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施主可是有话要说?(1、2更)

作品:《国师,公主又见鬼了

    说到这里,老夫人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叹息一声。

    “说到绯哥儿,我听说你把他打了,连床都下不了?是真的吗?

    我原本想去看的,但是我怕他一见到我,又开始各种撒娇求饶,我真怕自己心软,答应他的请求,便狠着心没去。

    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他好,他都被我惯坏了,再不收敛收敛性子,早晚会死在外头。

    说起来,这事都是我不好,把他宠成那样,无法无天的,还经常惹是生非。

    南山狩猎的事才几天,又跑去妓院跟人打架,以后我们少卿府的脸都要给他丢尽了,当初我就不该心软,放他出去。”

    老夫人想起小孙子,不禁悲从中来,念着两个孙子很小便没了娘亲和爹爹,便溺宠了些,没想到竟把人宠成那样,悔得肠子都青了。

    贺澜庭急忙拍拍她的后背,摇摇头。

    “祖母莫要自责,这事怪不得你,要怪只怪二弟不争气,以后我要整一整他的性子。

    再这样眠花宿柳下去,他那人就真的废了,以前坐视不管,是念着他年纪小,以后不会了。”

    老夫人眼里垂泪,轻拍他的手背。

    “幸好有你啊,庭哥儿,若不是有你在,我们少卿府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这男儿家,跟女儿不一样,只要成了家就好了,再不会胡作非为了,好歹也会收敛些。

    等以后有了孩子,就更顾家了,再不会出去胡搞了,你放心吧,庭哥儿。”

    贺澜庭听到孩子,又貌似无意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陈琇蓁,眉头紧皱。

    老夫人也看了一眼陈琇蓁的方向,啧啧称叹。

    “哎,多好的姑娘啊,除了娇弱了些,无论是样貌还是家世都极好的。

    皇后是她亲姑母,虢平公主是她表姐,景王妃是她堂姐,这样的身份,在上京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原本给尚书府递八字的时候,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能被选上的,毕竟想跟尚书府攀关系的不是一家两家。

    如今尚书府嫡出的姑娘就剩她一个了,真的就是个人人争抢的香饽饽,绯哥儿的八字能跟她合上,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他竟然还不珍惜。

    就算你不把他揍一顿,我都想找人把他揍一顿,好让他清醒清醒。”

    贺澜庭陪着她朝外走去,只低头听她说话,想到贺澜绯干的好事,有些欲言又止。

    正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忽而后背一亮,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双瞳射出红色的光。

    他身形一晃,急忙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老夫人见他如此,吓得不轻,急忙拉住他的手。

    “庭哥儿你怎么了?没事吧?不会是累的吧?你天天没日没夜的劳碌,就算是个铁打的,也受不了啊。”

    一说起两个孙子,就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吐,没一个省心的。

    小孙子就不说了,这大孙子虽然品性端方,从不去什么烟街柳巷,但就是一直拖着不成亲,这也是个事儿啊。

    他可是嫡长孙,还等着他传宗接代呢,偏偏他对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别说是娶妻了,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

    之前,老夫人生怕他有什么隐疾,偷偷给他房里塞了两个知情识趣的漂亮丫鬟,结果没待两天,就被他赶出来了。

    一心只想办案,整天忙不完的公事,真把她给愁死了。

    “庭哥儿啊,你也不小了,也该给自己找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了,关心你的起居,照顾着你也好啊。

    你一个人日理万机,忙得脚不沾地,祖母也老了,也不能处处照顾则个,你说……”

    一说起这话头,就收不住。

    贺澜庭好不容易好受了些,又开始听她念叨,急忙打断了她。

    “我知道了,祖母,你放心吧,这事以后再说。”

    说罢,扶着她,特意绕了个道,从另一侧门走了出去。

    陈琇蓁定定地站在那里,眸光微闪。

    雪嫣惊奇地看着她,“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走着走着便停下了?”

    陈琇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行人,“你可知那几个人是哪个府上的?”

    雪嫣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想了想,眼睛一亮。

    “啊,好像是少卿府的,之前那个嬷嬷还来咱们府上送过八字呢。”

    陈琇蓁看着一行人,目光却只定在那高大的背影上,一副深思的模样。

    “少卿府么?他们来递八字了?娘亲怎么说?”

    雪嫣心下好奇,小姐病好后,对什么都不上心,怎么突然就想起自己的亲事了。

    “我也不知夫人怎么想的,只是听说好像是留了两家的八字,正在做最后的抉择。”

    陈琇蓁眸光一闪,语声略带焦急,“可有少卿府的?”

    雪嫣又是一愣,摇摇头。

    “夫人不让人往外说,我也是之前听夫人身边的红桃姐姐说了一嘴,具体是哪两家还真不知道。”

    陈琇蓁失落地垂下头,神情恹恹的。

    雪嫣见她刚刚还一副兴奋的样子,突然之间又蔫了下去,赶忙换了个话题。

    “小姐,不是说来找元慧大师的么,如今你病好了,理应来看看大师,顺便上柱香,还个愿。

    之前你生病的时候,夫人没少来清泉寺,还把元慧大师亲自请去府上了呢。”

    陈琇蓁可有可无地点点头,抬脚朝后院行去。

    上官燕婉转了一圈又坐回去,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

    元慧眼尾扫她一眼,“施主可是有话要说?”

    上官燕婉见他主动开口,与云依斐对视一眼,歉意一笑,但也没有客气。

    “元慧大师,有一事想跟您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