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送给你
作者:胜己      更新:2019-12-14 16:50      字数:11138
  陈风默然。对于他来说,想要逃离的唯一办法,就是得到天狐身上的所有生命元气,才有可能横跨过从立足处到洞口的数十米距离。

  只是这么做就意味着要亲手杀了天狐。

  虽然陈风从不是那种心慈手软之辈,但也没有残酷到如此地步。

  “张广义虽然人品卑劣,但是他所修炼的一门雷电秘法却十分高明,他在此闭关,就是借助此地的雷电之力提升实力。倘若你能够学会这门秘法,即便是身处雷池之内也会如鱼得水,想要平安离开易如反掌。”天狐伸了伸爪子,指向了旁边。

  陈风一眼看过去,正看到了张广义在雷电轰击之下变得残缺不全,焦黑如炭的尸体。

  生死关头,陈风当然不会迟疑,连忙上前,在天狐的指引下从张广义的胸前摸出了一个皮包。

  这皮包不过是十来厘米见方,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兴许是材质奇特的缘故,以至于在雷电的轰击下竟是丝毫没有受损。

  陈风伸手探入皮包之内,掏出了两样东西,分别是一张略有些陈旧却写了一些文字的皮子,另外则是一块令牌。

  这块令牌陈风倒是并不陌生,因为他在小狐狸的记忆中见到过,虽不知道有什么用,却知道十分重要,当即就收了起来,而后凝神细看那张皮子。

  其上记载的乃是一门名为奔雷秘术的修炼方法,只是却并不完全,只有入门的部分,不过由此也能够看出这套功法的玄妙之处,非是普通的功法所能比。

  修炼了这奔雷秘术,便可以吸纳天地灵气为己所用,用来淬炼身体,待到需要用时便可以自身力量为引,调动天地灵气化为雷电伤敌。

  陈风不知道张广义是从何处得来的这奔雷秘术,但是以他的见识却能够推断出张家的奔雷刀法乃是以此为基础开创出来的。

  由此来看,这奔雷秘术多半是张家的先人不知从何处得来的,而后以此为根基创出了张家引以为傲的奔雷刀法,而这奔雷秘术却反倒不为外人所知了。

  奔雷秘术虽然玄妙,但是入门对于拥有了地级实力的陈风来说却并不难。

  尤其是他有着充足的生命元气可用,远比天地灵气更为精纯,加上其经脉畅通,只要知道法诀之后,稍加运转,很快就掌握了其中诀要。

  随着生命元气依着奔雷秘术中所记载的行功路线在陈风体内穿行,本来就充斥四周的雷电之力竟像是铁屑遇到了磁铁,纷纷朝着他的体内涌了过来。

  只不过给陈风的感觉却不再像是先前那样充满了攻击力,而是多了几分亲近感,即便是被其引导入体也不会对其经脉造成什么特别强烈的伤害。

  “呼……”陈风此时总算是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么一来,他至少不必在不断消耗生命元气来化解雷电之力入体对自身的损害了。

  一边运转功法,陈风一边抱起了天狐,一步步朝着洞口处走去。

  此时洞内的雷电虽然狂暴依旧,但是对他造成的伤害却已经是越来越弱。

  陈风抱着天狐时才发现其体外笼罩着一层若隐若无的白光。正是因为有了这层光芒笼罩,那狂暴的雷电才没有继续攻击天狐。

  “我去!讲不讲点良心呀。本王可是为了救你才受的伤,怎么却把本王给扔下了!”乌拉注意到陈风抱着天狐走向洞口,郁闷的简直想要吐血,可是他现在忙着喷吐火焰护住自身,根本就无法出声求救。

  陈风自然没有忘记乌拉,所以将天狐送出山洞后,他就再次走了回来。

  此时陈风就不像之前那样小心了,一把抓起乌拉,径直就朝着洞口扔了出去。

  本来见到陈风来救自己,乌拉心里还挺高兴,但是随即却在心里狂骂陈风。

  陈风才懒得理会乌拉怎么想,送他离开后总算是微微松了口气,而后继续站在洞内不断吸纳散着四周的雷电之力,借此来磨练自己的身体,提升剑意。

  沉浸于修炼之中的陈风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直到一股数量惊人的生命元气涌入到生命元气珠内时,他才猛然惊醒。

  同时陈风也意识到天狐只怕是已经死了。

  “咱们走吧。”陈风走出山洞,叫上柳叶就准备离开。

  他心里自然想着留在此地多多修炼一段时间,但是却很清楚这里并非是久留之地。

  毕竟他是趁着梅映雪等人跟张家的人正面激战之时,偷偷摸摸潜入进来的。

  倘若待的时间太长,被梅映雪等人发现了他的踪迹的话,那么必然会留下很大的麻烦。

  况且他现在吸收了不少雷电之力,短时间内也足够自己淬炼剑意所用,没有必要再冒着暴露的风险在这里多待了。

  也许是因为天狐的死让柳叶有些心情沉重,所以对于陈风的建议并没反对。

  随后陈风抱起了天狐的尸体,带着柳叶,小狐狸以及乌拉急匆匆的出了密道,从张家的后门消失在了山中。

  几乎就在陈风等人刚刚离开没多久后,梅映雪带着冷军就冲进了张家。

  之前的一番激战之后,张家虽然伤亡惨重,可是梅映雪等人也吃了不小的亏。

  行动队一人丧命五人受伤,而梅映雪在跟张广勇的激战中一样也受了伤。虽不致命,但是从其略显苍白的脸色来看,只怕也并不好受。

  眼见张家家主张广义迟迟没有露面,梅映雪心中不免担心,生怕放跑了他将来酿成大祸。

  进入张家内部搜查时,梅映雪绷紧了心弦,随时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可是当她看到了张一仁的身体后,却是一愣,待到进了屋子,看到了那隐藏在业已破烂的暑假后的密道时,更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梅队,不会是已经有人抢先咱们一步杀了张广义了吧?”冷军猜测道。

  “有这个可能。不过还是得小心为上。”梅映雪命行动队的成员在外面戒备,随后才与冷军亲自走下了密道。

  等到了密道尽头,看到了满地狼藉的山洞以及躺在地上的尸体时,梅映雪方才是暗暗松了口气,随即却又不免有些失望。

  在内心深处,她倒是希望能够跟张广义厮杀一场。

  此时山洞内的雷池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狂暴,因此梅映雪和冷军俩人进入时倒是不像之前陈风在时那么危险。

  俩人看着山洞四壁上残留下来的横七竖八的裂痕,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之前在这山洞之内发生的战斗何等的激烈。

  “究竟是谁杀了张广义?张家的人交待说他最近正在全力修炼,已经拥有了A级的实力。”冷军皱眉道。

  “张广义的修炼已经步入了邪道,哪里可能真的突破到A级,想来最多就是接近于A级罢了。”梅映雪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那也十分强大了,就算在咱们‘华夏’内部也能排上的号了,没想到却被人灭杀于此,算算时间,多半就是咱们跟张家人交战之时,梅队,你说究竟是什么人干的?”冷军一边看着周围战斗的痕迹,一边问道。

  “也许是他吧。”梅映雪说着脑海中就不自觉的浮现出了陈风的样貌。

  “你说的他是谁?陈风?不太可能吧,就算他有着杀人的动机并且实力也不差,但是就凭他想要灭杀一个伪A级的强者,只怕也不太可能。”冷军有些将信将疑地问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没有确凿的证据,咱们就只能是推测而已。”梅映雪如此说着,但是心里却越发觉得杀人者十有八九就是陈风。

  “梅队,咱们稍后要不要再去问问陈风?”冷军道。

  “不必了,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没用,反倒会打草惊蛇,让人好好盯着他就行了。”梅映雪摆摆手道。

  “是。”

  …………………………

  陈风并不知道自己再次成为了梅映雪心中的重点关注对象。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因为将首尾收拾的很干净,自信梅映雪等人暂时抓不到自己的证据。

  回到家中后,小狐狸并没有在陈氏医馆多待,而是带着天狐的尸体离去。

  看着重新化为人形的小狐狸抱着母亲的尸体摇摇晃晃而去,陈风和柳叶虽然目光中都有担忧之色,却是谁都没有主动跟过去帮忙。

  因为他们很是清楚这个坎终究是得让小狐狸自己迈过去才行,在这件事上他们作为外人帮不上小狐狸什么。

  “小风风,这是天狐临终前交给小狐狸的,说是要送给你。”目送小狐狸消失在山林之中,柳叶才将半枚白色的本命妖丹递给了陈风。

  这妖丹虽然不大,可是其中却蕴含着超乎寻常的生命元气。的确是相当诱人。

  “滴答滴答……”站在柳叶肩膀上的乌拉双眼紧盯着妖丹,口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恶心的柳叶忍不住将他扔了出去。

  不过乌拉依旧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妖丹,眼神中充满了炽热,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陈风,只怕早就扑上来抢了就跑了。

  “你先留着吧,说不定将来用得上。”陈风妖丹又推了回去。

  “好吧,让姐姐我先替你保存,等你用的时候再找我要。”柳叶很高兴的点点头。

  妖丹虽好,可是柳叶却丝毫没有想要据为己有的想法,她之所以高兴,是因为陈风将其交给自己保存。