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章 神技

作品:《这个修士很危险

    白雾才笼罩,才跨出一步的红瘤老者,心头立时腾起毛骨悚然,那种自心灵深处发出的惊恐,让他完全无法理解,亦无法捕捉。

    他自以为的“以音破音”必有奇效,如今看来,却成了个笑话。

    对方施展的根本不是简单的音攻,而是直入心灵的至怖意境。

    不过三息,红瘤老者再未跨出一步,噗通一声,亦摔倒在圈中。

    这一下,满场寂静无声。

    两大点元强者先后中招,不说比斗本身,单是此等攻击手段,彻底震撼众人。

    若有如此神技,天下何人能抗?

    孔四长老眼泛华彩,含笑道,“某真未想到祁兄能修出如此神技,假以时日,说不定祁兄便来倚之横压天下。”

    白袍青年抱拳道,“四长老笑我,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他越是谦逊,孔四长老反越觉他深不可测。

    其实,白袍青年自家事自己知,他所用的妙法,一半乃是天赋,修成了意境神妙,一半依仗那管得自一处秘境的竖笛。

    二者配合,相得益彰。

    然天下事难得尽善尽美,这竖笛之威极大,难覆盖范围极为有限,最麻烦的是,攻击速度,也就是那白雾挪移的速度极慢,至少对阳尊修士而言,那白雾扩散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击中阳尊强者。

    恰巧今日机会适当,他以此为局,却是彻底屏蔽了竖笛攻击的缺陷,立时威力无穷,摧枯拉朽,连克强敌。

    显然,这他从不曾使出的招数,今日放出,带来的震动效应极大,尤其是孔四长老的态度改变极大。

    这点,白袍青年尤为满意。

    至于孔四长老的误会,他懒得解释,这正是他想要的。

    白发道人心中一片冰冷,催动神念,将红瘤老者抢出阵来,喂食数颗丹药,红瘤老者亦如五短老者一般,昏睡不醒。

    如果说,他此前许出重诺,利诱红瘤老者出战,乃是自顾身份。

    那现在他则完全没有信心了。

    真论及战阵争锋,他自问和红瘤老者也不过是五五开,即便自己赢面稍大,也是大得有限。

    可眼前的局面,摆明了不是修为高深就能奈何的,即便他亲自下场,可以想象,最后的局面,也未必会好看。

    白袍青年含笑道,“如何,高兄总不会想要亲自下场吧?”

    白发道人眼角轻跳,面上依旧微笑,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当下道,“祁兄好手段,高某佩服,这一局……”

    “不如某来试试。”

    隐在暗处的斗篷人,声音清淡,落在人耳中,却似自九幽地狱中传出一般。

    “哈哈,这位仁兄有些意思,不过,既然要下场,何必藏头露尾。”

    黑服中年寒声道。

    “洪兄何必多管闲事,此刻却是我与祁兄之事,还轮不着洪兄着急吧。”

    许易肯出声,白发道人简直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自然要百般维护。

    白袍青年道,“高兄所言有理,洪兄何必多言。只是这位道兄想要挑战,如此还笼在斗篷中,未必叫人不耐,还是摘下斗篷,坦诚相见的好。”

    孔四长老哈哈一笑,“这个当口,还敢挑战,这位斗篷道兄必定有通天彻地之能,如此人物,孔某如何不能一见?”

    白发道人还待出言维护,许易忽的揭开黑沉厚重的头罩,露出“真容”来。

    此番面目,既非许易,又非王千秋,正是他在问仙阁来往的面目。

    以之示人,丝毫无碍。

    许易才一掀开斗篷,满场的视线尽在他身上汇聚,众人皆运转法诀,朝他灵台看来。

    “真元四转,看气势未有点元。”

    一瞬间,所有人都对他的修为做出了评判。

    白发道人传心念道,“道兄自管出手,若能致胜,高某必不吝厚报。”

    许易却不向他传出心念,朗声道,“某只想知道,某若出战,并且战而胜之,不知能否从高兄处,取走一枚龙虎丹。”

    “战而胜之,嘿嘿,你真是好大的口气,坐井观天,胡吹大气。”

    许易话音方落,白袍青年没出言,一道声音传来,却是才醒过神来的五短身材老者。

    许易并不理会,只盯着白发道人道,“我若不得成功,所求自然无效,对高兄亦无损失,此事还请高兄自己定夺。”

    许易不信什么笼而统之的承诺,他辛苦一场忙,自有所求。

    所求之物,正是龙虎丹。

    彼时他在问仙阁中并未购得,不过许易相信,并非是没有,而是他不值得问仙阁竭尽全力相帮。

    此刻机会难得,他岂能不抓住。

    干脆挑明所要之物,众目睽睽,不怕白发道人事后反悔。

    白发道人不怒反喜,许易越是这般,他对许易的信心越足。

    龙虎丹虽然珍贵,可相比失去一次主办权,实在微不足道。

    当下,便听他道,“不知道友想要何物,某若能办到,必不叫道友失望。”

    许易道,“一枚龙虎丹,百枚丰血球。”

    机会难得,许易当然要狮子大开口。

    “好大的口气,高兄,莫非你信这家伙的?”

    红瘤老者蹭地立起身来,瞪着眼道。

    适才的失败,让他颜面大失,此刻,许易竟如此大包大揽,听在他耳中,不啻于打脸。

    白发道人冲红瘤老者微微一笑,“迟兄先稍事休息,静观这位道友手段便是,成与不成,总归是出力气了。”

    言罢,转视许易道,“便依道兄的,只要道兄功成,三日之类,此等宝物必献与道兄身前。”

    若在交锋之初,许易开出这等条件,白发道人只会当许易痴人说梦。

    可如今的情况,问仙阁与天宇楼之战,几乎毫无胜算,适才,为求红瘤老者出手,他许出的承诺已破千万灵石。

    此番许易的要价更高,他却极为高兴。

    毕竟,这个当口,问仙阁几乎铁定要失去一次主拍权了。

    若许易能出手翻转局势,那许易所求之利,相比一次主拍权,不过九牛一毛。

    “哪里来的小辈,如此张狂,且入圈来,看你能撑过几步?”

    白袍青年冷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