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神医16

作品:《女配不掺和(快穿)

    此为防盗章  “难怪沈老头离开的时候那么舍不得林掌柜, 还说林掌柜病了,他吃什么都没滋味,原是这个缘故。..com”罗铁头平躺在地上, 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肚子,“刚才那春三鲜卷饼太他娘的好吃了,可惜有点少,我没怎么吃饱。”

    “你是不是又饿了?”赵六拿着一根木棍拨弄篝火。

    “饿了, ”罗铁头翻了个身, 一边砸吧嘴一边呢喃:“不知道明天早上会吃什么, 我还想吃卷饼。”

    想到那卷饼的滋味儿,赵六偷偷咽了一口唾沫。他也想吃卷饼, 那么鲜的卷饼, 连续吃上三个月也不会腻。

    “别说了, 你们睡吧, 我来守夜。”俊伟男子沉声开口。

    首领向来说一不二, 赵六和罗铁头也没推辞, 很快就睡了过去。少顷,暗夜中响起一阵腹鸣声, 所幸大家都已熟睡,无人知晓。

    翌日, 林淡的病又比昨日好很多, 天没亮就爬起来给大家做早餐。掌柜都起来了, 伙计们自然不能偷懒, 陆陆续续爬起来打水、烧火。

    “你守了一夜?”看见坐在火边的俊伟男子, 林淡略有些意外。

    男子点点头,张张口,却没说话。

    林淡看出他的欲言又止,主动询问,“你有事?”

    “无事。”男子迟疑片刻,终是忍不住问道,“今天早上咱们吃什么?”

    林淡不由莞尔,“早上我熬一锅白米粥,煮一些面条,再做几个小菜。你们想喝粥的喝粥,想吃面条的吃面条,且随意。”

    男子点点头不再说话。躺在他身边的两名壮汉却醒了过来,咕哝道,“林掌柜,为啥不吃卷饼?白粥面条哪里有卷饼好吃。..com”

    林淡笑着摇头,“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见天吃,每餐总得换个口味。”

    芍药走过来,笑嘻嘻地道,“师父,面和好了,粥也熬上了,您去炒菜吧。”末了看向赵六和罗铁头,语带调侃:“两位大哥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师父可以连续数百天做不重样的菜,我们吃还吃不过来呢,你们却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林掌柜做什么我们吃什么。”被首领一瞪,两名壮汉再不敢发表意见,心里却格外想念昨晚的卷饼。白粥和面条也就是那个味儿,能有春三鲜好吃?

    但很快,林掌柜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只要手艺了得,简简单单的白粥和面条也可以成为无上美味。她把封存在罐子里的油渣取出来剁碎,放入锅里翻炒,再把焯水的香椿切成丁,汇入碎油渣。香椿的汁水和油渣的油脂互相渗透,化成一锅浓羹,伴随着每一个沸腾气泡的炸裂,爆出一股股奇香。待油渣熬得软糯,香椿的香味也被彻底激发后,林淡迅速倒入生抽、飞盐、胡椒等调味料,翻炒数次,出锅。

    “好香好香!”芍药和杜鹃一块儿把装臊子的陶盆抬走,边抬边吸鼻子。

    原本还不想吃面的赵六和罗铁头,这会儿都快兜不住满嘴的口水了。

    林淡犹觉不足,炒完臊子又蒸了一大碗咸鱼,弄了一道凉拌马兰头,还从罐子里取出一些腌菜一一装盘,这才开始做手擀面。手擀面煮熟,白粥也熬得差不多了,大家伙儿连忙拿出各自的碗筷,等待开饭。

    “行了,快吃吧,吃完我们好赶路。”林淡洗干净双手,慢条斯理地放下袖子。

    三名壮汉不愧是练家子,眨眼间已捞上来三碗热腾腾的面条,用臊子搅拌均匀,唏哩呼噜地吃起来。..com香椿和油渣均是香味浓郁的食材,二者融为一体,越发香得出奇,而香椿的鲜嫩综合了油渣的焦糯,滋味堪称绝妙。面条也做得十分筋道,每一根面都吸饱了臊子的汁水,满满嚼上一口,既软又弹还咸香无比的口感瞬间便征服了三人的味蕾。

    好吃,太好吃了!三人眼睛齐齐一亮,吃面的速度不由加快。他们快了,旁人自然不敢慢,营地里顿时只剩下吃东西的呼噜声。

    林淡还在病中,口味不佳,只喝了一碗白粥便罢手。

    俊伟男子抬头看她,语带关心,“林掌柜,你可是身体不适?”

    “我身体已经大好,只是有点乏,想去马车里躺会儿。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男子仔细打量她,见她面色红润,眼眸清亮,的确不是病情加重的模样,这才放心了。坐在一旁的赵六和罗铁头连吃三碗面条才放缓进食的速度,虽然已有七分饱,却还是舀了一碗白粥清清肠胃。

    白粥果然只是白粥,并没有特别的味道,吃进嘴里寡淡得很。两人顺势夹了一点腌菜拌入粥水,浅浅一啜,顿时惊为天人。这腌菜是用切碎的水芹做的,里面掺了苦酒、芝麻和茴香,口感爽脆酸咸,略显浓郁,但若配上淡甜的白粥,味道立刻就中正平和起来,且馨香扑鼻。慢腾腾地喝上一口,周身的毛孔似乎都顺畅了,胃囊更是无比服帖。

    还有一道配粥的菜是豆豉蒸咸鱼,也不知林掌柜是用什么秘法烹制的,原本口感略硬的咸鱼被她蒸得又软又糯,丰富的汁水缓缓从肉里渗出来,与豆豉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令人垂涎三尺。不禁鱼肉软糯,连那鱼骨都是糯的,夹起来直接放进嘴里嚼,越嚼越有滋味。

    咸鱼味浓,白粥味淡,咬一块咸鱼喝一点白粥,口里的食物既保有大米的香甜,又存有咸鱼的香咸,二者简直珠联璧合。

    赵六和罗铁头一吃就停不下来,连喝了两大碗白粥才意犹未尽地抹嘴。看见他们疯狂抢食的举动,俊伟男子自然不会错过美食,看似优雅,实则飞快地舀了一碗粥,各种腌菜夹了大半,又把剩下的咸鱼全都干掉,吃完犹觉不足,将咸鱼的汤汁连同豆豉倒进一碗面条里,嗦得一干二净。

    小竹早已看呆了,万没料到这三人一个比一个能吃,好在他们没答应留下押镖,否则定会把自家车队吃穷。

    “娘的,这小日子过得也太舒坦了!”吃完早餐,赵六和罗铁头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揉肚子,神情很是餍足。

    “歇会儿我们便出发,争取后日赶到京城。”俊伟男子依旧站得笔直,劲瘦的腰腹平平坦坦,仿佛没吃过一般。

    “好嘞。”两名壮汉刚满口答应,就见林掌柜的一名仆从拎着两只野兔和一只榛鸡从林子里跑出来,兴高采烈道,“掌柜,昨晚咱们设下的陷阱和网兜逮住几只野味,这下午餐有着落了。”

    “逮着什么了?”林淡掀开帘子一看,顿时轻笑起来,“好,咱们中午就吃红烧兔肉和爆炒榛鸡。榛鸡肉质细腻,素有‘天上龙肉’的美称,无论用什么方法烹饪都美味无比。把榛鸡肉、仔姜、泡椒、酸菜分别剁碎,先后投入锅中爆炒,再汇入半碗清水炖煮片刻即可成菜。用此法炒制的榛鸡,口感鲜嫩,剁碎的骨头流出浓稠滑腻的骨髓,与酸辣的汤汁完全融合在一起,无需勾芡已十足入味,拌着白米饭吃,滋味再酣畅不过。”

    伴随着林淡的叙述,刚吃饱饭没多久的众人又开始频频吞咽口水,恨不得时间快点过去,下一刻就到中午。

    “把兔子和榛鸡关起来吧,咱们上路。”林淡看向三名壮汉,温声道,“三位大哥,咱们就此拜别,感谢你们一路上的关照。”

    “林掌柜客气了。”赵六连忙把满嘴的口水吞下,笑容讪讪。

    “告辞。”俊伟男子跨上马,略一拱手。

    罗铁头脱掉靴子查看,似乎里面进了小石子,眼角余光却贼溜溜地盯着野兔和榛鸡,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林淡屈膝拜别,这才缓缓去了。

    罗铁头慢腾腾地穿上靴子,跨上骏马,状似忧虑地道,“头儿,要不咱们再护送林掌柜一程吧?前面密林遍布,地形险要,说不定会有土匪。她那些仆从均为南方人,身量矮小瘦弱,哪里护得住五大车的货物。”

    “铁头说得对,林掌柜人挺好的,又是个弱女子,咱们反正已经完成任务,送她一程也无妨。”赵六连忙附和。

    俊伟男子调转马头去看车队,片刻后拍板道,“那便跟上。”

    三人扬鞭打马,飞快追上,并隔着车帘向林掌柜说明来意。林掌柜自是十分感激,小竹却瞪得眼珠子都快脱眶了。这三个饭桶莫不是看见他们逮住了野兔和榛鸡,又想来蹭饭吧?

    齐氏满心的不甘都在女儿的劝说中消泯,只能含泪点头。

    林淡租了一个小院落暂时居住,得空了就出去转悠,一张稚嫩的脸蛋总是露出凝重的神色。这天,她走得比较远,不知不觉竟上了官道,行至一座驿站。驿站里有鼎沸人声传来,还有马匹的嘶鸣,显得非常热闹;驿站外设了一间草棚,一名老妪正忙里忙外地端盘子。

    也不知盘子里装了什么东西,大老远就能闻见一股浓郁的香气。林淡被香气吸引,快步走过去,驿站里的商客也都纷纷跑出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