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别天真了

作品:《我是都市医剑仙

    “没听陈风说诊费要涨价呀,况且这跟什么原有价钱波动有什么关系,不行,我得去问问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冷军被柳叶的话呛得心里冒火,说着就想去找陈风说道说道。

    “别去了,柳叶既然这么说了,就是已成定局,你去问陈风也是一样的,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是报复,我现在开始有些后悔之前没拦着季武久了。”梅映雪揉了揉眉心,苦笑不已。

    “季武久跟疯狗似的,非要来抓陈风,咱们就算是想拦也拦不住了,况且要是没有咱们帮陈风分担压力,季武久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冷军不爽地道。

    “如果没有咱们在场,说不定季武久未必就能够离开了。”梅映雪摇摇头,摆手道:“这种事就不要在这里说了。”

    “小风风,我刚才将接骨丹的售价又涨了一倍,并且通知他们以后诊费会上涨,你不会不高兴吧?”柳叶出了病房,找到陈风问道。

    “不会,你这么做没错。反倒是我,以前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忘记了人心是多变的更是贪婪无度的,咱们表现的太过温和,反倒会被人以为软弱可欺,你给他一尺,他就想要占你一丈的便宜,哼,从此之后再不能如此了。”陈风淡淡地道。

    “说得对。”柳叶连连拍手赞道。

    梅映雪和冷军看了看李美娥,又陪着她聊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陈风作为陈氏医馆的主人当然要送他们出来。

    “陈风,你炼制的那个十全大补接骨丹的确是不错,但是价钱能不能稍微便宜点,你也知道我们……”冷军有些不死心地想要再砍砍价。

    “不行啊,我们也很难,我们更穷,要是真没钱的话就别用了,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呢,你说对吧?”陈风淡淡地道。

    “你……”冷军彻底被噎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陈医生,咱们打交道的时间还长着呢,日久见人心,你会明白的。”梅映雪看着陈风道。

    “人心易冷,将来的事还是将来再说吧,眼下咱们还是少打点交道好,你们……呵呵,我可惹不起。”陈风冷淡地道。

    “那就再见吧。”梅映雪道。

    陈风没说话,朝其微一点头就转身离开。

    “以后还要不要将人送到这里来医治?”冷军问道。

    “当然要送来,一码归一码,就算诊费昂贵一些也是值得的。咱们跟他的关系还是要设法弥补,就算不能将他拉到咱们的队伍中来,也不能让他与咱们渐行渐远,甚至是反目成仇。”梅映雪道。

    “是。”

    ……………………………

    直升飞机舱内,所有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默然不语,只有风声和发动机的喧嚣声在耳边回响。

    林潇湘偷看了闭目养神的季武久一眼,张了张嘴,最终没敢说话。

    就在此时,她拿在手里的战术平板突然震动了起来,等到她点开刚刚收到的情报时,禁不住眼睛一亮。

    “队长,有新的情报,问仙门的老祖与温成辉一起离开了云锦山,乘飞机朝着雪城而来,很有可能是来报复陈风的。咱们要不要有所行动?”林潇湘道。

    “做什么?抓人吗?他们又没有杀人放火,哪里用得着咱们多管闲事。”季武久闭着眼睛,随口道。

    “那咱们就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放过陈风吗?”林潇湘有些不甘心地道。

    “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将情报转给梅映雪,告诉他,问仙门老祖和温成辉来者不善,若是需要咱们帮忙的话只管张口。”季武久道。

    “他们肯定不会让咱们插手这边的事务的。”林潇湘道。

    “那不正好,我也乐得清闲,温成辉早就有着a级实力,就算之前跟陈风交战时受了点伤,那么实力也不会太差,至于问仙门老祖柴金鹤,更是深不可测,现在他们来找陈风麻烦,正好让他们狗咬狗。”季武久冷声道。

    “您就不怕梅映雪他们出手阻拦吗?”林潇湘担心地问道。

    “那不更好,让他们吃些苦头才知道我坐镇西南,天天跟这些老家伙周旋的难处,况且若是他们不斗个两败俱伤,咱们又如何渔翁得利。”季武久睁开了眼睛,眸子里凶光闪烁,彷如饿虎一般要择人而噬。

    林潇湘点点头,不敢再继续多问。

    ……………………………

    “梅队,刚刚收到季武久那边发来的情况,问仙门老祖柴金鹤带着问仙门掌门温成辉离开了云锦山,已经乘坐飞机朝雪城赶来,很有可能是来找陈风报仇的。”冷军对梅映雪道。

    “温成辉有着a级实力,而柴金鹤的实力只怕更高,并且我听说问仙门极其擅长用毒,倘若在公开场合对他们进行抓捕的,他们若是反抗肯定会闹出大乱子来的。”梅映雪用手轻轻叩击着门扶手,暗暗盘算着该如何办好。

    一听到这情况是季武久传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明白了他有何目的。

    只不过季武久这手玩的光明正大,哪怕是梅映雪知道他没安好心,也只能是甘心情愿的朝坑里面跳,毕竟‘华夏’成立的目的就是保护民众安全,维护社会稳定,职责所在,由不得她退缩。

    “能不能将抓捕的地方放在偏僻的地方,比如陈氏医馆。”冷军建议道。

    “如果咱们这么做的话,肯定会彻底把陈风给得罪死的,哪怕是这次他不翻脸,以后也将跟咱们再不往来,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咱们同样承受不起。”梅映雪摇了摇头。

    在梅映雪看来,陈风的实力现在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是将来却很有可能会成长为当时最顶尖的强者之一,与其交恶实在是不太明智,况且他还是个医术精湛的医生,将来“华夏”少不了有需要他的时候,倘若现在跟他反目成仇,那么实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只不过冷军的建议却也并非没有道理,至少就目前而言,相对来说位置偏僻并且周围没有什么太多闲杂人等的陈氏医馆,的确是个抓捕柴金鹤以及温成辉的好地方。

    “是我考虑不周了。”冷军惭愧地道。

    “其实你的这个建议也不是不行,只是我们得先跟陈风打个招呼通通气才行,本来这事就与他有关,且看看他是否愿意帮忙吧。”梅映雪说着就让司机掉头返回陈氏医馆。

    路上,梅映雪一边审阅着源源不断的汇聚过来的相关情报,一边则是不断做出安排。

    她虽然更希望得到陈风的帮助,但也不会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他一人身上,所以抓捕的方案也要多做几套,以便随时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梅队,我担心季武久这么痛快的把情报给咱们,怕是有着他自己的算计。”冷军犹豫了一下最终提醒道。

    “我知道,不过就是借刀杀人,驱虎吞狼那一套阴谋算计罢了,只是咱们肩负着自己的使命,也抱定了牺牲的信念,哪怕是明知有危险,该做的还是要做的。”梅映雪淡淡地道。

    “是,职责所在,虽粉身碎骨也绝不后悔。”冷军肃容道。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陈风见到梅映雪和冷军去而复返,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他们这次来怕是没什么好事。

    “有些事要跟你说,还有些事要跟你商量一下,能找个地方细聊吗?”梅映雪道。

    “请吧。”陈风深深地看了梅映雪一眼,带着俩人来到了陈氏医馆中的一间茶室中。

    自从柳叶痴迷于网购以来,很是在网上买了不少东西,尤其是各种好看的茶具,茶宠甚至是茶叶着实弄了不少。

    这些茶叶陈风并不是太喜欢,但是柳叶既然买来了,他也没扔掉,就将其都放在了茶室之中,偶尔会喝一点,安安静静的看会书,倒也自在。

    柳叶见到俩人时,也没给他们好脸色,不过陈风既然带着他们来了,柳叶自然不会将他们往外面赶。

    见到他们进了茶室,柳叶跟了进来,仿佛女主人似的给他们煮茶喝,同时也没忘了支棱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我们刚刚收到了情报,问仙门的柴金鹤和温成辉已经离开了云锦山,乘飞机赶来雪城,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你。”梅映雪坐下之后,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柴金鹤是谁?”陈风纳闷地问道。

    “他是问仙门的老祖,是现在问仙门硕果仅存的太上长老,详细的情报我们‘华夏’搜集到的也不多,但是根据我们的推断,他的实力至少也是a级巅峰,并且极其擅长用毒,危险性很高。”梅映雪将一块平板放在陈风面前,示意他自己看一看。

    柳叶听说来人的实力如此强横,禁不住微微一皱眉,瞥了陈风一眼却并没说话。

    陈风此时才知道原来自己见过的那个身着红袍的老家伙竟然叫柴金鹤,看了一眼平板上显示的资料,上面是不知道多少年前拍的黑白照片,看起来很有年代感,柴金鹤还很年轻,只是目光中的凶狠和桀骜却是呼之欲出。

    “多谢你们的情报,只是我很好奇,你们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打算呢?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对付这种人应该是你们的职责吧,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陈风没有继续翻看平板上的其他资料,将其推回到梅映雪的面前道。

    “陈风,你又何必装着明白装糊涂呢,你曾经去过西南,跟问仙门结过仇,他们现在过来报复你,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可以置身事外吧。”冷军冷声道。

    “那你们又想让我怎么做呢?”陈风看向梅映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