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六十七章 显隐

作品:《这个修士很危险

    许易笑道,“阴差阳错,机缘巧合,前辈勿怪。”

    他终于放松下来。

    原来,那玉尸鼻孔冒出红气,吞噬绿液之时,他忽然发现,身体内多得那道莫名感觉消失了。

    这莫名感觉,来时他不知,去时造成的反差,才让他体悟过来。

    那无名氏总能与自己交流,而不被自己感知,不是这无名氏的术法如何高明,而是这无名氏,恐怕根本就借助那灵机,暂居于自己体内。

    这才有此神妙,此刻急着吞噬绿液,才又离体而出。

    一念及此,许易又忍不住心生恐怖。

    想他堂堂阳尊大能,被鬼上身了,反倒毫无知觉。

    他暗暗提高警惕,打定主意,绝不再给这无名氏任何可趁之机。

    却说许易话罢,无名氏道,“当然是机缘巧合,否则似你这气桥断裂之人,连气海都无法感应,放在修行世界,便是铁定的废人,却叫你一个废人修成了真元四转,传扬出去,恐怕要震动天下了。小子,我这金魂液的滋味不错吧?”

    许易摸不透这无名氏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不停地旁敲侧击。

    猜不透,索性不猜,他便耐下性子与之周旋,“敢问前辈,这金魂液可是以金魂果制成?据我所知,金魂果极为霸烈,非阳尊修士不得服用,即便服用也必须配以秘法,才有奇效。否则,妄加服用,不得其利,反受其害。我既能服此金魂液,看来这金魂液远比金魂果来得温和。”

    关于金魂果的记述,何彬基给的传承笔记交代颇多,是故许易方有此问。

    无名氏道:“你所知不过皮毛,你可知这金匣中的金魂液乃是老夫三百年前用收集的六枚金魂果才调制出此金魂液,然金魂液药性霸烈,远超金魂果,空置三百余年,此金魂液药性已大大减弱,否则你如今哪里还能坐着与我说话,早就神魂爆裂而亡。”

    许易道:“前辈既提到金魂液,我却不明白了,缘何前辈非要等到今日才服此金魂液?这六百年中,天神殿也不止开启过一次,当时前辈为何不服用此金魂液,破壁而出?”

    无名氏道:“既然你问到了,老夫便从头说起。你道老夫缘何一见你,便不惜耗费灵机,为你洗毛伐髓,重塑经络,开辟隐窍隐脉?”

    许易眉峰陡聚,沉吟道:“前辈的意思是,那道钻入我身体的白气,便是灵机?而附着在各大经络、血窍上的银色细线,便是隐脉隐窍?”

    无名氏点头道:“不错,你猜得都对。看来不死老人的传承,落于你手果是有原因的。可你能想到,缘何老夫选择于你,而非是旁人?”

    许易道:“必定与这玄霆淬体诀有关。”

    无名氏难得露出个微笑:“实话告诉你,某便是不死老人唯一的弟子。”

    许易双眉陡扬,心念才剧烈波动,便又平复,这个答案实在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无名氏道:“细论起来,老夫还是你的便宜师兄,六百多年前,我进入此地,那时我已修得玄霆三层,神功无敌,整个修行界已难觅敌手。”

    “机缘巧合,入得这天神殿,见此间灵气充裕,便与当时大多数盖世大能一般,生了在此间开辟洞府的打算。岂料,天神殿关闭后,未过多久,这鬼地方便起了排异反应,我便被封在了这异墙之中。”

    “得亏我修行的玄霆淬体诀乃是惊世罕见的锻体大法,才勉强抵抗住此间狂暴灵气的冲击,这一抗便是百年,百年下来,这具肉身虽然适应了此间灵气的变化,但神魂终于一天天衰弱下去。”

    “又撑了二十余年,神魂渐渐不支,恰巧我携带并播种至这洞府中的金魂果已生长成熟,我便以这金魂果赶制了金魂液,置于这金匣中。”

    “本想着再撑一些年头,待这金魂液药力稍稍衰弱,便即服用。岂料,这具肉身生了玄妙变化,一道道纯白气流在我经络中乱窜,渐渐地封死了灵台,我这衰弱神魂便不得而出,根本无法服用金魂液。”

    “说来一啄一饮,自有报应。也多亏了这道道白气封闭了灵台,让我的神魂免受这诡异灵气冲袭之苦,才得以勉强保存下来。而我的神魂便也一直陷入沉睡。”

    “直到你们轰开了异墙,引动了气机,我体内的灵机才找到宣泄口释放出来。到得后来,我已能控制些许灵机,便选中了你,将这灵机送入你体内,成功助你重塑筋络,开辟了隐窍隐脉。当然,我相助于你,除了彼此之间的一份香火情外,亦是希望借你之手,助我摆脱困局。”

    许易来不及细细琢磨无名氏所言,有几分真,几分假,他只关心自己关系的,当今吟道:“玄霆淬体炼金身,显隐齐现初见真,凡夫不明真雷意,空拥仙山求圣门。这四句歌诀中的‘显隐齐现’莫非指的正是显脉显窍和隐脉隐窍?”

    隐脉隐窍之说,许易早有耳闻,却从未将之往这四句歌诀中联系。

    直到此刻,无名氏助他开启了隐窍隐脉,许易才意识到所谓显隐齐现初见真,多半是指显窍显脉与隐窍隐脉。

    无名氏点头道:“正是如此,世人谈论经络血窍,往往指的正是显窍显脉,而这隐窍隐脉极少为人察知,更少有能修炼隐窍隐脉的功法。”

    “而这玄霆淬体诀便是一门玄功,既练显窍显脉,又练隐窍隐脉。我用灵机助你开辟隐窍隐脉,便引动你隐窍隐脉储藏的丰沛雷霆之力,轰开了初道龙门,使得雷霆真意遍布周身血窍,你方才挡住了王姚的第二剑。”

    许易道:“那缘何我挡住王姚第二剑后,我四肢百骸中的雷霆真意分明减少,而根本无恢复的征兆,这与我领略的至哀之意大不相同,那至哀之意只要我想,便能源源不绝,缘何这雷霆真意不是此般,莫非其根本不属于意境?”

    他虽防备无名氏,却不妨碍他借此机会,解疑开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