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欧阳卓宇死了

作品:《医妃惊世:邪王,宠上天!

    .,

    第161章 欧阳卓宇死了

    萧逸尘不认得药材,百草园里毒草甚多,他只能紧跟在江卿卿身后。

    上次那种服了让人有怀孕症状的药已经在他心理落下阴影了。

    他可不想碰到什么奇奇怪怪的毒草。

    只是很快,江卿卿便发现了一个问题。

    她出来的急,什么东西都没带,她如何带药草回去?

    睨了萧逸尘一眼,他身上也没装的地方。

    总不能两人抱着药草大摇大摆的离开吧?

    哪有偷药草还正大光明的。

    那不是找死吗?

    “怎么了?”

    “没地方装药草,可惜了,只能看看。”江卿卿看着一大片药草,心疼的厉害。

    “这次不成,下次再来就好了,对了小婶子,你可要记得,教我毒术。”萧逸尘心心念念着。

    他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江卿卿点头,看着满园的毒草,颇为可惜,“知道了,先走吧,待会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她打算,自己也种一片药草,不用很大,够她平日所需就成。

    不过种在江府显然不合适。

    她也没银子在外面置办一处院子。

    到了墙边,萧逸尘实在看不过江卿卿爬墙的动作,索性抱了她,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小婶子,以后你有什么吩咐,可以随时寻我。”

    江卿卿没答话,双目正视前方。

    待萧逸尘看见前面围着的人,亦吓了一跳。

    欧阳府的人?

    他们怎么会发现?

    “五皇子殿下。”

    “你们这是……”

    欧阳文滔睨了一眼江卿卿,满目恨意,“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拿下!”

    “等等!”萧逸尘护在江卿卿面前,“我们不过是进去转了一圈,不至于如此吧?”

    “五皇子殿下有所不知,这个女人,是杀害我弟弟的凶手,今日,我一定要抓了她。”

    弟弟?

    江卿卿反应过来,一愣,“欧阳卓宇……出事了?”

    “你还装,我弟弟之前和你起了冲突,你先是给他下了不知什么东西的毒,让他全身痛痒,以至于,不治而亡!”

    欧阳文滔痛心道。

    这个狠毒的女人!

    欧阳卓宇死了?

    “不可能,他身上不过一种致痒的毒粉,一夜过后便会没事了,绝对不可能致命的。”江卿卿笃定道。

    一定出了什么事。

    欧阳文滔咬牙切齿,“你承认了?就是你给我弟弟下的毒,让我弟弟枉死的,如今五皇子殿下也在,便是铁证。”

    “等等,欧阳文滔,这事不能这么定,小婶子不会杀你弟弟的。”萧逸尘连忙解释道。

    只可惜,欧阳文滔如何能听的进他的话,“五皇子殿下这是要包庇不成?”

    江卿卿把萧逸尘拉了回来。

    她有些明白了,看来,有人动了手脚,设计杀了欧阳卓宇,嫁祸于她。

    只是这个人会是谁?

    一时之间,她还没有头绪。

    “能否让我看看欧阳卓宇?”江卿卿沉声道。

    欧阳文滔冷哼一声,满目猩红,似一只发怒的豹子一般,一字一句,“做梦,来人,把江卿卿给我带下去。”

    “欧阳文滔,江小姐好歹也是江府大小姐,未来的秦王妃,就算是要定罪,也还轮不到你!更何况,欧阳卓宇一事没有直接证据。”

    “好,既然如此,那便去江府,我父母,如今正在江府。”

    欧阳文滔说完,翻身上马,大步离开。

    “小婶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欧阳卓宇身上的毒又是怎么回事?”

    萧逸尘着急啊,好端端的,怎么就和人命扯上关系了。

    “欧阳卓宇公然强抢民女,被我教训了一顿,看来,有人嫁祸于我。”江卿卿解释道。

    “我去寻皇叔……”

    “别去,这件事若是牵扯到秦王府便不单单是诬陷我杀了欧阳卓宇这么简单了,先回去吧。”

    萧逸尘心中担心,却也没办法,只能跟着去。

    到了江府,欧阳府的人早就到了。

    “参见五皇子殿下。”

    “都起来吧。”萧逸尘抬了抬手。

    江鹤离不快的睨了江卿卿一眼,语带生冷,“欧阳三公子一事,可是你干的?”

    “大伯,除了他还能有谁,一定是她,欧阳三公子可是被毒死的。”江浩满眼兴奋。

    真是天大的好事啊,连老天爷也看不惯江卿卿了,出手帮他了。

    欧阳齐修眼中尽是疼惜,忍者滔天的怒火,咬牙,“江大小姐,我儿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了他?”

    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啊,如今不明不白的没了,让他如何不伤心!

    “老爷,还废什么话,一命抵一命,让她给我们卓宇偿命!”

    宁信说着,拔出了腰间的刀。

    她原本就是江湖人,一身的江湖做派,如今哪里还能忍。

    寒光一凛,江卿卿只看见一个影子闪过。

    “咣当”一声,萧逸尘夺下了宁信手中的剑,冷声道:“欧阳夫人,你当本皇子不存在吗?”

    “五皇子殿下,内子和臣痛失爱子,内子并非有意冒犯,只是卓宇被江卿卿所杀,臣等今日必要讨一个公道。”

    “江卿卿,你给我跪下。”江鹤离都快气疯了。

    他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女儿?

    成日给他惹麻烦,如今好了,欧阳卓宇竟死了?

    江卿卿站着没动,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淡淡道:“人不是我杀的,我为何要跪?”

    “是不是你给我儿下的毒?”欧阳文修痛心道。

    “是我下的没错,只是那毒只是给他一个教训,并不致命,若是你们不信,大可以试一试。”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的儿子,用的着你来教训?”

    宁信在崩溃的边缘,若不是有人拦着,恐怕她就要冲过去杀了江卿卿。

    江卿卿可以理解他们痛失爱子的心情,只是自己不能被冤枉,

    “欧阳夫人?要是你被人调戏了,你难道任由别人调戏?不反击回去?”

    如今她算是明白了,欧阳卓宇的性子是如何养成的。

    “你……”

    “欧阳卓宇在大街上公然强抢民女,有位老者来制止,他便行恶事,我不过出手扶了老者,他竟出言不逊,欧阳夫人,你自己的儿子糟蹋了多少女子,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强词夺理!”欧阳文修开口,脸色铁青,“我儿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江卿卿冷笑。

    他还真是一点都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