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T台女皇22

作品:《女配不掺和(快穿)

    .,

    此为防盗章

    林淡也不慌张, 温声解释:“是这样,我这道炖牛肉还差一种调料才能彻底入味。你俩押着我去, 押着我回,我一个弱女子,难道还能从你们手底下跑了不成?若是有了这味调料, 这锅炖牛肉会比现在好吃数倍。”

    两名土匪闻着空气中的浓香, 心道比现在还好吃, 那该是怎么个好吃法, 这御厨的手艺果然不比常人,转而想起林淡宰牛的手段,又有些怯了。

    林淡主动拿出一截绳子,缠绕在自己手腕上。两名土匪这才不情不愿地点头,临走又把厨房的门锁了, 防止芍药和杜鹃跑出去。三人行至山寨的最深处, 兜兜转转找到一个山洞, 洞外挂满藤蔓, 若是无人指点, 当真会忽略过去。

    两名土匪扒开藤蔓,厉声呵斥, “你自己进去找,动作快点!”

    林淡借着二人的火把往里一看,果见自己的五辆马车停放在洞内, 另有几十口上锁的大箱子, 均为赃物。她只匆匆一瞥便走了进去, 爬上其中一辆马车,把一个大瓮的泥封敲开,用长勺舀了几勺酒,装入空置的小坛子,又飞快把牛皮纸覆盖在瓮口,用绳子牢牢扎紧。

    虽然她动作极快,只花了数息就已把酒瓮封好,但两名土匪依然闻见了那股难以言喻的酒香,顿时有些熏熏然。

    “这是什么酒,怎会如此香?”二人语带垂涎。

    “不过是寻常酒水罢了,我自己酿着玩的,不值什么。”林淡神色微僵,目光躲闪。

    两名土匪深深看她一眼,这才带她离开。回到厨房后,林淡把坛子里的酒倒入炖牛肉里,用锅铲徐徐搅拌。本就十足浓郁的汤汁在她的搅动下越发粘稠,越发醇厚,每一块炖牛肉都包裹着一层晶亮而又黏滑的汁水,更有一股奇异的香气四处弥漫。这股香气不啻于利器,竟穿破厨房的门窗,在山寨上空游荡,令人神魂颠倒。

    “快快快,给我俩捞一些牛肉上来。”负责看守林淡等人的土匪敲着空碗催促。

    “二位大哥,肉还没炖烂,还得再等片刻。”林淡好心解释。

    “管它烂没烂,只要熟了就行,让你捞你就捞,废什么话!”两名土匪急得眼睛都红了,被那香味一激,恨不得一头扎进锅里吃个痛快。其余土匪也都闻着味儿跑过来,说什么也要尝一尝锅里的肉,好在土匪头子镇得住,否则厨房早就被洗劫了。

    “那女人在锅里放了什么酒,竟能香成这样?”土匪头子离开厨房后立刻揪住属下盘问,还不时抽.动鼻头,嗅闻空气中的余味。

    “老大,我带您去看看。”两名土匪献宝一般道:“还有一会儿才能上菜,要不咱们兄弟几个先喝酒?”

    “行,去把酒搬出来。”几人把之前那口大瓮抬到正厅,扯开牛皮纸往里一探,顿时有些眩晕。无他,这酒太香了,若是敞开了闻,竟比一般的烧刀子还烈,又比五粮陈酿还醇,尚未入口,唾液便已流了一地。

    “快给我满上,快快!”土匪头子拿出一个大碗急喊,咕咚咕咚喝光后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口里连赞好酒。其余几人也都按捺不住,一人舀了一碗畅饮,浓浓的酒香弥漫在空气中,把更多人勾了过来……

    小竹几人原本还凑在一起商量该如何逃出去,又如何救出掌柜,忽然闻到一股浓得无法言喻的肉香,顿时安静下来,随即笃定道,“掌柜在做米酒炖牛肉!”

    “我饿了!”一名仆从舔着嘴唇呢喃。

    其余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腹中齐齐发出哀鸣。只要掌柜一做菜,不饿的人也会立刻感觉到饥饿。连那闭目养神的男子都睁开眼,朝厨房的方向看过去,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耸动。

    众人安静片刻又开始商讨,却没料一股霸道的酒香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令他们急红了眼。被抓、被打、被囚禁,都未曾情绪失控的小竹狠狠啐了一口,骂道,“娘的,这群天打雷劈的畜生,竟敢偷喝我们的酒!”

    始终保持沉默的俊伟男子忽然问道,“这是什么酒?”

    小竹咬着牙说道:“中山郡有一个传说不知你听没听过——昔刘玄石从中山酒家沽酒……”

    男子学识渊博,立刻便接口道,“玄石醉酒,千日酒?”

    小竹诧异地看他一眼,颔首道:“没错,这酒正是传说中的千日酒。林掌柜在中山郡游历三年,辗转多地,终于还原了千日酒的酒方,酿造成功后埋入地下七年,最近才挖出来,准备拿去京城卖个好价钱。打开酒瓮的时候,瓮里已养出一条酒虫,酒液极醇、极厚,虽不至于让人沉醉千日,却也能醉上三天三夜。”

    “玄石醉酒”乃一流传数百年的典故,说的是中山郡有一人名为狄希,酿酒手艺登峰造极,有一酒徒名唤刘玄石,上门买酒。狄希卖给他一坛酒,却忘了告诉他这种酒后劲极大,须节制,若是喝醉了可致人千日不醒。刘玄石畅饮过后归家,醉死过去,家人以为他已亡故,于是将之下葬。过了千日,狄希猛然记起这事,连忙去寻,刘家人这才把埋葬的刘玄石挖出来,恰逢他刚醒,身上还渗透着一股浓浓的酒香,周围的人闻见了也沉醉三月才醒。

    传到后世,这种酒便得名千日酒,堪称酒中真仙。

    鼻端浸淫着酒香,耳畔缠绕着山匪划酒拳的喧闹声,俊伟男子舔舔干燥的唇瓣,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一帮畜生!”话音刚落便把绳索挣断,脸沉如墨地站起来。他原本想等到深夜再动手,如今却忍不得了。

    “你你你,你怎么把绳子弄开了?”小竹等人张口结舌地看着他。

    “你们先待在这里,我去救林掌柜,听见哨声你们再出来与我汇合。”怕几人胡乱跑动惊到土匪,俊伟男子给几人松绑后特地叮嘱一番,而后徒手扯断门栓上的铁链,又稍作还原,循着肉味最浓的方向潜去。

    林淡正在翻炒牛筋,芍药和杜鹃把捶烂的牛肉捏成丸子,放入牛棒骨熬好的奶汤里。看见推门而入的男子,三人均微微一愣,还是林淡反应最快,立马将对方扯进来,反手掩好房门。

    “你怎么来了,小竹他们呢?”她压低音量询问。

    “我来救你们。”男子的武器已被土匪收缴,这会儿正在厨房里挑拣厨刀,语气十分沉稳,“我先送你们离开山寨,入了山林千万别乱跑,沿着小溪下去,在山脚的空旷地带等我,我和小竹几人随后就来。”稍后的场面会有些血腥,不适合女子观看,小竹几个留到最后再救也无妨,还能帮他清理一下尸体。

    想罢,男子便去拉林淡的手腕,却被她轻轻推开,“寨子里有三十几个悍匪,你只一个,怎么应付得来?你且坐着吃点东西,稍后我们便能下山。”边说边端来一盘葱爆牛肉,又把碗筷塞进对方手里。

    男子下意识便接过碗筷,狼吞虎咽地扒拉几口,目中闪烁着餍足而又享受的光芒,转瞬又僵硬地顿住,语气略显尴尬:“现在可不是吃东西的时候,你们快随我走!”

    “走什么,坐着吃!”林淡轻轻拍开男子伸过来的手,嗓音里带着轻浅的笑意。

    男子看看自己麻痒的手背,又看看林淡笑颜如花的脸蛋,不知不觉便沉默下来,眼睑低垂。

    芍药和杜鹃看着锅里被舀空大半的炖牛肉,抱怨道:“跟他们说了肉没炖烂,还得再熬一会儿,他们偏要舀出来吃,真会糟蹋东西!”

    “只糟蹋东西不糟蹋人,已经算是万幸了。”林淡侧耳一听,眼中笑意渐浓,“没有喧哗声了,咱们去看看吧。”

    男子立刻放下碗筷站起来,却被林淡压着肩膀摁回去,“你坐着,我们去就成。”话落与两个小丫头一人端着一盘热菜,不紧不慢地走出去。即便碰见土匪,她们也能用上菜的借口掩饰,完全不怕的。

    男子摸了摸肩膀,表情有些古怪,随即紧紧跟上。一行人顺顺利利地来到大厅,只见地上躺满了土匪,还有几个趴在桌上,鼾声如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化不开的酒香,门一推便沉沉扑过来,叫人走不动道。另有几栋房子也都传来鼾声,可见这些土匪终究抵挡不住千日酒的诱惑,已醉死过去。

    芍药和杜鹃踮起脚尖看了看那口摆放在大厅中央的酒瓮,咬牙切齿道:“一坛酒全被他们祸害了!”

    林淡摸摸两个小丫头的脑袋,还是那句话:“没祸害人便好,咱们收拾东西走吧。”

    男子看看满地醉汉,表情惊讶,万没料到不费一兵一卒,林掌柜竟把事情解决了,根本无需旁人来救。

    林淡绕过男子,徐徐道:“在我这儿,没有什么事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话音刚落,山寨外竟传来一阵马蹄声,隐隐有成群的火把向此处靠近,也不知出了什么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