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节 九?十!

作品:《明末有钱人

    马湘兰听了一怔,往自己颈间一看,满面带笑道“哦,姬大人问这样东西啊?这是一位客官送我的,这玩意儿叫什么来着……

    对了,‘黑宝石’,奴家也是只闻其名,前两天才见着真的。..com”

    “什么?‘黑宝石’?你怎么会有这样东西?”姬庆文瞪大了眼睛追问道。

    马湘兰却掩嘴笑道“大人这就小瞧奴家了不是?奴家这件间‘群玉院’在秦淮河畔可也是响当当的一间好去处呢!虽然柳姑娘不在了,可名气还在。这不,前两天有两位客官在我这小店里消遣,玩得高兴了,便要将这间店盘下来。嗨,这‘群玉院’可是老鸨子我的命  根子,哪能那么容易就出给他呢?”

    姬庆文疑惑道“那这枚‘黑宝石’,你是怎么弄来的?”

    马湘兰“咯咯咯”笑了半天,这才说道“那两个客官口气虽大,却不会谈生意。反正跟大人你是没法比,老鸨子我三言两语,就从他手里拿了这件东西过来。”

    姬庆文随口夸赞道“你马湘兰这么多年,别的没练成,就光练成这张好嘴巴了。倒是这块‘黑宝石’可是个稀罕物,能不能借我看看?”

    一旁的柳如是听了这话,眼睛一亮——她知道姬庆文自己就有几块“黑宝石”,还曾经随手送过自己一块,在姬庆文眼里,这黑宝石可算不得什么“稀罕物”。

    然而柳如是现在是姬庆文的人了,她心里虽然觉得奇怪,却也不能当面指出来给自己的“夫君”拆台,只能偏着头、瞪着一双极漂亮的眼睛静观事情的变化。

    却见马湘兰小心翼翼地从脖子里将那块黑宝石取下,双手捧着递给姬庆文,口中不忘叮嘱道“姬大人可小心了,要是失手砸坏了,奴家可不好意思让您老赔我啊……”

    姬庆文随口答应了一句“好的”,接过马湘兰那块宝石,便捏在手里仔细揣摩起来,只见这块“黑宝石”有一只小些的鸡蛋那么大小,通体黑得发暗,仿佛一切光芒都被这块黑宝石吸尽了一般。

    又将这块宝石摩挲了一番,姬庆文终于还给了马湘兰,心中却已然确定这块宝石,似乎同做成那九尊魏忠贤雕像眼睛的黑宝石如出一辙,而那九尊雕像是姬庆文在京师“白云观”的后院发现的……

    想到这里,姬庆文禁不住陷入了沉思

    当时自己在京师起获了九尊塑像,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塑像的眼睛——也就是那些黑宝石——挖了出来,所以除了送给柳如是的一块之外,另十七颗都在自己织造衙门里好好地藏着,又怎么会有一

    颗远隔百里跑到马湘兰这个老鸨子的手里?

    莫非这世上,想这么大小的黑宝石不止十八颗?

    有这个可能,但可能性不大,毕竟“黑宝石”的原产地并非在中国,而是由暹罗进贡而来,并且在暹罗这都是难得一见的至宝,就连魏忠贤都用来做成塑像上最为重要的眼睛。因此,出现几乎一模一样的可能性的确不大。

    那莫非是魏忠贤的塑像的数量原本就不止九尊?

    那也不会,这九尊之数,正应和了魏忠贤“九千岁”的尊号,要是多了一尊凑满十遵,那不就成了“万岁”了吗?

    万岁!

    难道是魏忠贤就想着篡权夺位,想当“万岁爷”,所以一开始就做了十尊塑像?

    这个危险的念头顿时充满了姬庆文的大脑。..com

    随之而来的又是另一个念头万一塑像确实是十尊,那取走九尊的是自己,取走另一尊的又是谁呢?

    这一连几个问题,将姬庆文的大脑搅成了一团浆糊,他真想立即从“群玉院”的四层楼跳下去,这就去找足智多谋的李岩商量商量。

    可姬庆文虽然不知掉这“黑宝石”的来历,却也知道从楼上跳下去是要死人的,便定了定心神,对马湘兰说道“好了,老鸨子你先下去吧,有事没事别成天上来说话,我有事自然会去找你,租房子的钱少不了你的。”

    马湘兰听了,便又赔笑几句便退了出去,从外头轻轻将房门掩上。

    待马湘兰出去,柳如是便轻轻在姬庆文耳边问道“夫君,那黑宝石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手上不也有好几块吗?”

    姬庆文想要回答,可扭头一看身边的柳如是,又顿觉她那美貌绝伦的脸上浮现出一分陌生感来,有些难以确定这跟了自己不到两个月的柳如是到底是向着谁的。

    于是姬庆文打了个马虎眼,说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马湘兰是什么样人,居然也能佩黑宝石,未免让这样宝物还跌份了。我还以为这是件赝品,竟没想到是真的。唉,看来回去,我还得好好想想,再送你一件别的宝物……”

    柳如是猜不透姬庆文的心思,嫣然一笑道“夫君,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有没有的也就这样。不过这间房里有一样东西,可是我平生的心血呢!”

    姬庆文看柳如是这副妩媚的表情,顿时有些陶醉,便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是能吃的那种吗?拿出来给我看看……”

    柳如是掩嘴“咯咯”一笑“夫君又拿我开玩笑……”

    说着,她转身从身旁的柜子

    里取出一本册子,递给姬庆文,说道“喏,就是这样东西。”

    姬庆文取过一看,却是一本提了“河东集”的诗集。

    姬庆文知道,柳如是之前附庸风雅,给自己取了个号就叫做“河东君”,那想必这“河东集”想必就是她的诗集了。

    于是姬庆文翻看一看,果然见其中用十分俊秀的小楷写满了一首首的诗、词,看这本诗集的厚度,少说也有七八十首那么多。

    柳如是在旁介绍道“我活了这小二十年,攒下的金、攒下的银都微不足道,就这本诗集是我平生心血,所以才特地过来取的。”

    姬庆文笑道“我当是什么物件呢,原来是一本诗集。不过这些诗词都是大老婆你自己写的,为何不在苏州自己默写出来,偏要过来取呢?”

    柳如是笑道“这里诗、词、小令一共七十六首,我哪能每首都记得?就算勉强默写出来,也难免有个错漏,默错了一个字、两个字,意境就全变了。”

    姬庆文后世一个码农,还真不懂其中的门道,不过看柳如是对这本诗集如此重视,便也顺嘴说道“看你这样看中,那好,这本诗集你保管好了。我在松江码头上开了家印书坊,刊印过徐光启大人的几本著作,到时候把你的诗集带过去,一样刊印发行天下,好让天下人都知道我姬庆文的大老婆是个才女呢!”

    故人讲究立功、立德、立言。

    所谓“立言”,便是留存下一些诗文,也不管酸不酸、臭不臭,总要印订成册,流传后世。

    因此,颇有几分文人气的柳如是听姬庆文要给自己印书,心中说不出的高兴,忙道“那我就先谢谢夫君了。倒是刊印的时候有件事情,夫君可别忘了做。”

    “什么事?”

    柳如是眉目带彩,指着诗集的封面道“夫君别忘了把封面上的三个字给换了。这三个字是钱谦益给我提的,就怕夫君看了吃醋。”

    姬庆文听了一愣,果然见封面上“河东集”三个字写得颇有风韵,却全部往左边偏,便笑道“原来如此,多亏大老婆提醒。否则我岂不是花钱给这姓钱的扬名了?不过他这两个字写得不怎么样,怎么好像瘸了脚似的。得了,等我有空,我请皇上亲笔写上几个字,皇上的书法也是有名的。”

    柳如是却道“夫君当是圣旨啊?我这东西还能劳烦皇上提名?嗯……只求董其昌老先生给我写上几个字,我就心满意足了。”

    “董其昌又是谁?名字似乎还挺熟悉的呢……”姬庆文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