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婉婉,不要惹火(PK加更!必戳!)

作品:《国师,公主又见鬼了

    烛火微微爆开一朵红艳的烛花,照亮了昏黄的室内。

    上官燕婉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托腮,半湿的青丝随意披散在肩头,满室艳光。

    她盯着屏风后磨磨蹭蹭的挺拔身影,忍不住轻笑出声,“依斐哥哥,你到底还要多久?”

    云依斐刚刚在心底升腾起的勇气,却在见到沐浴后的她时,一瞬间偃旗息鼓。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要镇定,千万不能太孟浪,万一把婉婉吓跑怎么办!

    正自踌躇着,又听到她的声音传来,好似羽毛一般,在耳朵里一扫,一直痒到了心里。

    “依斐哥哥,我的头发还湿着呢,你真的不打算帮我擦一擦?以前在重华宫,我从未做过这等事,自然不知道怎么弄,你要不要帮我?你若是再不来,我就直接这样睡下了啊。”

    云依斐一听这话,哪里还能忍住,什么挣扎,什么犹豫,什么迟疑,都见鬼去吧。

    他从屏风后走出,当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瓷白的肌肤,许是刚沐浴过的缘故,上面映着一片红晕,如雨后蔷薇,娇艳朦胧。

    云依斐手中拿着一块干棉布,故作镇定地走到床前,给她擦起了发,还故意嗔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连个头发也不会擦。”

    纯粹是心跳过快,没话找话,国师大人紧张了。

    上官燕婉却管不了那许多,于她而言,这就是她的男人,一生一世仅此一人而已。

    她正对着他身前,抬头就能看到那冷峻的脸,顺着下巴往下,是突出的喉结,随着他说话的动作,滚动出一圈圈妖艳的涟漪。

    上官燕婉咬了咬唇,心尖一痒,忽而抬起身,小奶猫一般,伸出艳红的舌尖,在他的喉结上舔了一下。

    云依斐手上的动作一顿,只觉一股酥麻顺着喉结传遍全身,他低头看着罪魁祸首,柔声道:“别闹,婉婉。”

    上官燕婉从善如流地点点头,等他又忙碌起来,才将视线转移。

    他的动作认真又轻柔,好似生怕弄疼了她,月白衣角从手腕上滑下,露出一截手臂,那肌肤白的妖冶,灼人眼睛。

    国师常年待在东胜宫,很少外出,所以较一般人更白一些,不是那种脂粉白,而是白雪堆成的白,带着冰的冷寒。

    上官燕婉双手托腮,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从手臂又晃到身前。..com

    随着他擦头发的动作,身上的月白冰丝衣衫半落,搭在肩头,微露出的白皙锁骨,好似展翅欲飞的一线诱惑。

    上官燕婉微微叹息一声,美人,不愧是美人,身上无一处不诱惑,还好,这世上最美的人,是她的。

    她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圈,小手忽而抓住他的衣角,珠玉般的贝齿轻轻咬住他的衣领。

    云依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珠隐隐赤红,显然已经忍了许久,他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沉声道:“婉婉,不要惹火。”

    上官燕婉秀眉一挑,魅惑的妖姬一般,一边抬头看他,一边轻咬慢碾,眼中带着挑衅,我就是要惹火,你待如何?

    随着她轻柔的动作,刚被他擦干的发披散开来,柔顺若丝绸,一丝一缕铺开,洒在他的肩头,带着伶仃风情。

    云依斐感觉心里有个小火炉,她就是那根引燃的柴火,明明带着焚天的诱惑却不自知,真是欠收拾。

    他不再迟疑,将她抱在怀中,反守为攻,理智终于被她一把火灼烧殆尽。

    于他而言,她就是一串流火,一句话,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能在他的心底蔓延起滔天巨焰。

    上一世的求而不得,这一世的隐忍放纵,无数个午夜梦回,那令他窒息的相思之情,似排山倒海般涌上来,让他失去了理智,再也无所顾忌。

    婉婉,我的婉婉,你只能是我的。

    初始时只是浅尝辄止,慢慢地描画她的唇形,逐渐炙热起来,双臂越发紧地环住她,将她的小香舌含入口中勾缠吮吸。

    上官燕婉浑身无力,好似一汪春水陷在他的温柔里,只觉他的唇软软,甜甜的。

    心里有个声音在轻轻地喊,依斐哥哥,我的依斐哥哥。

    他温柔吮吸,辗转厮磨,好似在弹奏一曲古调,将她的魂魄都震碎了,再也不能思考。

    帐上的流苏金钩被拨开,放下一层层错落的雪白鲛绡帐,翩然低垂,如霞似雾,有一角垂到地上,拖出旖旎之色。

    鎏金铜制香炉袅袅蒸腾,在室内弥漫,一室暗香,唯有浅浅嘤咛透窗而出。

    窗外,一勾清冷月色浅浅荡漾,梨花深重,开的如火如荼。

    ------题外话------

    推荐古月清风风的文文《冥王有令:夫人速速回》

    看点:

    精分军少求宠求抱,对外冷如冰,禁欲又铁血,对内宠溺入骨,天天想着亲亲抱抱举高高

    腹黑冥王招招手,天天撒糖不停歇~

    女扮男装酷帅痞,撩汉降魔两不误~

    简介:

    浮生一梦的楼主银灵子,据说是个怪人,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却一天到晚笼着一身黑衣。

    银灵子:老娘本来就是女人,有颜任性,不服?

    ~

    冥王府的阎罗神荼,据说温润如玉,对谁都是言笑晏晏,却唯独视女人为猛虎。

    神荼:看不得本尊撩“男人”么,呵呵,要不要来地府喝杯茶?

    ~

    江城少帅郁垒,据说冷酷无情,除了形影不离的贴身秘书,没人入的了他的眼。

    郁垒:想入我的眼?你有我家凌胤的一根脚指头好看么?

    ~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