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国师大人今晚好兴致。(3、4更)

作品:《国师,公主又见鬼了

    元康二十一年,腊月二十八,雪后初晴。

    尚书府处处张灯结彩,大婚的仪仗已塞满了尚书府门口的整条街,鞭炮声,喇叭声,不绝于耳。

    本就是临近新年,府外的长街上也处处挂着大红灯笼,热闹喧哗。

    上官燕婉一早就来了,把备好的礼物给送了过去。

    见到陈琇蓁的时候,倒是被惊了一下,没想到她的气色会那么好,看来是真的很中意这门亲事。

    之前听钟灵岫说起这事的时候,她还不怎么敢相信,莫不是脑子抽了,怎么会喜欢贺澜绯那样的人!

    还说陈琇蓁自己亲自相看过,心甘情愿要嫁到少卿府,就好像魔怔了一样。

    对此,上官燕婉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其中定有什么隐情。

    钟灵岫见她皱着一张脸,小声劝慰。

    “虢平,今日可是蓁姐儿大喜的日子,笑一笑,不要那么僵吗?祖父和姑母他们都看着呢。”

    上官燕婉被她打断了深思,还有些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

    “蓁姐儿真的亲眼看过贺澜绯本人?她到底图他什么?”

    说到这里,停了一瞬,气得胸口起伏不定,眼神越发寒凉。

    “图他那张脸吗?虽说五官还可以,但一看就是长期沉迷女色的浪荡样儿!

    一个娇气的贵公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整日与狐朋狗友出入青楼赌坊,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

    钟灵岫被吓了一跳,生怕这话被人听去,人多口杂的,赶紧拉了拉她的衣袖。

    “虢平,你莫要再纠结这事了,你也看到蓁姐儿了,她何曾这般笑过?想来是极满意的。

    我听说,那一日少卿府和大学士府都来了人,贺澜绯和杜培明也来了。

    蓁姐儿就站在屏风后,偷偷看了好几眼呢,最后拍板说要嫁到少卿府去。

    二婶也是尊重她的选择,虽然心里也不怎么乐意,还有些担心,但是想到两人的八字,也就同意了。

    元慧大师本就说两人的八字是天作之合,相生不相克,刚好能压住煞气,事情便这么定下来了。”

    上官燕婉幽幽叹息一声,既然是陈琇蓁亲自挑选的夫君,她一个外人,自是无话可说。

    但想到此前种种奔波,最后却得了这么个结果,心里还是有个疙瘩,等到新娘发嫁,又跟府里众人寒暄一阵,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马车在上京的街头疾驰而过,已近晚上,凉风吹拂,月色溶溶。

    上官燕婉原本正闭目养神,待马车停下,倏然睁开眼眸。

    “到了?我竟睡了那么久吗?”

    总感觉才刚眯了一会儿,怎么就到宫门口了?

    今日跟她一起来的是如意和秋绮,两人对视一眼,也是惊诧莫名。

    “好像确实快了些。”

    秋绮赶忙撩开车帘,朝外看了一眼,不觉双目圆瞠,不可思议地张大嘴。

    “公主,这里、这里是金水河畔?”

    看到外面的夜景,秋绮还有些不敢相信,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喧哗热闹的金水河畔。

    如意也反应过来,当即掀开前面的帘子,也是一愣,“怎么是你?”

    不知何时,驾车的车夫都换了,神不知鬼不觉。

    竹平皱巴着一张脸转过头,也不敢看向上官燕婉,只压低了声音,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公主,是国师大人这般吩咐的,小的只是奉命行事,若公主有何不满,可以当面跟国师大人说。”

    上官燕婉听了他的话,不觉嘴角轻勾。

    “你倒是个衷心为主的好奴才,国师大人要是听了你这番话,不知何其感动。”

    竹平脸一红,知道她是在笑话自己,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梗着脖子,豁出去了。

    “公主,国师大人在船上等你呢,若是你见到他了,千万不要提起小的。”

    上官燕婉眼里带笑,无奈摇头,心里却有些好奇,国师大人如此大费周章,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般想着,人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

    年关将至,游人如织,春水昭昭,将金水河映照的好像扭曲蜿蜒在地上的银河,淙淙喑哑。

    金水河畔比往日里更热闹了,华灯初挑,烟柳画船,笙箫阵阵,岸边屹立着无数灯火通明的小楼,是无数风才子、权贵官宦趋之若鹜的销金窟。

    河上漂着金碧辉煌的画舫,是有钱人用来打发时光的精致玩法。

    船上有的是唱曲的姑娘,小曲可绕梁三日,雅致些的,还会挑几个擅长琴棋书画的姑娘,纤手落丹青,惹多少名门公子追捧。

    上官燕婉倒是没想到,姣姣如玉的国师大人竟会来这种地方,更没想到的是,还不知从何处弄了一艘精致的画舫。

    待她登上画舫,才发现四处无人,与四周喧哗热闹的画舫形成鲜明对比。

    也是,国师大人那样的爱洁,又怎么让其他女人在出现在周身几丈之内,更何况是卖笑的风尘女子。

    只是不知国师大人今日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