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逆转人生2

作品:《女配不掺和(快穿)

    此为防盗章  “操.他娘的,大半夜被你们弄来这荒山野岭救人, 结果还白跑一趟!我带出来的这些可都是亲兵, 折损一个我心里刀剐一般疼, 今日虽无打斗, 我们却也做好了鏖战的准备, 你们可得记这份情!”大胡子将领口没好气地抱怨。

    “将军,这几个是我们从柴房里救出来的,没受伤。”一列士兵跑过来禀报情况, 后头跟着千恩万谢的小竹等人。

    “掌柜呢?你们不是说还有一个林掌柜无论如何都要救出来吗?”大胡子四处查看,表情不耐。

    “我在这儿,多谢各位将士前来救援, 林某拜谢!”林淡立刻从暗处走出来,深深鞠躬,芍药和杜鹃也诚惶诚恐地作揖。

    大胡子仔细打量林淡, 发现她只是身段婀娜,并无姝色, 顿时有些扫兴。他还以为赵六和罗铁头千交代万叮嘱,说一定要全须全尾救出来的林掌柜是多倾国倾城的一位佳人,却原来不过如此。

    “算了算了,起来吧。”大胡子越发不耐烦, “兄弟们白日里辛苦操练, 大半夜的又跋涉而来, 明儿也不知要躺下几个。早知道是这么小一个土匪窝, 我们压根不会来!”

    赵六和罗铁头露出讪讪的神色。若是早知道这帮土匪还未成气候, 他们也不会火急火燎地跑到山下去搬救兵。头儿武功高强,肯定能自保,但林掌柜和两个小丫头就悬了。土匪向来没有人性,抢到女人就玷污,抢到男人就割了舌头卖去西山煤窑,他们哪里敢耽搁时间,立刻就找齐人马杀了上来。

    “土匪呢,都被你解决了?”大胡子看向俊伟男子,丝毫不怀疑他有那个实力。

    “都被林掌柜解决了。”男子指了指大厅。一行人连忙走进去查看,然后惊住了。

    “操.他娘的,”大胡子在人堆里来来回回转了几圈,又跑到那口空了的酒瓮边用力嗅闻,脸色越来越黑,“这是什么酒,也太他娘的香了吧?”

    小竹骄傲地答道,“这是千日酒,我们掌柜自己酿的。”

    “千日酒?刘玄石喝的那种千日酒?”大胡子音量拔高,表情震惊,然后顾不上脏乱,拿起被土匪用过的一个酒杯,将里面仅剩的一点酒液倒进嘴里,不断咂摸唇舌,发出夸张的滋滋声。

    “好酒,果真是难得一见的好酒,够香、够醇、够烈,入喉顺滑,入腹灼热,辛中带甘,回味绵长……这是老子喝过的最好的酒,不愧为传说中的千日酒!”大胡子一边喟叹一边把桌上的酒杯一一举起来往嘴里倒,连那仅存的一滴两滴都不放过。

    他带来的亲兵大多与他一样嗜酒如命,也都纷纷查看酒壶,希望能找到多余的酒水。只可惜土匪向来性情贪婪,有好东西都已被他们糟蹋得一干二净,又哪里会剩?

    “没了,娘的,又没了,少喝一点你们会死吗?”大胡子找不见酒水,只能拿醉死过去的土匪出气,忽然想到这酒是林掌柜酿的,连忙转头去看对方,一双铜铃大的眼珠子比火把还要灼亮。

    林淡遗憾拱手,“回将军,这酒极难酿造,我耗时三年也只得了一瓮,再无多余的了。”

    大胡子灼亮的眼睛瞬间熄灭,随手便把大瓮举起来,用力晃了晃,然后惊喜道:“里面还有薄薄的一层酒液,快快快,快给我拿一个空坛子过来!”

    俊伟男子露出无奈的表情,却也飞速给他拿来一个空坛子装酒。大胡子在瓮底拍了又拍,酒液依旧只有那么一点,巴掌大的空坛还未装满就没了,当真是少的可怜。

    大胡子看看被自己托在掌心的小坛子,又看看原本装得满满当当的大瓮,再看看喝得酣畅淋漓已醉死过去的土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逮着其中一个土匪狠狠踢踹,口里骂骂咧咧:“操.你奶奶的,抢劫抢到老子的地盘来了!等你们醒了,看老子不整死你们!”

    那土匪被他踹得连连吐血,却还是没醒,可见酒劲儿有多大。

    林淡适时拱手劝慰:“多谢各位军爷深夜赶来救助我等,厨房里还有些吃食,我拿来给大伙儿垫垫肚子吧?一路奔波必定疲累,各位正好歇歇气儿,补补精力。”

    赵六和罗铁头正对着满桌的残羹剩菜流口水,听见这话眼睛都亮了,连那俊伟男子也悄悄咽了咽口水。大胡子从来没品尝过林掌柜的手艺,反应只是平平,他带来的士兵可有可无地点头,随即拿出绳索,把这群土匪绑了。

    林淡浅浅一笑,这便带着两个小丫头去厨房。土匪们只顾喝酒,菜倒是没吃多少,如今都在灶台上热着呢。

    少顷,菜都端来了,一大盆米酒炖牛肉、一大盆骨汤牛肉丸子、一碟红烧牛蹄筋、一碟葱爆牛肉,还有一桶白米饭,分量都很足,够二三十个人吃。菜都是热的,正一股一股冒着白气,浓得无法言喻的肉香味掺杂着醇厚的酒香在厅里慢慢散开。

    咕咚,大胡子用力咽了一口唾液。

    咕咚、咕咚……他带来的亲兵接连站起来,一边吞咽口水一边捂住肚皮,只觉腹中长满了馋虫,正疯狂搅动。

    “辛苦各位军爷前来救助我等,林某身无长物,只手艺略过得去,今日便借这顿饭聊表谢意,望各位军爷莫嫌弃。”林淡再次道谢,语气真挚。她的仆从已把杯碗狼藉的饭桌整理干净,一一盛饭。

    大胡子抻了抻脖子,用力咽下一口唾液,随即连连摆手,“不嫌弃,不嫌弃,应该的,应该的。”边说边笑,哪里还有半点不耐烦的情绪。他的亲兵也都围拢过来,蠢蠢欲动。

    “吃吧。”俊伟男子甫一开腔,众人就急急忙忙拿起碗筷。

    “这牛肉竟是用千日酒炖的?”大胡子吃掉一块炖牛肉,铜铃大的眼珠子这会儿瞪得更大了,随即加快速度,风卷残云一般往自己的碗里夹菜。众人毫不示弱,一个二个吃得满嘴流油,脸上全是惊叹之色。

    炖肉全是用五花牛肉做的,瘦肉间或夹杂着雪白的脂肪,熟烂软糯,入口即化;牛肉丸子是用短脑和脖头做的,用木棒反复捶烂揉捏成型,煮熟后口感弹滑,丸子内部自然会出现一个空腔,吸饱了牛油和骨汤,牙齿轻轻一磕就溅出鲜香浓稠的汁液,味道令人拍案叫绝;牛筋先是油炸,再蒸一刻钟,末了入锅爆炒,红亮的汤汁包裹着每一根牛蹄筋,咬人口中先是觉得软糯,快断时又尝到一点点粘弹,口感妙不可言。

    这一桌菜,香的极香、糯的极糯、稠的极稠、鲜的极鲜,味道简直被林掌柜做绝了!众人连扒带抢也只吃了个半饱,深夜出兵的怨念全都打消,只余意犹未尽。这一趟来值了,真的值了!

    林淡知道他们没吃饱,便把熬了两个时辰的牛骨棒敲碎,做了一盆牛髓汤。炖烂的牛髓藏在骨筒里,用嘴轻轻一吸便滑入口腔,滋味鲜美无比,不但洗涤了味蕾,似乎连毛孔都洗涤了。

    大胡子用双手捧着一根牛骨棒,滋溜滋溜吸得极欢快,十分殷勤地道:“林掌柜,你的手艺咋这么好?听赵六他们说你是要进京开店的?若是店开好了,你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叫我的兄弟们去给你捧场。”

    林淡替俊伟男子舀了一勺汤,又夹了一根牛骨棒,自谦道,“我这手艺哪里叫好,将军谬赞了。日后您们若是来京城,只管去我那里……”

    不等林淡把话说完,男子沉声道:“捧场归捧场,饭钱还是要给的,林掌柜开店也不容易。”话落冷冷扫了大胡子一眼。大胡子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连说肯定给钱,一分不少。

    林淡看出二人的眉眼官司,心知男子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却也没多问。在外行走最忌多说、多看、多做,容易惹上麻烦,反正入了京他们就再无交集,实在不必探究。

    等众人吃完饭,林淡便带他们去找自己的马车,顺便缴获了土匪的赃物。俊伟男子不知她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获悉赃物的隐藏地,却也对她的聪慧更多了一层了结。

    大胡子帮林淡整理货物的时候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确定她真的没有多余的酒水,这才满心不舍地回营,当晚就带着那一坛千日酒入了京城,去找自己的顶头上司威远侯。若说嗜酒如命,大胡子远远不及这位侯爷,对方与永定侯一个镇守东南、一个镇守西北,皆是大楚国一等一的实权人物,得他一句话,一飞冲天指日可待。

    牛肉炖到一半的时候,锅里已经冒出股股浓香,熏得两个土匪心痒难耐,不时流着口水在灶台边转悠,急切询问:“这都炖了一刻钟了,应该可以吃了吧?”

    “还早着呢,起码得炖半个时辰肉才会软烂。”林淡拿起帕子擦手,“两位大哥能否带我去我的马车处?我想拿些调料。”

    两名土匪立刻警觉起来,指着灶台上的瓶瓶罐罐斥道,“别他娘的多事,这里的调料应有尽有,还不够你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