶有深意地说道:“咱实话实说,这个不是我不帮忙啊,最近白天要上班,晚上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我们经理知道我很忙,不信你问她。”

    许若雪一听哪里不明白叶煌说的是私事是什么意思,她犹豫了下,扭头朝宁若瑜道:“丫头,我看实在不行你就换个人吧,要不我回公司后给你找找,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宁若瑜撅了撅小嘴,无奈地说道:“好吧,那麻烦若雪姐了。”

    “不麻烦。”许若雪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宁若瑜找自己帮忙结果还没帮成,“对了,你怎么突然想当刑警了?”

    提到这个,宁若瑜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很是兴奋地给许若雪讲了起来。

    因为没有叶煌的事情,二人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越聊越是开心。

    百无聊赖的叶煌回了包间,又吃了一通……

    正吃得起劲时,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

    叶煌放下筷子起身出了包间,透过大门远远就看到几辆警车呼啸赶来,看来是小女警叫的增援到了。

    四辆警车一字排开停在了烧烤店门外,当先走进来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警察,刚一进屋显然也被大厅中横七竖八躺着的伤残人士给震撼了一把,愣了愣才走到宁若瑜身边满头雾水的问道“小宁,这是什么情况?”

    “报告陈队,地上这群人全是朝阳城派来的打手,起因是……”小女警连忙立正敬了个礼,然后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向上司做了详细的汇报,从许若雪的父亲在朝阳城地下赌场欠下赌债说起,一直到对方派打手跑来收债,原原本本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只是她为了照顾好姐妹的脸面,故意隐去了许父设局诱骗许若雪那一段。

    叶煌像个事外人一样站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宁若瑜做汇报,还别说,这小女警不去当个说书的真是可惜了,一张巧嘴噼里啪啦把整个事情说的绘声绘色,情节跌宕起伏,连叶煌这个当事人都暗自佩服她的口才,确实了得。

    “队长,朝阳城涉嫌聚众赌博、恐吓伤人,已经严重危害了社会的安定团结,我请求带队抓捕这个犯罪集团。”宁若瑜板着俏脸庄严的说道。

    陈队长并没有如同宁若瑜所想的那样,大手一挥,豪迈的说同意宁若瑜同志带队对朝阳城实施抓捕工作,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便快速恢复如初,这一幕恰好被叶煌捕捉在眼里,只见陈队长沉吟了下说道“这事咱们稍后再说,先将这群人带回所里,对了,小宁你那两位朋友也一起回去做一份笔录……”

    “我……”宁若瑜还想说什么,可陈队长根本不给她再次开口的机会,扭头往警车方向走去,他带来的警察则开始收拢伤员,将满地的伤员或拉或抬搬进警用依维柯里,没一会儿几辆警车就人满为患,呼啸着开走了。

    “唉……”望着陈队的车消失在视野中,宁若瑜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陈队这样说肯定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嗯,一定是这样的!

    小女警似乎是在为自己打气,用力的挥了挥拳头,这才转过脸为难的对许若雪两人说道“若雪姐,还得麻烦你们跟我去一趟所里……”

    “没事,咱们走吧。”许若雪理解的一笑,领着叶煌往宁若瑜开来的那辆警车走去。

    因为有宁若瑜这层关系,负责录口供的警察没有过多的为难许若雪和叶煌两人,只是让他俩重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了一遍,录了音再签上字就算完事了,两人刚要离开,陈队长却径直走了过来,他对叶煌说道“你出来一下,我和你聊两句。”

    宁若瑜猜不透陈队长为什么单独叫叶煌出去,扭过头望向叶煌,双瞳中隐隐有些担忧。

    “在这儿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叶煌对她露出一个不温不火的笑容,交代一声便跟在陈队长的身后走了出去。

    两人走到一个没人的通道口,陈队长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盒烟,散了一支给叶煌,随后点燃率先抽了起来。

    呼

    陈队长吐出一口浓烟,扭头细细打量起站在身边这人,干过几十年的老警察眼光何等毒辣,可陈队长这时却突然发现眼前这人自己竟然无法看透,就凭他这幅不算魁梧的身板居然撂倒了朝阳城二十几号打手?陈队长自问一次收拾两三个没什么问题,再多也就只能掏枪了。

    陈队长这次找叶煌谈话是想让他劝劝宁若瑜打消这个念头,这丫头随她父亲,都是一根筋,一回警局就找到他商量围捕朝阳城首脑的事,陈队长被她问的无言以对,作为一名正义的警察理应打击一切违法犯罪,可朝阳城是好对付的吗?不说里面豢养的上百名职业打手,光是它背后的强大势力就不是他们这个小小的派出所能应付得了的。

    其实宁若瑜的想法陈队长十分清楚,她就是担心朝阳城派人对付她的朋友,所以才想到先下手为强,可这傻丫头有没有想过与朝阳城结仇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陈队长与宁若瑜的父亲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当然不愿意看到朋友的女儿出事,见无法让她改变主意,陈队长只好来找当事人谈了。

    两人有一口没有一口的抽着烟,陈队长考虑了一下措词,说“叶煌是吧?你跟你朋友最好先出去躲几天避避风头,朝阳城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见叶煌没有说话,陈队长抛下手里燃烧殆尽的烟头再次说道“还有……我不希望若瑜卷入这件事情,这段时间你们别在联系她了好吗?”

    “好!”叶煌咧嘴没心没肺的笑了笑,从始至终他就没考虑过要拉小女警进来。

    朝阳城?惹到我就把它打成落日城!

    两人无话可说,叶煌回头找许若雪去了,一辆银灰色的东风猛士径直开了过来,大喇喇的堵在了派出所的门口,副驾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梳着大背头的高个男子从里面走了下来,这人左边脸颊上有一道食指粗细的刀疤,一直延续到嘴角,像一条巨大的蜈蚣,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一名双手抱着文件的民警刚好从这儿路过,没想突然冲出来一辆汽车,吓的手里的文件掉了一地,虽然没被撞着,这民警还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义愤填膺的指着驾驶室骂道“怎么开车的!这里是派出所,你以为是你家停车场啊!给我出来……”

    “哼!”刀疤男刚好从车里出来,嘴里冷哼了一声。

    “你……”民警刚到嘴边的话突然卡住了,就像被人掐着脖子,因为他忽然记起这个刀疤男子的照片在档案室有厚厚一叠记录,

    民警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一声不吭胡乱将散落在地上的资料抓在手里,灰溜溜的走了。

    刚跟叶煌谈完话的陈队长还站在门口没走,一见刀疤男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呼这‘鬼见愁’怎么亲自来了,这下恐怕要出事了。

    ‘鬼见愁’真名叫仇剑,朝阳城三大高手之一,这人行事心狠手辣,惹上他没一个好下场,这几年栽在他手上的人命不下十条,只是他背后的势力实在太大,将这些案子全给压了下去,这才让他至今逍遥法外。

    陈队长自问得罪不起这种狠人,就算自己不怕可以呆在所里,可家中的妻儿老小却不能不顾忌,仇剑这种人真要惹急了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

    陈队长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如同雨后的彩虹,大踏步走向刀疤男,虚情假意的说道“哎呀,什么风把仇总给吹来了,快里面请……”

    “不用,我是来要人的。”仇剑并没有对陈队长高看一眼,依然是一脸冷酷的表情。

    举在半空中的手收也不是,陈队长十分尴尬,不过瞬间就被脸上的笑容所掩盖“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让仇总亲自跑一趟,一会儿我叫人把他们都放了。”

    这时宁若瑜正好送许若雪和叶煌出来,朝阳城头头脑脑的照片她早在电脑上看了无数次,这些人的样貌了然于胸,一看到仇剑瞬间就给认了出来。

    小女警十分仗义,视而不见陈队长不断使来眼色,直接走到仇剑面前。

    “仇剑,我警告你……”

    “小宁,你干什么?赶紧进去!”陈队长呵斥一声打断宁若瑜的话,他真是气的直跺脚,这丫头什么心思他当然一清二楚,着急上火的也顾不上忌讳了,伸手就想把她拖回去,免得口出狂言激怒仇剑这恶徒。

    “让她说。”仇剑一把推开陈队长,一双犹如毒蛇般的小眼睛饶有兴趣的在宁若瑜身上游弋。

    “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找我朋友的麻烦,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宁若瑜挺直腰杆,毫不示弱的与仇剑对视,清澈的眼神中包含着对罪犯的怒火。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听到宁若瑜的一席话,仇剑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上就可笑的笑话,突然,他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俯下头,丑恶的大脸只差一点就贴在了宁若瑜的脸颊上,只听他逐字逐句的说道“随时欢迎你到朝阳城来找我!”

    仇剑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杀气,宁若瑜紧咬着嘴唇强撑着一步不退,可两条纤细的小腿却微微颤抖了几下。

    “仇总,这是误会,小丫头年纪小不懂事,您可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此时的陈队长那还有一点警务人员的气质,点头哈腰如同一个卑微的奴才。

    见下马威下的差不多了,仇剑也不想在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身上浪费更多时间,他撇了一眼陈队长,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马上给我放人!”

    “等等,你还没说以后还会不会找我朋友的麻烦……”宁若瑜并未被仇剑的气势压倒,倔强的绷着俏脸再次问道。

    仇剑本来就不是一个大肚的人,一而再的被小女警顶撞心中早就火起,他瞄了一眼宁若瑜胸前的警号牌,别有深意的说道“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再去管别人的事吧……”说完不等她回答带着司机往派出所里走去。

    “站住!你什么意思?”涉世未深的小女警没有听出仇剑话里的恐吓意味,见他要走,忙上前一步再次挡在了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