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九尾狐的美丽传说 6.5 流浪动物收容所

作品:《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城市中心的一间咖啡店,一身和服的叶子是那样清素、冷傲。杜公平与叶子相视而坐。此时已经换成一种现代式普通和服的叶子虽然没有杜公平一直见的样子那夸张,但是依然是一种仿佛不近水火般的存在。

    叶子端坐如山,一动不动。桌上放置的咖啡根本没有一点想动的意思,目光一直直直地盯着杜公平。

    杜公平隔桌而坐,正表情严肃地将叶子带来的一个花布包裹中的众多书籍,一本本拿出来观阅。很认真也很快。

    杜公平合上自己正在观阅的一本,目光直视叶子,“就这么多?”

    叶子微笑,“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杜公平,“很好!我都要。”

    叶子,“能看、能记录、不能带走。”

    杜公平,“没有问题。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叶子灿烂地笑起,“该是我谈条件的时候了!”

    杜公平,“你有什么条件?”

    看到杜公平紧张的样子,叶子突然露出开心地笑容,“不要紧张!我不会要价太高的。因为如果你能搞定这事,也算是给我们的老对手一个很很的难看。东西反正放在我们这里,也没有用。所以就当一种投资了!用现代的说法就是天使投资了。虽然感觉成功率不大,但是如果真成的话。我也算是攒到了吗!”

    杜公平,“那就谢谢,大人了!”

    叶子摇头,“我们不兴这套假情假义的东西,叫我叶子就可以了!喜欢我也这样叫我、讨厌我也这样叫我、腹诽我也这样叫我,多好!多真实!”

    杜公平,“是的,叶子!”

    叶子,“但是也不能白给你看!”

    杜公平,“你说条件。”

    叶子微笑,“是这样的!我个人经营着一家流浪动物收容所,在业务上还负责有几个城市流浪动物的收集和处理工作。每隔一段时间,由于收容的动物没人进行收养,会有一些处理工作。你不是喜欢杀狗吗?帮我处理掉一批。”

    杜公平不明所以,“为什么?”

    叶子,“什么为什么?”

    杜公平,“你们不是搞动物收容的,为什么要杀掉它们?”

    叶子,“不要说得那么残忍!将流浪动物进行收容也是在保护社区的居民和本地传统野生动物,是一件非常有意义事情,是对社区、对国家都十分有意义的事情。”

    杜公平有点小怀疑,“是对社区、对国家都十分有意义的事情……”

    叶子,“你有什么意见?不要总以为只有自己爱国!”

    杜公平,“好吧!我道歉。”

    叶子接着叙述,“其实流浪动物收容所的员工都是十分有爱心和努力工作的,他们拿着非常低的工资,付出却是非常非常多的。很多有残疾、有病的动物被他们治好,一些性格有缺陷的动物被他们重新训练好,一些本来对人类不信任或充满敌意的动物也被他们重新感化地信任人类。”

    杜公平,“好像很伟大。”

    叶子,“是他们很伟大!。收容所所会通过网络、微信群、现场会把收容所训练好的狗狗与交有爱心的人,为它们找到爱它们的主人。”

    杜公平,“没有人愿意收养的呢?”

    叶子,“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的遗憾,虽然我们做出了许多的努力,但是依然会有很多流浪狗一直无法得到人的认领。而收容所的空间和经费有限,所以只能定期处理一些长时间得不到人认领的狗狗。”

    杜公平,“所以就需要杀狗?”

    叶子,“是的!但是杀狗对我的员工来说是一种非常大摧残。他们把很多感情和心思放里面,杀狗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心灵负担。”

    杜公平有些不理解这个所谓神魔鬼怪的圈子。美弥子在当记者,叶子则开流浪动物收容所。他们又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呢?估计就算是邻家阿姨那一天也变成一个非凡者,杜公平也不奇怪。

    杜公平,“只是杀狗就可以了吗?”

    叶子,“怎么可能!如果仅仅是需要外人来杀狗的话,我们请个人就可以了!你同时还要帮我调查清楚一个事情!”

    杜公平,“什么事情?”

    叶子,“我怀疑,那里出现鬼物了!”

    杜公平吃惊,“出现鬼物了?”

    杜公平不明白如果真是这事,叶子身为圈内人自己搞定就好了,为什么要找自己?

    叶子,“我不会去那片地方的。那片地方可以说是我的一块禁地。”

    杜公平不解,“禁地?”

    叶子,“我不喜欢杀死狗太多的地方。那里被杀的狗太多,怨气太重!我一般不去这种地方的。”

    这应该是叶子自己的特殊情况,杜公平决定不再问下去。

    杜公平,“只有这些?”

    叶子,“书我会直接送到那里。你帮我干几天活!帮我搞清楚是什么事情,就可以了。所以,你看我的开价并不高,半买半送,对吧?”

    杜公平,“只要搞清楚就行,不需要帮你捉鬼或灭鬼,对吧?”

    叶子轻蔑地看了杜公平一眼,仿佛是在说,捉鬼灭鬼你行吗。

    叶子,“搞清楚就可以了!”

    杜公平,“好的。”

    叶子的流浪动物收容所是在城市的郊外,是一家合法、政府支持的公益类机构。虽然早有准备,因为杜公平过来专职杀狗的,所以杜公平还是明显感受到来自收容所工作人员的仇视和排挤。不过好在杜公平本身也没有与这里的同事热情交往的计划和打算,自然乐得清静。

    一间专门腾出来的小型会议室,会议室的桌上、椅上、窗台都摆满了杜公平需要的资料。虽然条件有些简朴,杜公平已经十分满足。一本一本前人不断寻找青丘风间家老窝的种种笔记,有很多都是非常古老的线装本和纯手绘的地图,虽然不知道他们寻找青丘风间家老窝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杜公平依然相信那是一个又一个饱含自己悲伤、眼泪和无比决心的不为人知的故事。现在这些故事中的人都不在了,只有他们不断努力去寻找这个人生目标的记录还一页一页、一本一本地存在。杜公平看到现在为止,这里书籍中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本已经寻找了足足27年。人生能有几个27年,杜公平不知道。但是杜公平能够深深地感觉到那种执着、深情和苦难。

    杜公平看着这一本本的故事,就如果看一个一个鲜活的人生。这里面的能力非常多,有人甚至在一个块自己认为应该是青丘风间家的地方居住下来,一找就5年。有人为了逼这些狐狸精出来,曾经尝试过放火烧山。有人则喜欢到不高山的顶部观气,他认为是人都需要吃饭,吃饭就要升火。用各种各样方式找过青丘家的人都有,但是找到的一个都没有。这使杜公平有些沮丧的同时,又绽放出无尽、无穷的斗志。

    我一定要找到那里!找到美弥子!

    杜公平房间的门被敲响。杜公平走过去打开时,发现是这个流浪狗收容所的所长,广田爱子。一个可以仅于传说中的女人,藏马本地旺族广田家的次女,从小学习优秀、性格优秀、相貌优秀。24岁就完成自己医学博士学业,之后没有进入自己家的家族企业任职,也没有接受她老师的邀请到藏马府立中心医院当个医生,而且全身心地投入到藏马流浪动物收容所这个说出来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机构进行工作。从普通员工干起,一步步升到现在的收容所所长,已经在这个收容所中工作了6年。从不谈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只是喜欢在这里照顾动物、治疗动物。

    杜公平微躬施礼,“你好,广田所长!”

    虽然已经是所长,但是广田爱子也就是30岁的年龄。可能是家族基因优秀的原因,虽然已经是30岁的高龄未婚女性,但是看起来广田爱子依然仿佛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广田爱子在这个流浪动物收容所中有着很多的粉丝、崇拜者。因为广田爱子的性格非常优秀,总能给人一种和颜悦色的美好感觉。就算是批评人,也会往往对方的角度进行说明和批评。再加上广田爱子对这些动物无私付出的精神,很是感染了一批充满青春幻想中的少男少女。

    广田爱子欠身回礼,“你好,杜公平先生。”

    从门口可以看到杜公平之前在里面努力看书所造成的混乱,以及杜公平几本正翻开的书和正进行的相关笔记和手绘图。

    广田爱子,“不好意思,杜公平先生。可能需要您的帮助了!”

    杜公平,“到时间了?”

    广田爱子,“是的。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杜公平工作的地方是一个专门处理狗的房间,房间的正中有一张专用宠物病床。广田爱子拉着一条狗儿走入这里时,看着杜公平正在欣赏着这里环境。

    这是一间专门为处理收容动物准备的房间。房间中央是一个钢制的动物病床,四周除了一个药柜,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家具。只是一面墙上,挂着五个不同的工作人员与狗合影照片的相框。

    一个女声从杜公平的背后响起,“这些都是受不得自己喜爱动物不得不被处理、死去而自杀的原来这里的工作人员!”

    杜公平回头微笑地看着广田爱子,“原来是这样。”

    看来这就是叶子叫自己来这里的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连环员工自杀事件,到底是属于科学范畴的心理病症问题,是有坏人做恶的连续杀人事件,还是属于神魔鬼怪的神秘事件?

    广田爱子语气平静,“虽然内心中还是充满着厌恶,但是我是来特别向您进行感谢的。”

    厌恶!感谢!两个根本不可能存在在一起的词,被眼前的广田所长同时表达出来,不得不使杜公平一阵的思维混乱。

    杜公平,“对不起!这个厌恶,我应该明白是指什么。但是感谢,我有点不明白了。”

    广田爱子,“是的,虽然我和我的同事十分厌恶杀死动物的行为,那可是与杀死人并没有什么区别的行为,但是为什么在这社会上杀死收容动物会变成那么叫人理直气壮的行为!……”

    广田爱子说着说着,不由地语气激昂起来,这叫杜公平不得不思考他的情绪状态是否出现问题。

    广田爱子这时长喘了两口气,使自己平静了下来。

    广田爱子深躬道歉,“对不起!刚才我的情绪有些失控。请您一定原谅!”

    杜公平,“没有关系!我能理解您的心情。”

    广田爱子,“作为所长,我十分明白和认可叶子女士做出这样的选择。选择由收容所外的人处理收容动物,是为了我们身心健康考虑。而且由于实施这一制度的同时,增加了对员工进行定期心理辅导的制度。使我们收容所的员工精神状态有了很好的改善,悲观和自杀的情绪得到了有效的缓解。所以事实证明叶子女士的选择是正常的。”

    说话期间,广田爱子整个就变得冷静下来。而且冷得仿佛叫人感觉寒冷。

    广田爱子,“杜公平先生,准备用什么工具来完成工作呢?”

    广田爱子上下扫视一遍杜公平,“对不起!我并没有看到先生您进行工作的工具。”

    杜公平微笑地从身侧拿出了一把带鞘黑剑。剑没有从剑鞘中拿出,所以广田爱子并没有看到杜公平那把神秘黑剑如同树胶质感的特殊外貌。

    杜公平手握剑身,剑平于身,“我就是我的工具。”

    虽然说得自信无比,但是实际上杜公平也只会这一种方法来搞定许诺给叶子的工作任务。

    广田爱子眉对微皱,“先生您不是在开玩笑?”

    杜公平摇头表示自己是认真的。

    狗绳系在钢床上,广田爱子来到旁边的不锈钢制的金属柜前,从里面拿出一套针头、针筒、药剂一类的东西。广田爱子拿着这早已经整理在一个金属托盘中的医学工具,来到了杜公平的面前。

    所以我专程来进行感谢!而且虽然我希望您能用毒剂的方式结束那个可怜动物的生命,但经过我这段时期的观察。我们之前使用毒剂的方式,真实情况是使动物死前内心和身体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而您使用剌刀直剌心脏的方式,事实证明是动物伤害最小的。对此,我再次表示感谢!”

    宋惊讶了,“这也证明出来?”

    爱子认真的说,“当然。之前死去的动物身体一般十分紧张,而且表情也十分害怕。而由您处理动物,动物由于死得太快,意识和身体都没有反应。所以身体比较柔软、表情也平和。所以请接受我真诚、发自内心的感谢!”

    宋点了点头,“好!我接受你的感谢。”

    广田爱子,“我建议您使用这里的工作方式。相信我,毒针是一种非常人道、痛苦很小的处理方式。”

    杜公平,“是,我考虑过了!”

    广田爱子“那结果呢?”

    杜公平将自己剑重新收回,“我和你们这里的人不一样,我是杀生的,你们是救生的。所以什么样的工作就应该有什么样的工作态度!还是刀好!和我很配!”

    广田爱子静滞半天,拿着那个托盘重新回到这个房间里的那个不锈钢柜前,将东西放好,门关好。

    广田爱子,“算了!你还是按你的方法来进行吧!”

    重新回到杜公平的身边,广田爱子亲吻着一旁的狗,做着临终的告别。

    杜公平剑已经从剑鞘中拔出,那边的广田爱子依然没有结束。杜公平剑在中心,杀意骤升。

    杜公平,“真是受不了,你们这种人!你到底要不要杀了!”

    广田爱子起身,面向杜公平态度认真而严肃地鞠躬,“请您,不要使它有太多的痛苦!”

    杜公平,“真是麻烦!”

    杜公平接过狗绳,狗绳那边的狗狗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全身开始惊恐地颤抖。不断地发出可怜地呜咆声。

    杜公平鄙视地训斥,“狗其实是一种非常有灵性的动物,你看你们把狗吓成了什么样!虽然我杀狗也不少,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有狗这么怕的!”

    杜公平抚摸着狗狗的肋骨,刀在说话间,不经意地剌了进去,直中狗狗的心脏,狗狗立时倒地身亡。

    杜公平看着一旁的广田爱子,“拜托,下次带狗进来时,不要搞得和送别一样。虽然我这个人比较冷血,但你们这样吓小动物也是非常不道德的。”

    广田爱子愣了半天,突然再次认真地深鞠一躬,“是的。我失误了!为了减少狗狗的痛苦,我下次为注意的!”

    一条狗进来,一条狗出去;又一条狗进来,又一条狗出去。

    事情进行得非常快,十一条狗狗已经成功地死去。杜公平检查识海系统,那个杀戮值进度除了有些数量增长外,再没有什么变化。

    它到底最后会代表什么含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